第546章 衍佩番外 不信,你问他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46章 衍佩番外 不信,你问他

裴佩不可置信地盯着面前的楚之衍,心里是喜悦的。 距离楚之衍离开C城,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时间里,没有一次和他联络成功的,只是零星的从闺蜜沈如画口中得知一些他的消息。 自从确认是缪斯集团董事长慕锦云的私生子后,楚之衍已经正式改名为慕姓,人称慕家二少爷。 虽然他顶头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但因为慕之衍在艺术界的名声,慕锦云给了他不少的产业。 刚才那位司机对他的态度,看得出来他在慕家地位并不差。真是风水轮流转,当年被自己看成男小三的他,竟然真的变成了一个高贵的富家少爷。 想到这里,裴佩笑着伸出手来:“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她的手刚要碰到他,忽然就被司机猛地一掌拍掉! “我们二少爷是什么身份?你就想这么套近乎?告诉你,没门!你就是套近乎,我们也不会放过你这个碰瓷女!” 裴佩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不就是有钱人家里的司机吗?用得着这么耀武扬威? 她气结,指着面前的楚之衍说:“你不要胡说八道,什么碰瓷女!我跟你们家二少爷很熟的!不信,你问他。” 那人听说她跟楚之衍认识,愣了下,回头看向身后一脸冷酷的男人:“二少爷,这个碰瓷……额,不对,这位小姐真和您认识?” 裴佩一脸期待地看着楚之衍,面带笑容,正沉浸在终于和老朋友见面的喜悦中。 谁知,慕之衍冷漠地抬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不姓楚,我姓慕。而且,我们并不熟。” 司机顿时一副夸张的表情:“我就说你是个碰瓷女吧,你还想跟我们二少爷套近乎!” 慕之衍看了一眼她身上的伤,微微蹙了下眉:“小王,别磨蹭了,直接给她一千块赔偿费,我还赶着去艺术馆开会。” 裴佩眼睁睁看着慕之衍坐上车的傲慢姿态,顿时一丝怒火开始慢慢地升腾起来。 那名司机掏出钱包,抽出十张百元大钞递给她。 临走前,鄙夷地睨了她一眼。 “还说自己不是碰瓷的,现出原形了吧!哼,二少爷是可怜你才给你钱。要是我,才懒得给你钱呢!喏,这一千块你拿去,处理你身上的伤绰绰有余。” 周围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纷纷窃窃私语着,对她指指点点。 裴佩气得面色铁青,拿着钱走到劳斯莱斯车门边,猛地打开后排车门。 “楚之衍,你什么意思?改成慕姓,变成有钱人了就很了不起吗?你一饿本小姐用钱砸不起你吗?” 裴佩手一挥,掏出自己钱包里的钱,并合着司机给她的一千块,全部砸向他。 她动作幅度太大,这一摔,几十张钞票在半空中飘飘扬扬地飞了开来。 “拿着你的钱,做你的慕家二少爷去吧!” 忿忿地骂完,裴佩利落地转身,踩着高跟鞋往机场里走去。 “哎唷,二少爷,您没事吧?是我的错,没把她拦阻,您没事儿吧?哎呀,这都起了红印子了……” 慕之衍脸上被砸了钞票,起了一点红印子,司机赶紧过来赔礼。 他没说话,默然凝睇着裴佩离开的背影。 ……………… 裴佩离开后,就开始后悔了。 她是傻的吗?刚才那么痛快地将钱包里所有的钱都砸给了楚之衍,哦不,应该是慕之衍,害得她现在连回市区的钱都没了。 关键是,老爸也没追上! 没辙,只好打电话给沈如画求助。 沈如画说马上就让家里的司机去接她回市区,让她安心等着。 半个小时后,果然有车来接她了,打开车门,开车的司机竟然是沈如画本人,裴佩愣住,受宠若惊地道: “厉太太,怎么是你开车来接我的?我一个小小的公司职员,怎么好意思让你这位公司总裁夫人亲自来接?这要是让厉大总裁知道了,还不把我狠狠训一顿?还有,你可是宝妈,家里不是还有三个宝贝等着你照顾?” “宝妈也需要偶尔的自由空间。放心吧,我把孩子们交给我爸和婆婆照顾了,现在是我的闺蜜下午茶时间。” 沈如画婚后生活甜蜜,生了三宝之后,身材也恢复得极好,过着美滋滋的贵妇生活,不要太幸福! 想起自己的近况,裴佩一脸沮丧,越发心烦。 “对了,你怎么回事啊?到机场来送客户的吗?怎么会连回市区的钱都没有了?”沈如画忽然问道。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裴佩就一肚子火。 “如画,你猜我刚才碰见谁了。” “厉大总裁应该跟他有联系吧,你应该从他那里听说过他的消息?” 沈如画还是一脸茫然,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身后的裴佩,“你说的到底是谁啊?我没听见厉绝说什么啊。” “是楚,不对,是那个慕之衍啦!” 沈如画恍然大悟,“你说之衍啊?他回来了吗?不会吧,半个月前我还听厉绝说起过他,没听说他要回来啊。裴佩,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我跟你讲,我绝对不会看错人,就是他!”裴佩撇撇嘴,“他就是换了一身马甲,我也照样认识他!” 看她气鼓鼓的样子,顿时猜到两个人的见面或许不怎么愉快,沈如画好奇地问,“你们到底怎么了?这么久没见,不是一件高兴事吗?你怎么看起来……” “说起来都是一肚子气!” 裴佩将老爸澳门输钱,又卖房还债,以及路上险些被慕之衍的车撞的一系列事情,一一告诉沈如画。 听后,沈如画不禁点头感叹:“孽缘,孽缘啊,不论是你爸,还是慕之衍,好像都跟你犯冲呢。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没想到,慕之衍竟然变成这样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管他是不是误会,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再提到他!” 裴佩深呼吸一口气,扭头说:“如画,我们去以前常去的那家酒吧玩吧?本小姐今天想要不醉不归!” “好啊。”沈如画笑了笑。 看来这丫头今天受的刺激比较大,也罢,就舍命陪君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