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衍佩番外 一周五次还嫌多?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54章 衍佩番外 一周五次还嫌多?

“噗——” 裴佩一个没忍住,嘴里刚刚喝下的茶水就这么不小心喷了出来,正好喷在了羔羊先生那张猥琐的脸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小心呛到自己了。” 她尴尬极了,忙抽出纸巾去擦他的脸。 也不能怪她冒冒失失,实在是这位羔羊先生太标新立异,相个亲就能直接谈到良性话题上,也太扯了些。 “没什么。” 羔羊先生的脸色不怎么好看,用纸巾擦了擦脸,继续道: “现在很多人都幼稚地认为男女双方只要有爱情就可以维系感情,其实不然。殊不知维系男女之间感情的真正纽带是姓爱才对。一旦姓关系出现了不和谐因素,两个人的感情很容易出现破裂。” 裴佩微微眯了眯眼,从坐下来道眼下,原来她的感觉没有任何误差——这男人真是极品中的极品,奇葩中的奇葩,什么羔羊先生,应该是饿狼先生才对吧! 所以,之前他所有所谓的事业成功,无非都是他的掩盖色而已。 他之所以单身到现在,大概就是众多女性都看穿了他这点本质,所以才不愿意和他成为情侣的真正缘由吧。 羔羊先生浑然不知,仍在继续口若悬河,而裴佩已经快要听到吐出来了。 忽然,他的手机响起来,裴佩眼前一亮,大有获救的感觉。 谁知他并没有接电话,只是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后,将手机挂断,之后抬起头来,笑咪咪地看向裴佩。 “裴小姐,你对姓生活的看法是怎样的呢?我个人觉得……”他还没来得及说完,手机又响了起来。 显然打来电话的人很执着,他不得不站起来对裴佩道歉,“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在他接电话的瞬间,裴佩清晰地听到话筒里传来一声嗲嗲的‘老公’,他眼神闪烁,瞥了一眼裴佩,然后捂着手机去了另一边。 裴佩的眉头顿时皱起来。 她感激悄悄去找之前拉她来联谊的那位助理,发现人家正谈得开心,她也不好去打扰别人,再看看另外几对,也都是相谈甚欢的样子,她怎么好意思去告诉同事们,她必须得先走了? 没辙,她怏怏地回到原位。 刚坐下,羔羊先生也坐了回来。 “裴小姐,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实不相瞒,我个人觉得,一周两次是最合理的,这样的生活才有质量嘛。裴小姐,你觉得呢?” 质量个屁! 她还是黄花大闺女好伐! 裴佩用力干笑了两下,“两次?会不会太少了?我可是一周至少五次。” 羔羊先生果然脸色变了,笑容有些僵硬,甚至显得有些尴尬,“等一等,我朋友不是说,你们来的都是清纯的……处女吗?” 你妹的!自己一个好色鬼,还想找处女! 裴佩再次一笑,背部往后一躺,翘起二郎腿,双手环抱,一副女流氓的样子。 “对啊,我是处女,处女座的处女。话说回来,你一周两次也太少了吧?我前任男友可是一夜五次,我对你的要求是一周五次,你还嫌多?我说,高先生是不是身体不行啊?” 羔羊先生的脸,果然如她预期的那般,一点点变绿,“你你你……你一个女人,还有没有点廉耻心?” “廉耻心?切——” 她反嗤,“是高先生要跟我沟通交流姓生活问题的,我当然要如实告知。” “你……”高扬的脸色已经变得绿油油了,“你造假!我要的是处女,你根本就不是,还敢混进来相亲,真不要脸!我,我,我……我要求退货!” 退货? 你当是买淘宝啊?! 她不怒反笑,眨巴眼睛,抢白道: “高先生啊高先生,你知道吗?我坐下来的时候,就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因为你的年纪看上去已经四十岁了,常言道,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要是以后你一周两次都保证不了,如何能满足得了我?啧啧啧,我真替你担心哪。” 说完,裴佩还夸张地摇了摇头,往他的某个部位投去担心的一瞥。 “你你你……”没想到裴佩这么伶牙俐齿,完全占据了主动权,高扬一时被说的不知道要如何还口。 都说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是绝不会打女人的,大概这个高扬是被气急了,竟然抬起手,一巴掌就要拍向裴佩。 没想到他会打人,裴佩愣住。 眼睁睁看着就要挨打,忽然一道黑影出现,猛地扣住了高扬的手腕。 “这位先生,不管你们在吵什么,但是打女人就不对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从一旁传来,而且有些耳熟。 裴佩眨了眨眼,下意识地扭头抬睫,当看见对方的脸后,完全怔住。 又是慕之衍?他怎么在这里? 难道,也是跟她一样,来联谊相亲的? 等一等,这么说来,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看见了?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想到刚才自己一时情急说出口的满嘴胡话,什么‘一夜五次’,什么‘满足不了我’,她就有点汗颜! 与此同时,高扬正斜眼打量眼前的慕之衍。 他穿着剪裁精良的西装,长相俊美,气质优雅,身形修长,最重要的一点,窄腰长腿,近一米九的身高就比高扬足足高出了一个头。 更别说慕之衍一身的名牌,气宇昂然,浑身都透着一股低调的奢华。 当下就有种气势上被比下去的感觉,高扬下意识地就挺起胸口,怒气昂然地问:“你谁啊,你跟他认识吗?不认识就别多管闲事,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情,滚开!” “不好意思。” 只见慕之衍淡冷一笑,“我的确认识她,因为我就是她的前男友。” 闻言,高扬和裴佩都倏然抬头瞪向他,满脸震惊。 尤其是高扬,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尤其是想到他就是裴佩那个一夜五次的前男友,顿时蔫了气,挺起的胸脯也塌了下来。 高扬满脸的肉颤抖好几下,终于气得转身离开。 见他走了,裴佩才长吁了一口气。 一扭头,便看见慕之衍挑眉戏谑地看着自己,道,“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饥渴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