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衍佩番外 知道自己有多蠢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61章 衍佩番外 知道自己有多蠢了?

“你觉得呢!”他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句。 她瑟缩了一下:“我……我怎么知道嘛。” “该死的女人,刚才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你该反省一下你自己,而不是关心我怎么找来的。” 说到这个,慕之衍更是气得要死,“如果不是今天我去了厉氏大厦,刚好听见有人谈论你的行踪,我根本就不会知道你的下落,更不可能找来这个鬼地方!” “哦……” 不得不承认,慕之衍这次真是成了她的救命恩人。 可是那又怎样?还不都是因为他买走了她的房子,逼得她无家可归,她才只有出此下策吗! 怎么他倒反过来说她不对了?以为她愿意被那头肥猪又亲又抱的吗?太过分了! 裴佩心里也有气,更多的是委屈,渐渐地,眼眶里湿润起来。 而此时的慕之衍只觉得自己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喧,这还是他第一次愤怒到想要杀人的地步。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居然做出这种不靠谱的事情,她是傻的吗?! 如果今天不是他鬼使神差去了厉氏大厦,又恰好听见那两名女员工谈起她的事情,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出了这种事。 他不来,恐怕她现在就已经…… 想到这里,慕之衍只觉得胸腔里那股压抑不住的愤怒直冲脑门,双眼充血,双手的力道更是不断加重,依稀间只听那骨骼脆响的声音响起,格外惊栗…… 而就在这时,裴佩脸色一片惨白,忽然瞪着他的身后,大喝了一声:“小心!” 下一秒,只听房间里传来男人一声吼叫:“去死吧——” 张大福疯了一般,高举凳子朝慕之衍冲来,眼看那高高举起的凳子就要砸中他的脑门,慕之衍猛地抬起右腿朝后踹去。 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踹中了身后的男人。 伴随着一声哀嚎,张大福如同一只皮球,被猛地一脚踹了出去,还滚了好几圈。 “哎呦喂……哎唷……你……你们……妈的……” 张大福嗷嗷直叫,但在看见慕之衍投来的凌厉眼神后,顿时吓得噤声不语。 慕之衍扭头撇向地上缩成一团的裴佩,仔细一看,裴佩被张大福扇了几巴掌后,整张脸肿的跟面包似的,身上的血丝更是沾染的到处都是,狼狈之极。 顿时,慕之衍的眉头深深蹙起,却到底还是心软,伸手将她拉了起来,并将她一把揽入怀中。 裴佩见他薄唇紧抿,知道他气得想要骂她,所以她很识相地闭着嘴,耷拉着脑袋,一副像是做错事的小孩的样子。 见她规矩了,慕之衍一字不发,将她一把抱起,扯过被单裹在她身上,迈着箭步便朝玄关走去。 “等一下!” 身后,张大福极不甘心地威胁的道:“裴设计师,你今天敢走出这个大门,就等着被厉氏开除吧!”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出口,顿时令裴佩心里的火气就蹿升了起来。 她一咬银牙,返身,踩着高跟鞋,蹭蹭蹭地走回到张大福的面前,就着她那足有八厘米高的鞋跟,照着张大福就是一阵猛踹。 “开除你个头!本小姐才想说,去死吧,大变态!” 完全不曾料到裴佩会突然发飙,慕之衍愣在原地,数秒后却又笑了。 没错,这才像他认识的那个彪悍女人,她总算是开窍了,还不算太笨。 终于发泄完心头之恨,裴佩拍了拍手巴掌,一副嫌弃的表情朝张大福啜了两口唾沫,这才转身潇洒离开。 走出别墅区,裴佩就感觉到从前方传来的一股低气压。 显然,慕之衍还没消气。 哦不对,好像比之前还要生气了。 他的步伐很快,不顾她还穿着八厘米高的鞋跟,一直跟在前面,双手也紧握成拳,就好像是在极力隐忍心里的怒气似的。 裴佩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但是他走得太快,她怎么追都追不上,也就干脆放弃,不走了。 “喂,你不要走那么快嘛,我可是受害者耶!” 什么嘛,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好歹她刚刚差点发生不幸,他不安慰她也就罢了,难道就不能对她温柔点吗? 越想心里越委屈,眼眶里起了一层雾气,而她在不断腹诽的同时,前方的男人忽然顿住了脚步。 裴佩也就是抱怨两句,没想到他还真的停下来了,猛地惊抬起头。 迷蒙的视线内,慕之衍微沉着嘴角,一张俊脸阴沉得可怕,像是随时能召唤一起暴风雪淹没她似的。 随后,他大步朝她走来。 她脸色一变,不禁有些惧怕起来,连连后退,“你,你,你……要做什么?” 他越来越靠近她,脸色越来越可怕,裴佩吓得闭上了眼,在她以为自己要挨他一顿痛骂的同时,忽然全身腾空。 随即,身体被猛地一把抱起,她落入他的怀中。 没有遭到劈头盖脸的痛骂,裴佩感到很意外,本能地睁开了眼睛。 这一刹那,她惊呆住了。 面前是男人一张完美的侧脸,从这个角度她甚至可以看清他卷翘而又浓密的眼睫毛,挺直的鼻梁,饱满的嘴唇,每一个五官在近距离的观瞻下显得格外精致…… “看够了吗?” 忽然,从慕之衍削薄好看的唇瓣里逸出这么一句话来,他斜斜地睨了裴佩一样,浓眉蹙成了川字型。 脸颊不由得一热。 她慌忙低下头:“那个……咳咳,今天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我……” “知道自己有多蠢了?”慕之衍的鼻息中哼哧了一声,“下一次你再犯这种错误,恐怕没这么幸运。” 她立刻点头如捣蒜,“是是是,你说的没错。”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她理直气壮地回嘴,“不是啊,我今天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你!你要是没买走我家的房子,我现在就不会无家可归,也就不会着急赚钱把房子买回来了。” “所以,你觉得自己是对的了?”慕之衍阴沉地道。 “额……”感觉到他那股低气压再次压下来,她赶紧赔上笑脸,“那倒也不是,不过我也是没办法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