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她是他的解忧花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5章 她是他的解忧花

苏薇咬咬牙,任由心底的恼意彻底发泄了出来,完全不顾自己会不会后悔。 “那你给沈家的纺织厂投资,又是怎么回事?他的纺织厂本来就有资金问题,那也是为了维护厉氏的形象吗?” 若是再平时,苏薇多少会给厉绝几分面子,也从来不会越界,但眼下她是完全没有顾忌了,口吻是叱责嗔怪的意味。 气氛再次僵冷,厉绝的眸子里再次染上浓浓的冰霜,他的语调透着森寒冷冽:“苏薇,你在调查我?” 厉绝那张原本俊美邪肆的脸庞上浮现出阴鸷冰冷的表情,这是苏薇鲜少看到的,心底不觉一沉。 微顿,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是关于公司利益的事,我是公司第二大股东,当然有必要知道。” 厉绝表情一凝,看着苏薇的神色疏离了几分。 “只是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而已,至于这么严重,还需要向你一一汇报?”他嗤了一声,“苏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但再好的朋友,也需要给彼此一定的隐私空间。” 厉绝的话,令苏薇心头一凉。 她以为,自己对厉绝而言是不同的,她是唯一可以接近他的女人,可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却只是把她当成最好的朋友而已。 她尽心尽力地帮他,尽自己所有的力量去扶持他,无非是想得到他的亲睐,得到他的心,可到头来,全是白费功夫。 良久,她才强压下那股怨气。 “是啊,是我逾越了,谢谢你的提醒!” 咬牙说完,苏薇转身忿忿地走出办公室。 蹭蹭作响的脚步声,任谁都能听出来,她和厉绝大吵了一架,大家都不敢进去,只怕办公室里的火星扫到自己身上。 厉绝心里也火大得很,待她离开,就直接去车库提车。 车子驶上路后,速度在短短几秒间骤然飚至一百二十码,他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狂飙,任十月的凉风呼呼地灌进车内。 等他回过神来,渐渐放缓车速,才惊觉自己竟把车开去了湖边别墅的路上。 瞥了一眼腕表,厉绝发现这个时间点,刚好是沈如画在别墅里画画的时间,他的脑子只停转了两秒,就决定继续前行。 一进湖边别墅的门,就毫无意外地看见沈如画的身影。 她仍然是坐在宽幅落地窗前的画架旁,不知道在画着什么,神情十分专注,连他的出现都不曾发觉。 他的脚步不自觉地放轻了许多,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来。 听到脚步声,沈如画下意识地回头,没想到竟瞥见厉绝的身影,她吓了一大跳,一下子惊跳起来。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赶紧用布将画架遮掩起来。 “厉先生?你怎么来了?” 那表情,明显是心虚。 “我怎么就不能来?”厉绝半眯起眼,目光犀利又炽烈地盯看着沈如画纯美的小脸,“还是你希望我不要来?” “呃……” 沈如画脸色一窘,这叫她怎么回答?她当然是不希望他这个时候来,因为她正在画那副小苍兰呢。 好在厉绝并没有执著于她的回答,而是好奇地走到画架前,“在画什么?” 沈如画赶紧用身子挡在画架前,并将他探过来的身子抵住:“没,没什么,就……随便画画的。” 天知道这张小苍兰才刚刚只是打了个草稿而已,现在就让他看见的话,就不是惊喜了。再说了,万一他嫌她画的不好怎么办? “这么神秘?”他挑了挑眉。 她讪讪地笑了笑,“呵呵,就是你让画的最后一幅。” “是吗?竟然是最后一幅了……”厉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能让我看看吗?” 他伸手要打开画布,沈如画吓坏了,本能地扑到画架上,像只八爪鱼一般,将整个画架遮了个严严实实。 看她滑稽的模样,厉绝哭笑不得:“搞什么?我还不能看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不过这还是半成品,让我画完了再给你过目,好吗?”沈如画支支吾吾地道,躲开厉绝探究的目光。 不行!