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衍佩番外 往她伤口上撒盐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56章 衍佩番外 往她伤口上撒盐

“什么嘛,你又不是我老爸,还要管我喝不喝酒,几点钟睡觉!” 走到浴室门口的某人回过头来,瞪着她问,“你说什么?” 不是吧,你是后脑勺长了眼睛吗? 这时候鼻子忽然一痒,“阿嚏——” 她趁机抽了纸巾擦脸,支支吾吾地说:“唔没所神马,是鼻子痒痒……” 慕之衍看了眼被丢进垃圾桶的纸巾,摇摇头说:“东西收拾干净,我不喜欢家里变成狗窝。还有,生病了就去医院,要么就赶紧吃药。” 说着,他这才进了浴室。 裴佩在背后朝他做了个鬼脸,吐着小红舌,一阵腹诽:吃什么药啊,以为每个人的身体都像他慕家二少爷那样矜贵吗? 还吃药,是药三分毒没听过吗? 切—— ……………… 翌日,清早。 吃早饭的时候,裴佩忽然想起一件事,用遵循的口吻问,“对了,慕之衍,阁楼上没有床,我可以买一张床回来吗?” “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可以自己看着办。” “可是,我没有钱耶,一张床好歹也要好几千吧。我爸把家里的存款带走了,我身上就只有一千块的生活费……”裴佩可怜巴巴地瞅着他。 不是她装,她现在是真的好惨。 大概,裴爸是这天底下最坑女儿的老爸了吧! 慕之衍瞥了她一眼,似乎在衡量她这番话的真实度,过了好几秒,才掏出钱包,抽出一张卡来丢给她。 他重新拿起手中的报纸,但冷地说,“买好了之后,把发票带回来给我看,和这张卡一起。” 裴佩瞪着餐桌上的那一张黑色银行卡,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颤抖着双手拾起来。 哇塞—— 这就是传说中的金卡吗?太棒了! 正激动着,忽然又听见他轻飘飘的丢来一句,“这些钱会算在房价里,到时候记得一并还我。” 裴佩:“……” 她狠狠地瞪着他,暗骂一句铁公鸡! 噢,对了,说起房价,她还不知道老爸是多少钱卖给他的呢。 便问:“对了,你花了多少钱从我爸爸手里买到这套房子的?” “想知道?”他抬睫。 “当然了,我还想尽早赚钱买回来呢。” 当初她买下这套房子,就是看在这片区域刚开发,房价不会太高,自己也能承受,现在顶满天也就不过涨了百分之五十吧,算一下也在她承受范围内。 何况老爸当初走得急,肯定是贱卖的,想来她要买回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她心里正打着如意算盘,慕之衍忽然放下报纸,起身去了书房,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份买房合同。 “你自己看看吧。”他将合同书丢在餐桌上。 裴佩狐疑地拿起来,当看见上面的数字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不是吧?怎么会是300万?当初我买下来的时候,才不过一百万不到啊!”裴佩的声音,因为吃惊,已经变了调。 “所以说,我算是被你爸狠撬了一笔。” “……” 裴佩简直后悔得挠心挠肺。 天啊,她怎么这么倒霉,为什么要提出他买成多少钱,自己就多少钱买回来呢?现在她上哪儿去找这三百万钱还给慕之衍?!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又将裴爸狠狠地骂了一遍。 看来以后的日子有得累了,这得花多少时间,做多少单业务,才能找得到三百万啊?就是按揭,恐怕也得准备一百多万吧。 这对她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小女人来说,未免也…… 见她一脸哀怨的样子,慕之衍挑眉说:“如果你觉得自己提出的这个交易比较难达成,我建议你还是考虑不要买房,我可以借你暂住,你出一点房租就行。” 他这是在她伤口上撒盐吧? 裴佩气恼地瞪他一眼:“我不要!我就是要把房子买回来!” 忿忿地说完,她拿起面包,操起包包,气咻咻地离开。 到了厉氏大厦,她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业务部关系较好的同事卖萌,讨要能拿到更多的工程的机会。 她最大的死对头,一位名叫卢琳嘉的女设计师,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她急需用钱,找业务部讨要工程的事情。 喝下午茶的时候,就端着咖啡来到裴佩身边,酸言酸语道:“我说,裴设计师,我这里倒是有个不错的工程,只怕你不肯接啊。” 裴佩正在泡茶,动作一顿,“哪里的工程?” “张氏企业的副总啊,张副总去年新购置了一栋别墅,找我搞室内装潢,可是你也知道,我最近负责厉氏在新华苑的项目,根本就抽不开身,所以就一拖再拖,拖到现在都还没动工。” 卢琳嘉斜斜地瞄了一眼裴佩的脸,继续道,“不过,你最近好像要忙着装潢厉太太的画廊,是吧?我看还是不要把这个工程介绍给你了,免得耽搁厉太太的画廊开业。” 裴佩变得有些犹豫。 犹豫的,不是会耽搁如画的画廊工程,而是因为那位张副总,口碑很差,听说不少女设计师在他那里吃过亏。 但一想到欠慕之衍的房子款,她就咬牙说:“我接,麻烦你把张副总的电话给我。” “你真的要接?张副总那栋别墅,离市区可是有些远啊。” “嗯,没关系,我能行。” 卢琳嘉冷冷一笑,“行啊,待会儿我上楼找一下张副总的名片,找到了就把他的电话号码发给你,到时候你就说是我介绍过去的。” “好。” ……………… 隔日,裴佩拿着卢琳嘉给她的地址,找去了张副总的别墅。 等她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卢琳嘉口中所说的有些远,形容得非常含蓄,张副总的那套高档别墅,不是有些远,而是相当远,再往南开二十分钟,就快要到邻市了。 难怪卢琳嘉舍得把这个业务让给她。 看着眼前一栋栋外观设计一流的欧式风格的高档别墅,裴佩内心不禁又一次佩服有钱人耐得住寂寞的心理承受力。 如果换成是她,才不会住在这么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鬼地方。 好不容易找到张副总的那栋房子,她走上去按了门铃,可奇怪得很,没有人回应,她只好拍了拍房门。 这一拍,门竟然吱呀一声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