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衍佩番外 惨变成落汤鸡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55章 衍佩番外 惨变成落汤鸡

裴佩的脸一阵发烧,“我,我那不过是想要气一气他,谁让那个人那么嚣张,自认为很了不起。” 然后,撇了他一眼,“话说回来,你怎么也在这里?你该不会是也来相亲的吧?” 她话音刚落,忽然有一道拔高八度的女声从另一侧传来:“慕之衍,这就是你说,你跟我不合适的原因?” 裴佩愣住了,下意识地闻声望去。 无疑,那是一名标准的美人儿,娇美柔弱,身姿曼妙,XXXXXXXXX 这是个什么情况?裴佩扎巴眨巴着眼睛,足足愣了五秒之久才反应过来——看来慕之衍真是到这里来相亲的。 那名美女板着脸,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来。 她瞪了一眼裴佩后,转头瞪向慕之衍,手指着裴佩问:“你现在可以给我一个解释吗?你跟她,真的是前男女朋友的关系?” 裴佩看出这美女是吃醋了,赶紧澄清,“美女,你听我说,我不是他前女友,刚才我只不过是……”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忽然肩头一紧。 她话音戛然而止,扭头一看,慕之衍的大掌搭在她的肩上,从任何一个角度看,他们俩都是亲密的情侣关系。 她惊怔地抬起头,看见他撩唇轻启,“周大小姐,正如你刚才所听到的,她就是我的前女友。不过,我对她余情未了,正打算重新追求她。” “你,你们……”姓周的那位名门千金整张脸憋红,又羞又气地瞪着裴佩那张怎么看都很普通的脸,一时间找不到话接下去。 偏偏慕之衍还要雪上加霜,火上浇油,“相信你刚才也听见了,无论是从感情方面还是姓生活方面,我跟她都是最契合的,所以恕我直言,我没办法和你在一起。” “……”裴佩一张脸涨得通红。 不是吧,又要让她趟这道浑水?她不过就是为了刺激一下羔羊先生,说自己有一个一夜五次的前男友,慕之衍怎么就能妄自利用呢? 想到这里,她不禁十分同情面前的那位周小姐了,慕之衍这个做法,实在是让人难堪啊。 果然,那位周小姐的脸一阵青一阵紫,最后终是气不过,端起桌面上的一杯茶水,直接就朝裴佩洒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叫人猝不及防,裴佩根本来不及躲避,当场变成了落汤鸡,从头到脚被淋了个通透。 周小姐仍然不解气,跺了跺脚,骂道:“慕之衍,你混蛋!我会把你刚才的话,悉数转述慕伯伯的!” 然后,转身羞愤离去。 裴佩:“……” 要不要这么倒霉?怎么每次遇上慕之衍,就会碰上这种事?! 她气恼地瞪向身旁的慕之衍,没好奇地说:“你干嘛要说你是我的前男友?” 慕之衍也显得有些愧疚,见她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能隐隐看见里头的贴身面料,好多旁人都在窃窃私语,甚至还有人将这一幕拍下来。 他赶紧脱掉外套,罩在她的头上,并拥着她说:“走,赶紧跟我上车。” “可是我的同事……” “你连自己都顾不了,还顾得了你的同事?行了,赶紧走吧,还想留在这里,等着被人偷拍吗?!” 说着,慕之衍扣紧她的手腕,将她拉去了车库。 打开车门,看车里干干净净,裴佩倒是有些不自在了,“额,我看你还是给我找一张毛巾吧,我这样子坐进去,会把你的车子弄湿的。” “不用。” 他按住她的脑袋,并轻推了她一把,裴佩本能地弯下腰,坐了进去。 绕过车头,慕之衍坐上了车,很快发动了引擎。 看着两边熟悉的街景,裴佩倒是有些吃惊,这不是回她家的路吗?昨晚他还说,要她务必今天就要搬出去,这是怎么了,竟然主动带她回家? 亦或,是他良心发现,所以再留宿她一个晚上? 但不管是哪一种,对裴佩来说都是好消息,因为她今天忙了一整天,根本就还没来得及找房子! 看来今晚不用愁没地方睡觉了。 暗自松了一口气,裴佩捂着胸口庆幸着。 回到家,她先去洗了个澡,吹好了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慕之衍忽然端着水杯从厨房里走出来,坐在沙发上,将另一杯水杯放在茶几上,然后气定神闲地翘起了二郎腿,“跟你谈笔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她愣了下,看着茶几上另一只水杯。 今天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堂堂慕二少竟然帮她倒了一杯新茶。她挑了挑眉,很享受地端起了水杯。 “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 水杯在半空中顿住,她抬头,不可思议地看向他,啐道:“你发什么神经?哦,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你现在来开我玩笑?放心,我不会上当的。” 他说:“我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开玩笑?” 她再次一顿,抬睫,忽然变得思维清晰,“你想拿我当挡箭牌是不是?那你负责给我多少薪水?我事先申明,我很忙的,请我当挡箭牌,必须得开出优渥的薪水才行。” 慕之衍扬了扬眉,突然指着顶楼,道: “我给你免费住在那间阁楼的权利,直到你找到房子想搬出去时为止,至于房间里的其他东西,你都有使用权。如何,这份薪水你可满意?” 裴佩皱了皱眉。 她才没有搬出去的打算呢! 她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回这栋房子! 鼻息间哼了哼,横眉一竖,裴佩道:“直到我存够钱,买回这间房子还差不多!哦对了,不许你高价卖给我哦!我爸当初多少钱卖给你的,你就多少钱卖给我!” 这女人倒是聪明,懂得掐准对方要害找准时机。 慕之衍眯了眯精瞳,道:“好,成交!” 真是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爽快,看来他那个有钱的父亲是真把他逼急了啊。 裴佩掩嘴,暗暗偷笑。 慕之衍又说:“不过,还是那个老规矩,晚上十一点必须就寝,哦还有,以后不许大半夜喝酒,听见了?” 对于她那个喝醉了酒,就拉着人狂抱狂亲的怪毛病,他是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