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衍佩番外 缓兵之计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57章 衍佩番外 缓兵之计

裴佩还未来得及开灯,只见身后一双强有力的手臂将她紧抱。 “啊——”突如其来的一切令裴佩吓得一声惊呼,因为她感觉得到,身后是一个强壮的陌生男人,从他身上传来的男性荷尔蒙气味,令她心脏猛地一缩。 她下意识地低头,直接朝男人的胳膊咬去,男人发出一声惨叫的同时,松开了手。 裴佩借此机会,猛的转身两手紧抓住他的肩膀,拱起腿,用膝盖朝他的肚子顶去,随即撒腿就朝门口跑。 可到底还是慢了一步,脚步刚迈出,头发就被男人一把抓住。 顿时,裴佩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被对方扯掉了似的,那张俏丽的圆脸紧皱成一团。 “妈的!你活腻了,敢打我?!”随着辱骂声逸出,紧接着一个响亮凌厉的巴掌便朝她扇来。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偌大的空间里响起,男人下了十足的力道,裴佩更是随着这威猛的力道一个踉跄一头栽倒在地上。 而就在这时,又是啪的一声,照明开关被人摁下,只见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间一下子变得灯火通明。 突如其来的光亮刺的裴佩睁不开眼,在她还没看得清对方是谁的时候,就听见他骂骂咧咧地朝她走来。 “竟敢朝我动手,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也不看看老子是谁?我看你是不想要这个工程了是不是!” 男人怒骂的同时,很是粗暴的抬起脚就朝裴佩的身上踹去,那一声声的闷响在寂静一片的房间里显现的格外惊栗。 自始至终裴佩都双手抱头不断道歉:“对不起,张副总,我不知道是你,你放了我吧。” 听对方说‘工程’两个字后,她就明白了,这可恶的男人一定是张副总。 原本,性情刚烈的她是不可能任凭张副总这样对自己的,但想到张副总是公司的VIP客户,她只能忍。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张副总的名声那么臭了,原来是会打女人。 张副总足足踹了一分多钟,象是累了,也象是发泄够了,直接脱下外套扔在地上,朝一旁的沙发走去坐下。 见蜷缩在地上的裴佩一动不动,哼哧道:“死了吗?没死就给我滚过来,让我好好看看,厉氏集团最年轻最有能力的女设计师,到底长什么样子!” 听他这番话,裴佩心里‘咯噔’一下。 趁男人不注意,将左手中指带着的戒指拧开,一些白色的粉末流了出来,裴佩随意朝脸上和身上抹了几把。 然后再低垂着脑袋,抽出纸巾胡乱往脸上擦了几下,这才朝男人走去。 见裴佩低垂着脑袋,男人不悦地蹙眉,道:“你平时走路都是这个样子吗?把脸给我抬起来,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裴佩佯装嘤嘤啜泣着说:“张副总,你还是别看我了,我们说说装修工程吧?” 张副总这才优哉游哉地翘起二郎腿,道:“你的意思是,先说公事?” 她来这里,不正是说公事的吗?难不成还是来和她谈私事的?! 心里忿忿地这样想着,但裴佩还是堆起笑脸,乖巧地点头。 “那可不行,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请你当我这套别墅的设计师呢,万一你不符合我的要求,那我不是白白浪费几百万?” 冷言冷语地说完,张副总忽然邪恶一笑,下一秒就伸手抓住裴佩的胳膊,用劲一拉,将她扯入怀中。 裴佩立刻皱起脸,方案这位张副总,动不动就搂搂抱抱,简直比之前那个羔羊先生还要恶心。 当下,就低垂着脑袋,将头转到一边。 看小女人一副嫌恶的模样,张副总又不高兴了:“怎么着,还嫌弃我了?” “张副总,我不是嫌弃,只是刚刚……刚刚,我以为是别人,所以才会动口咬了您。张老板您大人有大量,还请原谅我这个小设计师的莽撞!” 裴佩故意用嗲嗲的声音说着话,一边还不忘了挤两滴眼泪出来。 “那如果知道是我,你会怎么做呢?”张副总说话间露出淫荡的笑容,同时只见那双肮脏的大手正伸向裴佩玲珑有致的身体。 最后,那只可恶的大掌,竟然肆无忌惮地放在了她柔软的雪峰上。顿时,裴佩全身的神经都紧绷成了一条线,两只粉拳更是紧攥起来。 麻痹的!这个张副总果然是个好色之徒! 她赶紧按住那只作恶的大掌,并压制住想要挥手扇他一巴掌的冲动,娇声娇气的道:“矮油,张副总,你好坏!” 她一边献媚般巧笑着,一边用葱段般白嫩的手,在张副总的胸膛画着圈圈。 果然是个色鬼,张副总被裴佩惹得一片心痒难耐,一把紧抱住怀中小女人,大喊一声:“我知道,你们女人就喜欢男人的坏,我说的没错吧宝贝?” 言毕,便朝裴佩的红唇亲去。 当嗅到男人嘴巴里那股令人反胃的臭气时,裴佩差点窒息。 她赶紧捂住张副总的嘴,撒娇道:“张副总,你先别急嘛!” 说着她努了努嘴,“你瞧瞧你这里,哪里像是做那种事的地方嘛,一点儿也不浪漫,多没情调啊。你也知道的,做这种事没情调,女人很不爽的。” 天知道她也是胡说八道,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那种事情到底爽不爽,她根本没经验! 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缓兵之计! 只可惜,张副总很精明,根本不中计。 挥了挥手,很不耐烦地说:“搞那么麻烦做什么,只要你让我爽了,我就把工程交给你负责,我这套别墅可是要花上好几百万的装修费,只要你满足了我,还能亏待了你?” 言下之意,就是要潜规则她。 “我可是听卢设计师说,你最近缺钱得很啊,不如你让我一次爽个够,我会给你一笔丰厚的零花钱。” 言毕,一把将裴佩紧抱在怀中。 那肥肉颤动的胸膛挤压着她胸前的饱满,散发着恶臭气息的嘴则是在她那白皙的脖颈上急促的吻着。 这一刻,裴佩简直感觉自己心里仿若吃了苍蝇一般,恶心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