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衍佩番外 爬上了他的床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51章 衍佩番外 爬上了他的床

她骤然间紧张起来,下意识地错开脸,抬起双手抵住他前倾的胸膛。 难道,是因为她刚才跟秦大妈撒谎说,她跟他是分手情侣的关系,他就因为这个生气了?不是吧,有这么小气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种时候,她当然是要先道歉啊。 “呵呵,那个什么,咳!我知道,刚才是我不对,不该撒谎说你是我前男友,也不该谎称我甩了你,害你没面子……那还不是因为你不肯收留我,我才不得已撒谎的啊。你要是早些收留我,我也不至于把我们俩的关系说成那样嘛。” 大概是他离自己太近,她说的有些语无伦次,浑身都僵硬着,额头上也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英俊的脸庞近在咫尺,眸光深邃如海,嘴角勾勒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鼻息呼出的热气刚好轻柔地吹拂在她的耳垂,一下一下轻轻撩拨着。 他的脸越来越近,只差两三厘米,差不多就要亲到她的脸颊。 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下一秒听见慕之衍说:“是你自己要赖在这里不走的,那你可得小心一点,万一我兽性大发,把你……” 刻意拉长的尾音沙哑而又磁性,透着几分迷惑。 轰—— 她莫名觉得自己呼吸急促,双手也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起来,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裴佩的脸瞬间涨红,一个激灵,双臂挡住自己胸前,并从他双臂之下钻了出来。 “我警告你哦,我只是迫不得已在你这里留宿一晚,你别想着偷袭!” “偷袭?” 慕之衍仿佛听见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捧着额头哈哈大笑起来,像是笑到肚皮作痛,他才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容。 然后,以一副戏谑的眼神在她身上巡梭一番,“你觉得,就你这样的身材,我有兴趣偷袭吗?放心,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刚才只不过是逗逗你而已。” 谁让你满嘴谎话,竟然撒谎说她跟他是前男女朋友的关系,这只不过是小小的惩罚。 “你、你、你……”裴佩气结。 在她快要爆发的时候,一块毛毯突然丢在她的脑袋上。 “今晚你睡沙发,十一点必须就寝,晚上不许开灯,不许发出任何奇怪的声音。还有,外面那些家具你自己看着办,但务必三天内处理掉。” “不是吧,你让我一个女孩子住沙发?还有,我找房子三天时间也不够吧?你竟然……”话音戛然而止。 她扒下脑袋上的毛毯,看见的竟是慕之衍正脱掉上衣露出一身精健肌肉的画面,顿时呆住了。 怔然五秒后,她才反应过来。 第一时间闭上眼睛,转身,羞愤地吼道:“你注意点行不行?我还在客厅呢,你怎么就把衣服脱了?变态!” 乍然一声‘变态’,令慕之衍蹙了蹙眉。 他回头看了一眼裴佩,继而嗤之以鼻,“这是我家,我还需要注意什么?” “……” 她瞪着他悠闲自得朝浴室里走去的背影,气得牙痒痒,心里早就把他祖宗上下十八大骂了一个遍。 趁着慕之衍去洗澡,她偷偷找去了阁楼。 当初,这个小阁楼是她的一片小天地,遇到烦心事了,就会躲到这里来,喝喝闷酒,听听音乐,吹吹风,隔了一夜后,她又会变成打不死的小强。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她珍藏的回忆。 她悄悄爬上了阁楼,打开门一开,心中不禁暗喜。 看来慕之衍还没来得及收拾这个小阁楼,因为里面的东西都没变,还是之前的模样。 她轻手轻脚来到窗前,窗下是一横排两层的小书柜,推开其中一个,露出窗下的一个小木板来。 取下木板,里面露出偌大一个空槽,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还有几本相册。 她拿出其中一个相册来,打开后,开水一张张翻看里面的照片,照片中全是小时候的她、父亲还有母亲的照片…… 看着看着,眼眶就不禁湿润了。 楼下隐约传来脚步声,大概是慕之衍洗完了澡出来了,她赶紧将东西藏回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下来。 慕之衍看见她从阁楼上下来,问道:“你去楼上做什么?” “额,我去看看天上的星星,呵呵,今天晚上天上的星星好明亮哦,真是个好天气!”她讪讪地笑。 慕之衍瞥了她一眼,看了楼上一眼。 然后,作势要抬脚往楼下走去:“我去看一眼,免得你给我捅什么娄子。” “诶诶诶!”她赶紧把他拉住,一脸的义愤填膺,“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信任人呢,我真的只是去看星星啊!” 慕之衍淡冷的目光在她脸上定焦数秒,“好,就信你一次。浴室空出来了,你要洗澡就去吧,自己把控好时间,如果十一点还不睡,我会按事先说好的,离开赶你出去。” 裴佩瞪着他的背影,一阵腹诽。 这种明明是在自己家里,却处处被约束受牵制的感觉很不爽,最不爽的,还是她那间卧室,居然被某某少爷给占据了! 越想越不平衡,她跑去厨房打开了冰箱,拧起一瓶啤酒猛灌起来。 咕咚—— 咕咚—— 咕咚…… 这一喝,就喝了五瓶啤酒! 直到脑袋开始犯晕了,她才作罢。 喝醉了酒,浓浓的倦意很快袭来,她摸索着回到沙发,终于沉沉地睡去。 ……………… 慕之衍早上醒来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脸上痒痒的,好像是有蚊子,他下意识地挥手拂开,却有一个重重的东西搭过来,将他的胸口猛地压住。 “唔——” 他难受地睁开眼,突然,一张妩媚娇俏的女人脸庞映入眼帘。 刹那间,他完全清醒过来。 该死的女人!她是什么时候跑进他卧室的? 现在,她整个人以很暧昧的姿势窝在他的怀里,一只手正压住他的胸口,而那作祟的‘蚊子’,正是她披散开来的蓬松软发! 一时间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慕之衍不相信地闭上眼,等了两秒钟再睁开,但裴佩的脸清晰依旧。 顿时,他的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