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衍佩番外 真是阴魂不散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47章 衍佩番外 真是阴魂不散

一夜酗酒的代价,就是第二天起来,脑袋痛得快要炸裂。 裴佩揉着太阳穴起来后,下意识地看了下床头柜上的时钟,眯了眯惺忪睡眼,然后看见时钟上的数字后,整个炸了。 “天啊,都十点了!糟了糟了,要迟到了!” 裴佩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洗漱换衣,正准备出发时,接到沈如画打来的电话,“裴佩,你起来了吗?” 裴佩欲哭无泪,“厉太太,你打电话来有事吗?要是没事我先挂了昂,我快要迟到了。” “行了,我已经跟你们部门的主管请过假了。” “啊,你帮我请假了?” “对,”沈如画肯定地嗯了一声,继续道,“所以呢,你现在马上到滨江路68号商铺来,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啊?我不去上班不太好吧。” “放心,是为了公事。我这边要开一个画廊,想让你过来帮我搞搞装潢设计,也算进你的业绩里面。” 裴佩眼前一亮:“真的假的?你真要开画廊了?” 她这个闺蜜也是厉害,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宝妈了,还不肯闲着。在怀孕和育儿期间就完成了C大的学业,之后立马开始策划开画廊的事情。 看来,她也该努把力了。 “行啊!我现在马上过来!” 呼了一口气,她操起包包就出了门。 路过一家报刊亭,裴佩随便扫了一眼,其中一本《艺术与设计》杂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封面人物赫然是慕之衍—— 他坐在低调奢华的真皮沙发上,身体略微前倾,十指交握放在下巴前,深邃的瞳仁泛着暗琥珀色,仿佛有着洞察一切的沉静和冷漠。 她皱了皱眉,竟鬼使神差地买下一本。 坐上公交车后,翻看了一下,这才知道慕之衍现在的情况。 在国内大家只知道衍笙,对楚之衍本身的关切度并不高,但是在国外,慕之衍是上流社会的座上客,而且还深得他父亲慕锦云的宠,开年就将国内市场全权交给他负责。 而他在国内的第一个据点,就是C城,也就是说C城将有一座缪斯艺术馆的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了。 但裴佩却对此嗤之以鼻。 “当了慕家二少爷就了不起了?哼,在我眼里,他慕之衍也就那样儿!”裴佩气恼地吐槽,下车后,随手将杂志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十分钟后,她出现在滨江路一座十分有特色的建筑物前,三四百平米的两层楼建筑,百分之五十的外墙设计都是才用钢化玻璃建造而成,加上一百八十度的视野,高强度的透明化,让这座建筑物看起来时尚又前卫。 的确是个开画廊的好地方! 裴佩点点头,忍不住感慨。 视线随意往里一瞥,隐约看见了沈如画的身影,她正跟一个男子在一起,估摸着应该是她的合伙人,可惜那人是背对着她的,看不清容貌。 不过,这个合伙人也太年轻了吧? 而且这个合伙人个子不矮,远远地这么看着,背影很高大帅气,沈如画选择这么一个年轻帅气的合伙人,厉大总裁难道不提出抗议? 困惑间,男人微微侧过身。 像是想往后看来,却又知道怎么地,忽然就定住了,半张脸隐匿在阳光照射的阴影面,脸上的表情模糊,却更衬托出侧脸的轮廓。 裴佩眼神很好,所以,虽然只是个侧面,但她还是看清楚了对方的样子。 怎么回事?怎么又是楚,哦不对,又是慕之衍? 一想到从他口中逸出的那句‘我不姓楚,我姓慕,我们并不熟’,就让裴佩气得胸腔胀闷脑袋充血,就故意将‘慕’姓,咬得极重。 他还真是阴魂不散,到哪儿都能碰上他! 暗自吐槽,裴佩转身就要走。 谁知,沈如画刚好侧过身来,远远地一眼看见她,抬手招呼道,“裴佩,快进来啊!就等你了!” 她脚步顿住,想走,但沈如画已经追了出来,见她的手臂拽住,“你刚来,又要去哪儿?” 咬咬银牙,裴佩拉住她的衣袖,低问,“你怎么不告诉我,慕之衍也在这儿?还有,你不是说要开画廊,让我来搞内部装潢吗?” “对啊。” “那他怎么在里面?” 裴佩瞪了一眼玻璃建筑里,双手插兜的慕之衍。 沈如画笑嘻嘻地说:“之衍就是我的合伙人。” 她一个趔趄,险些摔地上,“你说什么?慕之衍是你的合伙人?不是开玩笑的吧?” “当然不是。” 见沈如画一脸认真,裴佩顿觉无语,默了默,双手投降状,“那不好意思了,你这桩业务我不做。厉太太,你要么另请设计师,要么就换一家公司吧。” 转身又要走,却再次被裴佩拽住手腕,哭丧着脸,道:“矮油,裴佩,我的好闺蜜,你也知道我的梦想一直就是开一家画廊嘛。现在我的梦想眼看着就要实现了,你狠心不支持我一下吗?” “亲爱的,我很支持你啊。可是……” 裴佩瞥了一眼慕之衍,发现他正朝外面看来,就丢给他一个冷眼,“可是,你的合伙人是他,我就不乐意了啊。” “我觉得之衍挺好的啊,凭他的身份和形象,正好可以为画廊造势。而且,凭借他这两年在缪斯集团工作的经验,我相信画廊稳赚不赔,他是我最理想的合伙人了。” 裴佩揉了揉作痛的太阳穴,“可是,你知道他昨天是怎么说我的吗?他说我是碰瓷女耶,还拿钱侮辱我,你让我怎么跟他合作?” 末了,她撅了撅嘴,“要合作,你自己跟他合作,别拉上我!” 她转身又要走,身后却忽然传来慕之衍冷凝的声音:“说你是碰瓷女的,不是我,是我的司机。拿钱给你,是让你去医院处理伤口,并不是想侮辱你。” “那还不是一样!”她转身,冷冷地呛声。 慕之衍紧紧地盯着她,忽然笑了,“原来,裴小姐是如此的不专业,公私不分,将个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我十分怀疑,你是怎么坐到现在的工作岗位上的。” “你!”裴佩的脸,刷地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