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衍佩番外 第一次看他那么生气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64章 衍佩番外 第一次看他那么生气

“真的……没关系?” “嗯。”慕之衍点点头,“我和严雅婷只是朋友。” 布鲁斯雷脸上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轻松,这个表情一下子被慕之衍捕捉到,他便使了个眼神,“现在你问题也问完了,该说的话也说了,是不是该滚了?” 布鲁斯雷一怔,随即恢复了惯常的那抹嬉皮笑脸,“让我再多看一眼你屋里藏娇的那位美女呗,话说你也藏得太深了点吧,居然连我都不知道……” 不等他把话说完,慕之衍已经垮下脸来:“你可以滚了。” 话落,他猛地将布鲁斯雷往门外一推,之后‘砰’的一声,很不客气地关上了房门。 看着眼前禁闭的房门,布鲁斯雷哭笑不得,很不解气地低咒了一声:“好你个小衍衍,典型的重色轻友啊!” ……………… 十分钟后,裴佩从浴室里出来了。 见客厅里没有了布鲁斯雷的踪影,裴佩问了一声:“额,布鲁斯雷走了吗?” “嗯,走了。” 裴佩跺了跺脚,哀叹道,“啊,好可惜啊,本来还想找他要一张签名的。” “要签名,下次我帮你找他要。” “真的吗?”她眼前一亮。 “嗯。” 慕之衍应着,视线却注意到裴佩身上那几道若隐若现的伤口,“你身上的那些伤,我看还是处理一下,小心得破伤风可就麻烦了。” 他说着就去了主卧室,不一会儿手里抱着个药箱出来了,他坐在沙发上轻拍了拍,“过来。” “……哦。” 裴佩果然乖乖地走到沙发前坐下。 “躺下。”他又命令道。 她果然又乖乖躺下,因为这个动作牵动了身上的伤口,有些疼,她微微咬唇,但依旧没有出声。 慕之衍蹙眉,投去视线,看着那躺在沙发上,洁白贝齿狠咬自己嘴唇的小女人,竟然会有心疼的感觉。 她被张大福那畜生蹂躏厮打的不轻,他不知道今天下午他要是没及时赶到的话,会发生什么,不过好在他及时的赶到了。 身上传来凉凉的感觉,随后又有些刺刺的痛,是慕之衍用棉签擦拭她的伤口,她微微皱起眉头来。 “疼的话,就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 “嗯。”她点点头。 慕之衍下手确实挺温柔的,而且动作利落,不一会儿就替她处理好了伤口,裴佩下意识地长吁了一口气,说了声‘谢谢’。 他收回目光,突然瞥见她还有些湿漉漉的头发,说:“要不要我帮你吹头发,你这样会感冒的。” “额?哦,我自己吹就好了,不用麻烦你。” 她起身要去拿吹风机,却被他摁住了肩头,“我去。” 过了一会儿,慕之衍取取了吹风机来,她的头发很软,不多久就吹干了,慕之衍看着她的颈脖,那里有几缕不太听话的发丝,贴着她的颈脖,怎么拨也拨不开。 他像是鬼迷了心窍似的,竟用手指拨了拨,顺顺滑滑的,触感还不错。 而裴佩也完全没有料到他会拨弄自己的头发,刚才被他吹得舒服了,这会儿有些昏昏欲睡,却冷不丁地,感觉到颈脖上痒痒的,有冰凉的手指划过颈脖。 顿时,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可仔细看慕之衍,他正捋着她的几缕发丝,一副心无旁骛帮她吹头发的样子,这倒显得她反应过大了似的。 她有点害羞地别开眼,心开始砰砰跳,脑子里还有些乱哄哄的。 “咳咳,”她清了清嗓,故作镇定地说,“那个,时候不早了,我先去睡了。” “嗯。” “晚安。” “晚安。” 她客客气气地跟他道了谢,飞快地从他手里拿走了吹风机,然后又飞快地蹭蹭蹭上了小阁楼。 将门关掉后,她捂住胸口一阵喘气。 天啊,刚才她是怎么了?心跳莫名其妙跳那么快做什么?太诡异了! 裴佩赶紧甩了甩,甩掉脑袋里那些粉红的想法,猛一个弹跳后,把自己丢进了小床里,这一天经历太多,她真希望明早起来什么都不记得。 张大福那里肯定是得罪了,明天去了公司,该怎么解释呢? 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刚到公司,同事卢佳琳就来道歉了。 “裴设计师,是我的错,是我欠考虑,那个张副总是我的客户,我却把他推给你,才让你遭受那种事,实在是不好意思……” 卢佳琳从来没有对她这么客气过,令裴佩一时觉得纳闷。 后来,是从一位年轻的助理那里听说,张大福一大早就来公司告状了,说是要投诉裴佩,结果有人打来匿名电话,说张大福企图对厉氏的女员工用强,还有监控录像作为证据等等。 张大福听说之后,立刻撤销了投诉,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匿名电话?”裴佩愣住。 是谁打来的匿名电话? 难道是…… 裴佩脑海里划过慕之衍的那张脸。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她准备打电话到闺蜜那里求证,恰巧如画就在这时候打电话来了。 “裴佩,我听说你的事情了。傻瓜!你怎么不告诉我呢?这种事情你应该第一个告诉我啊,我让厉绝狠狠教训教训那个张大福!啊对了,你有没有怎样?” “我没事。” 裴佩笑了下,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废话,当然是之衍告诉我的啊。哦对了,之衍为了这件事还把厉绝狠狠批评了一顿呢,说厉氏到底是怎么做生意的,好好的一家跨过大公司,为什么客户的水准却那么低。你是没看见之衍那张脸,天啊,我还是第一次看他那么生气呢……” 大概是太担心裴佩了,沈如画说了很多很多,但真正听进裴佩耳朵里的,却是那句‘我还是第一次看他那么生气’。 不知道心里是怎么了,就好像一根琴弦,被什么东西轻轻拨动了一下。 下了班,裴佩看了看腕表,发现时间尚早,就决定去超市买点食材。她想着自己最近比较缺钱,就做一次晚餐,算是对慕之衍的答谢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