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衍佩番外 玩点刺激的游戏!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59章 衍佩番外 玩点刺激的游戏!

“好的,好的,我马上洗。” 看见张副总出去了,还故意把门大大地打开,裴佩只能放弃爬窗逃跑的想法。看来,只能想其他办法逃出去了。 裴佩故意在洗手间里磨蹭了许久,一边用水洗脸,一边想着对策。 外面又传来张副总的声音:“到底好没有啊,好了就赶紧跟我滚出来!再磨蹭,我可是要用强的了!” 你现在可不就是再用强吗?说得自己好像多绅士!裴佩心里一阵吐槽。 她甩了甩脸上和手上的水渍,从洗手间里出来,刚踏出来一步去,忽然皓腕一紧,她就被逮住,随即男人雄壮的身躯压了过来。 “喂!张副总,等等!” “等个屁!老子等不及了!” 张副总用他那肥硕的身躯紧紧地压住裴佩的身体,揉搓着她,裴佩想躲,却无处可躲,后背就是石墙。 男人油腻腻的面颊凑了上来,湿漉漉的唾液沾染在她身上,顿时顿时憎恶感和恶心感涌了上来。 就在裴佩绝望地以为自己是栽定了的时候,却见他一把将自己横抱道:“小妖精,咱们玩一个有趣的游戏!” 裴佩看着他肥硕的脸部肌肉,因为淫笑而不住颤抖着,眼神里全是邪恶,心好似掉入一没有尽头的深渊。 因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猜不透。 正是因为猜不透,才更觉得心惶惶的。 “等等!张副总,你能告诉我,你要玩什么游戏吗?我,我我……”她的声音因为害怕紧张,都变调了。 他置若罔闻,抱着她来到卧室里,这别墅虽然没有装修,竟然摆放了偌大一张床。他毫不怜惜的将她扔在床上,摔得裴佩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吐他脸上。 抬头,只见肥胖的男人已经开始脱衣服了,不一会儿,白哗哗好似猪膘的肥肉便展露而出。 眼看着张副总就要扑身而上,她情急之中,忽然道,“张副总喜欢跳舞吗?不如我们先跳跳舞,助助兴吧?” 本以为男人会破口大骂,却没想到,他呵呵一笑:“好主意!” 他还真的掏出手机,放起了音乐。 如果这一幕放到言情小说里,或者八点半狗血电视剧里,女主定当是趁这个机会偷偷向外面报信,然后白马王子会在关键时刻闪亮登场,来一场霸气侧漏的英雄救美。 可她等谁?别忘了,她可是自动送上门的。 王子?英雄?那更是扯淡!这些童话世界里才会出现的人物,根本不会在她的身上出现。 不过,她也并不是没有逃出去的几率。 之所以抓不到机会,是因为张副总这个人太狡猾,太谨慎,只要她能让他放松警惕,她还是有机会逃出去的。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松懈下来,放松警惕。 于是随着音乐的响起,裴佩扭起了腰肢,舞动起来。 偌大一张席梦思上,张副总用他色眯眯的眼睛盯着眼前的裴佩。 这女人像极了一浑身散发着性感的气息的尤物,魅力让人难以抵挡,更会时不时朝他抛来满是诱惑的媚眼。 那个卢琳嘉说这个女人虽然有几分姿色,但脾气不怎么好,他可是最喜欢这种泼辣的女人了,泼辣的女人才最带劲! 思及此,张副总嘴角逸出一抹邪笑来。 一曲舞毕,裴佩微微喘息着,张副总看着她不住起伏的胸口,笑得淫荡,“好了,舞也跳完了,是不是该伺候我了?” 言毕,他伸手拽住她的手腕,猛地一扯。 裴佩踉跄了一下,瞪大眼的同时,跌倒在了席梦思上。 紧接着,男人肥硕的身躯压了下来。 裴佩猝不及防,脑袋撞在了木板上,顿时一阵眼冒金星,两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更是被高高的举起。 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张副总嘴角闪现过一抹诡异的笑容,下一秒,似乎有什么东西缠住了她的一双手。 抬头一看,手腕被两根麻绳紧紧地束缚住! 一股不祥的预感猛地蹿了上来,她大骇,抬头瞪向他:“张副总,你这是要做什么?” “别慌,宝贝。”张副总阴险地笑着,一只手正往床沿边下摩挲着什么,嘴里逸出,“小宝贝,今天我教你玩一个我最喜欢的嗜好。” “嗜好?” 裴佩心头咯噔一跳。 在她的脑子还处于一片空白中的时候,只见张副总猛地从床沿边上抽出一根直径略莫一厘米宽的皮鞭! 刹那间,裴佩彻底懵了。 他猛地朝空中挥去,只听…… 啪! 一声爆破在空中炸响。 ……………… 一小时以前,慕之衍刚刚出了一趟差,正在从机场赶回C城的路上。 司机小王嘴唇蠕动想说些什么,最终没开口,而就在这时,只见正前方的道路被围了起来,车子被迫停下。 “什么情况?”慕之衍低沉的声音问。 “似乎是出车祸了,要绕行。二少爷,恐怕要有一阵子才能到家,要不您在车上小睡一会儿吧。”小王道。 “嗯。” 慕之衍应了一声,却并没有合上眼,而是望着窗外渐渐降下黑幕的天空。 莫名其妙地,一张娇俏的圆脸从脑海里闪过,鬼使神差般地问:“这里似乎离厉氏集团很近?” 小王先是一愣,然后回答道:“是的,二少爷,您要去厉氏大厦吗?” 他多多少少知道慕之衍和厉绝的夫人沈如画有些交情,和厉绝本人也关系密切,以为他这是要去找他们夫妇俩。 慕之衍短暂沉默了几秒钟,道:“小王,你可以下班了,我自己开车过去就行。” 不知为何,他突然间做出一个很离谱的决定——既然离厉氏大厦很近,那就去接裴佩下班。 他纯粹只是可怜那个女人罢了,慕之衍如此想…… 小王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惊又喜,却又不太确定的声音询问道:“二少爷,您确定要自己开车去吗?” 慕之衍抬睫:“需要我说第二遍?” 透过后视镜,当小王看到慕之衍投来的淡冷视线后,果断噤声不语。 二十分钟后,慕之衍驾车来到厉氏大厦负一层的车库,掏出手机后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但她始终没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