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衍佩番外 被强吻后的反应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52章 衍佩番外 被强吻后的反应

正要叫醒沉睡中的某女,她忽然皱了皱眉,返身躺平后挥了挥手,“嗯……爸,别吵!让我多睡会儿。” 她皱了皱脸,一股浓烈的酒味从她嘴里喷出。 慕之衍:“……” 爸?仅仅是一个晚上的时间,他已经荣升为他的父亲大人? 慕之衍忍了再忍,决定叫醒她,可忽然发现,因为刚才那个翻身,她的手臂倒是从他胸前拿开了,可也因为这个动作,露出一大片骡露的肌肤。 窗外的阳光直照在她光洁的背上,几缕青丝缠缠绕绕,散落在白皙的背上,一黑一白,形成强烈的对比,扎得人晃眼。 慕之衍怔怔地瞪着她,视线不受控制地往下,看见的是光洁白皙的肩头,柔软的月匈部弧线,还有纤细的小蛮腰…… 这女人竟然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还大喇喇地跑到他的床上来! 慕之衍没来由地气愤,忍不住低咒一声。 他赶紧转开视线,伸出手去,毫不怜惜地拍了拍她的脸:“裴佩!喂,你醒醒,裴佩?听见没有?你醒醒!” 裴佩却像是睡死了过去似的,无论他怎么推,她就是不动。 “喂!你给我醒一醒!”他再一次粗暴地推她。 或许嫌弃他太吵,床上的人儿哼哼了两声,忽然伸出圆润的胳膊,一把抱住了慕之衍的脖子。 “额?” 他愣了一下,却还没来得及反应,下一秒就被她猛地往自己怀里拉扯而去。 慕之衍猝不及防,双手也还来不及撑住,脑袋就往下栽去,两片冰冷的唇正好触碰到她柔软粉嫩的唇。 轰—— 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种柔软的触感令他的身体一点一点地苏醒,好像沉睡了许久的雄狮,在这一刻终于被唤醒,然后一点一点的…… 该死!他竟然忘了,这个女人有喝醉了酒就要抱着人狂吻的怪毛病! 足足过了五秒之久,他才回过神来,一把推开裴佩,“女人,你给我听清楚,马上给我起来!否则,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他的怒吼声可以说是穿透了几乎整栋楼,裴佩除非是死了才会听不见。 只是,就这样被吵醒,肯定是难受的。 她揉搓着疼痛的太阳穴许久,之后艰难地睁开迷蒙双眼,在看清楚慕之衍那张阴鸷发怒的俊脸后,整个人清醒了。 等一下! 她,她是什么时候跑到他床上的? 她两眼直直地瞪着他,天啊!她该不会是被他…… 在她惊声尖叫之前,慕之衍咬牙切齿地说:“打消你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事先声明,昨晚上是你自己进来的,可不是我!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他的愤怒倒是震慑住了裴佩,她赶紧拿出外套跑出了卧室。 一阵捂胸庆幸,还好她只是拖了外套,要不然真会以为慕之衍把她给……一阵哆嗦,她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卧室里,慕之衍揉着太阳穴。 看来收留她的决定是错误的,刚才看见她,并且她身体的那一刻,浑身都起了不对劲的反应,要不是他控制力强,恐怕…… 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慕之衍迅速走去浴室里,尽快调整自己的状态。 待身体恢复一贯的冷静,他这才走出浴室,换上了西装长裤,再打好了领带,走出来时已经是往日那个冷凝的慕之衍了。 裴佩听见卧室的门打开,下意识地抬睫看过来,一眼看见一身正装的慕之衍,脸色微赦。 她想起刚才自己与他同床共眠的画面,不得不说,他的身材真的很好,几年前是那样,现在还是那样,尤其一双大长腿…… 腿…… “咳咳!”裴佩莫名地脸上一热,抖了抖手里的牛奶,“你要吃早饭吧?我马上去厨房给你拿。” 怎么说他也是收留了她一个晚上,于情于理,她都该有个好的表现,更何况她昨晚不是蹭了他的床一个晚上吗? 这样想着,裴佩已经起身往厨房走去,却听见慕之衍说:“站住!” “额?怎么了?”她回过头来。 慕之衍看向沙发前的一堆啤酒罐,拧眉问她:“这些东西,是你昨天晚上丢在这里的吗?” 裴佩眨了眨眼,心想糟了! 昨晚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喝了多少酒也不记得了,什么时候跑到他床上去的都不知道,又怎么记得收拾这些垃圾呢。 “呵呵,我现在马上就收拾。” 她赶紧以光速扑到沙发前,收拾好地上的一堆垃圾,然后再以快速地将这些垃圾全都倒进垃圾桶里。 回来时看见慕之衍盯着餐桌上她刚刚吃到一半的食物,他板着脸,说:“那五罐啤酒,还有这些牛奶面包,都算在你头上。” 她张大嘴,不可思议地瞪着他,“不就是几罐啤酒和牛奶面包吗?你至于这么吝啬吗?还要求我还你钱,太过分了!” 他面无表情地说:“昨晚上你留宿在我家,我不跟你算留宿费就不错了,你还想白吃白喝?” 裴佩:“……” 慕之衍朝门口走去,临走前撂下一句:“我看你还是抓紧时间找房子吧,我们事先说好了的,今天你就要搬出去住。外面的那些家具,我已经让物管暂时给你搬去仓库了,以免妨碍了邻居们的出行。” 他说完,就提着公文包离开了。 裴佩对着慕之衍的背影一阵腹诽:“什么慕二少,我看你应该叫慕扒皮!变那么有钱了,还在乎几罐啤酒和面包牛奶的钱!可恶!” “阿嚏——”走出长廊的慕之衍突然打了个喷嚏。 随后,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他掏出电话,看见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后,不禁皱了皱眉:“喂,爸?” “之衍,之前我让你联系的那位周家大女儿,你去见了吗?” 慕之衍换了一只手接电话,与此同时已经进了电梯间,用提包的那只手摁了电梯数字键,“爸,我最近很忙,还没来得及见她。” 话筒里传来一把年迈的嗓音:“你也知道爸的时日不多了,你忍心让我就这么走了吗?还是抽空去见见吧,如果你喜欢,先订婚也可以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