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衍佩番外 你到底是有多缺钱?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60章 衍佩番外 你到底是有多缺钱?

他皱了皱眉,从车里跨了出来,乘坐直行电梯抵达平层。 刚从电梯间走出来,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说:“诶,你听说了吗?装潢设计部的裴佩为了挣钱,居然接了张氏企业副总的别墅装潢工程呢。” “真的假的?那个张副总可是出了命的色鬼啊,而且还要搞SM的,听说上次公关部的连玉茹就在他那里吃了亏,回来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啊。” “可不是嘛,我看这个裴佩是想钱想疯了,竟然想着要被潜规则,真是命都不要了。” “哦对了,我听说她今天就要去见那个张副总,你等着看吧,明天她到公司里来报道,就知道她有没有被……” 女人们的议论声还未结束,其中一个人的胳膊被猛地拽住,顿时痛叫出声,“哎唷!谁啊!” “对不起!” 慕之衍一脸铁青,表情略显急躁,“请问,你知道那个张副总在哪里吗?” 女人明显愣了一下,顿时脸色泛红,泛起一抹羞赦:“好,好像是在市郊的别墅区,哦对了,是两江逸宸别墅区。” 话音刚落,眼前的俊美男人如同一道风似的冲向安全通道,转眼间消失不见。 电梯门口的两名女子,还傻傻地愣住原地。 足足过了五秒之久,才回过神来,纷纷抱拳,双眼冒星星,一脸花痴状,“哇塞——那个男人好帅哦!” 慕之衍本想乘坐电梯回车库,但电梯刚上去,再等就要等一个来回。 他一咬牙,直接走向安全通道,心里暗自低咒着:该死的女人,她为了筹钱买回房子,竟然愿意被客户潜规则,真是廉耻心都不要了! “SHIT!”他忍不住低咒出声。 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自己的车,发动引擎后,车子如离弦之箭,骤然驶出。 ……………… 两江逸宸别墅区,一栋灯光微弱的别墅内。 张副总脸上正露出一抹诡异邪恶的笑容,道:“小宝贝,这个游戏真的很刺激哦,我保证待会儿你会玩得乐不思蜀。来,我让你爽一下。” 言毕,他再次挥起了皮鞭。 啪! 又是一道凌厉而又刺耳的声响发出,只是这一次,皮鞭并非挥在地上,而是不偏不倚,刚好挥打在裴佩的身上。 当即是皮开肉绽! “啊——” 这一刻,裴佩再也无法忍耐痛楚,怒骂出声,“混蛋!竟然玩这种变态的游戏!我会告你的!我警告你,张大福,赶紧松开我的手!听见没有?混蛋!” 她真是傻啊,竟然傻乎乎的被她绑住自己的一双手,这下可好了,躲都躲不了,那鞭子那么粗,打在她身上那么痛,她不被蹂躏死,也会被鞭子抽死吧! 肥胖的男人置若罔闻,看见她痛苦的呐喊声,反而越发兴奋:“哈哈哈,哈哈哈!我混蛋!我就是个混蛋!再大声点啊,宝贝,你叫的越大声,我就越开心越兴奋!来来来,尽管骂,骂得越凶越好。哈哈哈——” 张大福发出丧心病狂的笑声,又猛的挥舞鞭子。 只听啪啪啪! 好几声惊栗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好在这一次不是砸在裴佩身上,却是把她吓得半死。这几下要全是砸在她身上,怕是她已经痛得晕死过去了! 她畏惧地往床头瑟缩了几步,张大福却忽然甩了手里的皮鞭,扑上来捏住裴佩的下颚,道:“继续骂啊!怎么不骂了?给我骂,大声的骂!” “呸!”死变态! 裴佩一口涂抹吐在了张大福的脸上,而这个举动显然激怒了他,又或者说,是极大程度地刺激了他,他猛抬起手,一巴掌狠狠扇在了裴佩的脸上。 啪—— 极清脆的一道响声,扇得裴佩顿时头晕目眩,眼冒金星,险些晕厥过去。 张大福那张脸越发狰狞可怕,可这都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他充血的双眸直盯着她,狰狞着笑道,“宝贝,我还有更刺激的,你要不要试试?” 裴佩听得胆战心惊。 什么?还有更刺激的?他是想要弄死她是不是? 她无法自控地破口大骂:“死变态,要杀要剐,你直接痛快点!” “要痛快的?”张大福怔了一下,随即邪笑道,“行啊,那就来点痛快的。” 只见他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样铁棒,一步步走向裴佩,裴佩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瞪着他,却无法阻止他一步步的靠近自己…… 下一秒,只听见‘刺啦’一声响,裴佩身上的衣服布料被撕掉,雪白几乎骡露出来,随即…… “嘭!” 一声剧烈的闷响,那锁着的房门竟被人硬生生的踹开。 裴佩抬头望去,赫然出现在玄关入口处,浑身散发着腾腾杀气的男人,竟然是慕之衍! 她愣住了,以为自己是幻觉了,要么就是做梦,内心满是不可思议的声音:慕之衍,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又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一连串疑问,让她越发断定,自己一定是幻视了,可就在她绝望地闭上眼睛时,张大福咒骂的声音提醒她,这并不是幻觉。 “妈的,你是谁?这里是老子的别墅,你他妈哎哟喂……” 张大福还没咒骂完,只见慕之衍已经几步走来,大掌伸出,轻而易举将他从席梦思上抓起来。 如同掷沙包一样,猛地将他丢了出去。 张大福肥壮的身躯跌倒在地上,还夸张地滚了好几圈,伴随着他嗷嗷的惨叫声,最后正好碰到了一旁的石壁。 噗—— 张大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顿时,脸色变得苍白,肥壮的身躯像是瞬间蔫了的皮球。 在裴佩被眼前的一切惊得呆怔住的同时,慕之衍强有力的大掌一把紧紧地攥住她纤细的皓腕。 他鸷冷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里蹦出:“这就是你说的努力挣钱还房款的方式?裴佩,真想不到,为了钱,你竟然愿意被这样一个男人潜规则?!你到底是有多缺钱?!” 裴佩还是第一次见到慕之衍生这么大的气。 她一时呆住,冷不丁冒出一句:“你,你是怎么找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