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衍佩番外 改变主意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48章 衍佩番外 改变主意

亏她两年前还把他当成朋友看待,还觉得他人不错,曾一度认为他是一个帅气的男人,可没想到钱真是能改变人的一切,包括他的品行! 现在的慕之衍,简直臭屁得让她发狂,想要暴走! 要不是如画在旁边,她不好发火,要不然她大概早就扑上去扇他的脸了! 她这样怒瞪着慕之衍的时候,慕之衍则是微微抬高脸,从裴佩这个角度看过去,就好像他是居高临下,故意拿鼻孔对着她似的。 腾地,一下子火气上窜,她正要扑上去了! 见裴佩像是要上去拼命的样子,沈如画赶紧拦住她。 “好啦好啦!你们俩就别吵了!我说你们俩真是奇怪耶,不是都两年时间没见面了吗?这么久不见面的朋友,见面怎么总吵架啊?” “谁跟他是朋友?我才不要做他的朋友呢!”裴佩立刻说。 沈如画脸色尴尬地看了一眼慕之衍,好在慕之衍并没有生气,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她赶紧把裴佩拉到一边。 “我跟你说,这笔业务呢,我可是直接报给你们部门的,而且指名道姓要你来设计。你现在说不要接这个工作,那我怎么跟他们说?难道,你想让我说,你胜任不了,所以很识时务地拒绝了这个工作?” “我……” 不等裴佩继续说下去,沈如画又拦阻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我刚才可是跟之衍谈好了的,等我们这个画廊开起来了,他会聘请一位当今最有话题的大画家,来我们画廊开第一个画展。你猜猜那位大画家是谁?” 沈如画眨了眨眼,一脸神秘兮兮,令裴佩好奇心大起。 “我怎么知道。” 沈如画提示:“是你崇拜的一位画家。” “我崇拜的画家很多耶。” “矮油,你就猜猜嘛。” “那我想想……” 毫不自知已经被牵着鼻子走的裴佩,脑子里迅速地转了转,猜测道,“卡耶博特?” 沈如画摇摇头:“再猜。” “蕾哈娜?” “不对。”沈如画再次摇头,并提示,“是个混血儿哦。” 裴佩一下子睁大了眼,“不会吧?你说的难道是……布鲁斯雷?!” “恭喜你,答对了。” “天啊,如画,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你们真的请得到布鲁斯雷?!” “当然能。” 慕之衍忽然淡冷地揷话道:“事实上,布鲁斯雷已经在缪斯艺术馆伦敦馆、巴黎馆以及纽约馆等,开了至少不下十场展览,凭借与我们缪斯集团的合作关系,请他来国内开画展,他多多少少会给我这个面子。” “真的假的?”裴佩皱眉,表示怀疑。 沈如画拽住她的胳膊:“别不信,我听说之衍跟布鲁斯雷私交不错,以前留学的时候就认识,他们俩是同学!而且,布鲁斯雷之所以在缪斯艺术馆开了那么多场画展,都是因为之衍的关系。” 裴佩:“……” 一时无语凝噎,却又不得不承认,她开始动心了。 真是要命!怎么偏偏是她最崇拜最喜欢的布鲁斯雷呢?说起布鲁斯雷,那可是她心目中的偶像,从他还没出道时起,她就开始关注他,直到至今,这都有十来年了。 布鲁斯雷是谁? 中法混血儿,世界绝无仅有的绘画天才,五岁的一幅画作就被摄影师看中拍下照片,其犀利的画风震惊全世界。 十岁就开了第一场个人画展,十八岁就成为权威级国际赛事的金奖得主,从此平步青云,其绘画才华越发凸显出来。 他是一个高产的画家,每一幅画作,版权费都高达数百万美金。 如今,他才28岁的年纪,却已经上了胡润艺术家排行榜。 才华横溢又有钱也就罢了,偏偏布鲁斯雷还很有貌。 十大艺术界钻石级未婚男中,他是排名第三位,一米八五的完美修身比例,窄腰长腿,配上一张混血儿的脸,更是俊美得叫女人们着迷。 很多人说,布鲁斯雷本身就是上帝手中的一尊艺术品。 想到能亲眼见到自己崇拜的偶像,说不定还有和他合作的机会,裴佩就有些动摇了。 见她心动的样子,慕之衍挑眉,莞尔:“如画一直力挺你做为这个画廊做内部装潢,既然是她推荐的,我没道理不信任。但是,你若真不想接这个业务,我们也不能勉强,只好让如画另请一位设计师了。如画……” 听说他要换设计师,裴佩一下心慌了,赶紧改口道;“那个什么……咳咳!也不是不想接,我就是有点忙而已。不过,如画说的也对,这么好的机会我没道理不接,再忙也有时间挤出来的。” 闻言,沈如画眼前一亮:“那你的意思是,答应接下这个业务了?” 裴佩微窘,脸色泛红,道:“嗯。”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会接下的!” 裴佩讪讪地笑了下,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一道视线从身旁看来。她下意识地看过去,却发现慕之衍根本不是在看她。 顿觉脸上无光,感觉像是她在偷看他似的,裴佩忍不住暗暗翻白眼。 好在慕之衍没过多久就离开了,说是还有别的工作要忙,没有他在,裴佩就要自在很多,心想不用再跟他斗嘴皮子了。 她和沈如画留下来,谈画廊装潢的事情谈到很晚,之后又一起吃了晚饭,晚上八点多钟才回家。 一回到家,就被家门前的一番景象给吓到了。 数名搬家公司的人正陆陆续续从外面搬东西进去,而门前摆着的,全是她家里的各种家具,很多杂物被摆了一地。 她赶紧拽住其中一位搬运工,问道;“喂,你们怎么回事啊?谁让你们乱搬人家东西的?这里是我家,没经过我的允许,你们不能这么做吧?” 搬运工也是一脸茫然:“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也是拿钱办事,有位先生给了我们钥匙,说是要把里面的东西搬走,然后换新家具进去。” “你说谁?”裴佩皱眉。 那位搬运工忽然看向她身后,抬手说,“就是那位先生,钥匙和地址都是他给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