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衍佩番外 新屋主竟是他!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49章 衍佩番外 新屋主竟是他!

裴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整个人呆住。 她看到了谁?竟然是慕之衍! 裴佩的一张樱桃小嘴,瞬间张大,险些脱臼,“慕之衍?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一定是眼花了!” 她揉了揉眼睛,睁开,再揉了揉眼睛,再睁开。 可看来看去,眼前真真实实站着的,的的确确就是慕之衍! 顿时,裴佩的心就凉了一大截。 慕之衍在看见她的一刹那,也是一脸的茫然,大概是没想到这间花园洋房的原屋主是裴佩。 但很快,他敛了脸上的吃惊表情,不咸不淡挥了挥手:“不好意思,请让一让。” 他拎着公文包,从她身边走过。 裴佩呆若木鸡,眼睁睁看着慕之衍从她眼前走过,并堂而皇之的进入房间里,足足过了五秒之久,才回过神来。 “喂!慕之衍,你站住!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等一下,我让你站住!你没听见吗?喂,谁准你随随便便进去的?出来!”裴佩咆哮着追了进去。 房间里早已焕然一新,家具什么的也都不是刚买的,像是他从别处搬来的。 为首的那名搬运工正在跟慕之衍说些什么,只见他掏出钱包,抽出几张钞票,直接给了对方。 之后他将钱包收了起来,搬运工人们陆陆续续地离开。 裴佩气咻咻地追进去,指着端坐在沙发上,凸显出一双大长腿的慕之衍:“你没听见我的话吗?这里是我的房子,你赶紧给我出去!” 懒洋洋地抬睫,慕之衍看着她说:“看来,你就是裴先生口中,大大咧咧像个男人婆的女儿。” “男……男人……婆?”裴佩受到了一万点的打击。 之前曾说她身材干扁,现在又说她男人婆,裴佩那张原本俏丽可爱的圆脸,顿时气得拉长,“慕——之——衍!” 看她像是要扑上来拼命的样子,慕之衍适时地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叠文件,打开后摊在手里晃了晃。 “不好意思,你父亲裴先生,已经在三天前,正式将这套房子过户到了我的名下。也就是我,我才是这间房子现在的主人。” “我不信!” 裴佩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文件,一一翻看后,傻眼了。 白底黑字,的的确确写得很清楚,裴爸确实是将他名下的这套房子,过户给了慕之衍。 怎么会这样…… 心头一阵哇凉哇凉,忽地一个激灵,她抬手就要去撕那叠文件。 “撕了也没用,你自己仔细看看,这是复印件,真正的原件在我办公室的保险箱里。再有,就算你撕毁了原件,房管所也有备案,随时可以补办所有的手续。” 慕之衍翘着二郎腿,气定神闲地说。 “……”裴佩彻底蔫了气,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像极了一只斗败的公鸡。 早知道裴爸能这么败家,当初她就不会把房子写在他的名下了,原先想着尽一份孝心,这下可好,老爸跑路了,她家也没了。 天啊,今晚她要在哪里过夜? 这世上还有比她更惨的吗?恐怕没有了吧。 裴佩心中哀嚎不已,偏偏慕之衍在此时浇了一盆凉水,“既然弄清楚了缘由,裴小姐,你是不是该出去了?” 裴佩身形一僵。 下一秒,她秒变笑脸。 “呵呵,慕二少,您看我事先根本就不知情,卖房子这件事,你看能不能不当真啊?我跟你说,当初这房子是我付的款,我爸可是一分钱没出呢。” “不好意思,裴小姐,我手里的所有文件都是具有法律效应的,我不管当初是谁支付的房款,也不清楚你跟你父亲之前是怎么达成协议的。总之,现在这套房子,它归属于我。” 裴佩一脸愤然地瞪着慕之衍那张帅到人神共愤的脸,心里却是把他祖宗十八代全都骂了个遍。 不就是成了慕家二少爷吗?就变得这么冷酷无情,还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要不是她现在实在是没住处,舍不得这好好的一栋房子,她才不要搭理他呢! 思及此,她只能忍耐,忍耐,再忍耐。 裴佩在心里反复做着心理建设,好不容易才压下那股恼意,笑颜以对,“那,那你就让我暂住一晚吧?慕二少,你就行行好,毕竟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情况,什么准备都没有,你让我一个女人大晚上去哪里睡嘛。” 慕之衍轻抬起狭长的眼睑,不咸不淡地说:“住酒店,住朋友家,总会有个办法。” 她嘴角一抽,冷血动物,竟然让她去住酒店?不知道酒店很贵的吗? 再说了,他又不是不知道她就沈如画一个闺蜜,她好意思去住人家厉大总裁的别墅吗? 还好她机灵,很快找到借口。 “矮油,现在酒店都很不安全的,你没看上次帝都的新闻吗?有位年轻女性住酒店,被陌生男子拉扯,险些被侵犯,你我好歹认识,难道忍心让我一个人去酒店?万一我也遇上同样的遭遇了,怎么办?” 还别说,她这个理由,真让慕之衍犹豫了。 可惜好景不长,下一秒,他直接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慕之衍说:“喂?厉总,我是之衍,是这样的,我这里出了些状况,有位朋友……” 话音未落,手里一空,是裴佩抢走了他的手机。 裴佩赶紧挂了电话,忿忿地抬头瞪向他:“你有没有搞错,让我去睡我顶头大老板的房子?你不知道闺蜜之间最忌讳的是什么吗?” 慕之衍一脸茫然,“是什么?” “当然是最忌讳闺蜜和丈夫共处同一屋檐下啊,我可不想跟我的好闺蜜闹出什么狗血剧,你懂不懂?!”裴佩一脸嫌弃的眼神,还顺道给他关了手机。 慕之衍皱了皱眉,双臂环抱。 “去你们公司住宿舍总行了吧?” “我才不要嘞!公司宿舍那么多员工轮流住,被子不知道多脏多臭!我才不要去住呢!不要!”裴佩一阵猛摇头。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到底走不走?” 裴佩意志坚决:“不走!” 废话!打死她也不会走!这里可是她的家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