得找点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 忽然一个灵光闪现,她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于是提议道:“厉先生,我已经画了两个小时,有点累了,你能陪我玩玩游戏吗?” “玩游戏?”厉绝果然很感兴趣,扬着眉反问,“你想玩什么游戏?” “纸牌,你会么?!”她小心翼翼地问。 记得上一次他喝醉了酒,她照顾他的时候,在卧室的柜子里找到一幅纸牌,没想到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厉绝的唇角勾起一抹笃定而又带了些邪气的笑意:“当然会,不过你想怎么玩?” “三张牌一次性抽完,谁抽到的大,就算谁赢。” “行。不过就这么玩多无聊,我们得下点赌注。” “赌注?” 厉绝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邪恶了,“如果我赢了,你就让我亲一口,怎么样?” “……”沈如画一噎,小脸瞬间染上红晕,“那如果是我赢了呢?” “这个可能性比较小,你先赢了我再说。” 沈如画撇了撇嘴,但想到能转移厉绝的注意力,就没有计较这么多,她赶紧去卧室里找到了纸牌,回来后呈在厉绝的眼前。 “来,你先抽。” 厉绝倒是真的起了兴致,修长的指尖顺着纸牌的叠放方向,一路滑了过去,不紧不慢的从里面抽出了三张放在茶几上,随后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开始闭目养神。 沈如画偷偷瞄看了厉绝一眼,见他闭着眼,立刻翻过牌,快速的从里面挑出三张大些的牌,没敢仔细一张一张的翻找。 她看着手里的三张牌,一阵嘀咕:唔,K、K、Q,应该是比较大的了吧? “抽好了!可以翻牌了!”她扬了扬手里的牌,很有几分自信。 厉绝的一双黑眸却懒洋洋地睁开一条细缝:“嗯,你帮我翻牌吧。” 连牌都懒得翻了?正好,如果她的牌小,还可以偷偷换过来呢。 沈如画一阵窃喜,伸手小心翼翼地将厉绝的三张牌逐一翻开,而后彻底傻眼了。 真没想到,厉绝的牌竟然是三个A!他这是走的什么狗屎运,竟然能抽到最大的三张牌?!沈如画惊诧到嘴巴都快合不拢了。 他不会是作弊了吧?! “谁赢了?”忽地,厉绝睁开慵懒的黑眸,起身看向她。 沈如画惊恐的抬头,一个手抖,竟然直接将那六张纸牌全都插了回去,干笑着说道:“哦……那个咳咳,是平局!” 说完她就后悔了,比纸牌大小,哪有平局之说? 天啊,这是多大的BUG,竟然就这么露出破绽了! 果然,厉绝嘴角牵起笑容来,那笑容看着特别的邪恶:“是吗?撒谎的小女孩儿,可是会长长鼻子的。” 说着,他从纸牌中抽出几张牌来,而抽出的纸牌,恰巧是她刚才偷偷揷回去的那几张! 沈如画惊呆了,真没想到厉绝的洞察力和记忆力这么好,不但知道她偷偷耍诈,还记住她放牌的位置! 她第一个反应是要将牌抢回来,可厉绝眼疾手快,夺过她手中的牌:“是谁说平局?明明你的牌比我小。” “呵呵呵,那个什么,是我眼花了……”没想到被抓了个现行,她赶紧求饶,“看在我是第一次玩纸牌的份儿上,不如饶我一次吧?” 沈如画双手做出求饶状,模样可爱极了,那萌得让人极度想蹂*躏的神情,令厉绝觉得,身体里的某个地方好像又开始蠢蠢欲动。 不可否认,她真是一朵解忧花。 只要是和她在一起,他能把所有烦恼抛之脑后。 他不禁想,或许这个叫做沈如画的小女孩儿,就是他一直在寻觅的人…… 好不容易压下心底的躁动不安,他笑着说:“就先饶你一次。继续!” 两人接着玩牌,这一次厉绝故意放水,抽了两个5和一个J,沈如画抽到三个K,她兴奋得欢呼起来。 “欧耶,我赢了!我赢了!是我赢了!” “你赢了?” “对啊,是我赢了,厉先生,这次你可不许赖账。” 到底是谁先赖账的? 厉绝忍着笑摇头,凝着她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黑亮得如同夜晚里最璀璨的那颗星星。 沈如画高兴过了头,丝毫没发现厉绝眼底的精光,直到下一秒,听见他说:“好啦,既然你赢了,所以我准许你亲我一口。” 她手一抖,纸牌全掉落在地上。 “等等,你这算是什么惩罚,不都是让你占了便宜吗?!” “现在才反应过来,是不是太迟了?” 他笑睨着她绯红的脸蛋儿,单手已经扣住了她的纤腰。 “等一下,我要去喝水!” 这一次她的反应很快,立刻跳下沙发,匆匆忙忙去了厨房,总算逃过一‘劫’。 厨房里,沈如画一阵猛拍胸口。 还好她反应快,要不然就被狼吻了,他从来不按牌理出牌,总是逮着机会就欺负她,简直是丧心病狂。 偏偏她就是经不住,心脏狂跳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