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衍佩番外 给你的礼物就是我呀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68章 衍佩番外 给你的礼物就是我呀

外面吹来徐徐的风,这一刻,裴佩竟然觉得有些发冷,她下意识地拢紧了衣衫,却还是不小心打了个喷嚏。 “阿嚏——” 裴佩揉了揉鼻子下意识地摸了摸双臂,心里抱怨着:到底还要等多久啊?那位叫雅婷的女生,该不会今晚要留宿在这里吧? 正思忖着,隐约听见那位叫雅婷的女生说:“耶,刚才是什么声音?衍笙,你听见了吗?好像是从厨房里传来的?你这里不会是有别的女生吧?” 裴佩闻言,暗道一声不妙。 糟了!一定是刚才她打喷嚏的声音被严雅婷听到了! 怎么办?她不会找来厨房吧? 正思忖着,厨房的门就被人拧开,裴佩吓了一大跳,赶紧往阳台边角处躲,可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此时的裴佩后悔得很,早知道这个严雅婷会来,她就躲去阁楼了,才不会躲在这个阳台上吹冷风,还搞得她是在跟男人偷情似的!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紧张,眼睛直直地盯着厨房通往阳台的那道门,当门把手被拧转开来的时候,忽然听见慕之衍的声音传来。 “雅婷!你不是说有礼物要给我吗?是什么?给我看看吧。”眼看着严雅婷就要拧开阳台的门走出去,慕之衍及时出声,阻止了严雅婷。 “可是,我好像听见外面有人。” “这边的小区设计得不是很好,两边楼离得太近,有可能是从另一栋楼里传来的声音,不用介意。” “哦。” 见门把手没再响动,裴佩终于松了一口气。 原以为他们已经进去了,但是说话声并没有消失。 “衍笙,今晚……今晚,让我陪你睡,好不好?”里面传来严雅婷羞赦的话语,裴佩听后,整个人呆住了。 不是吧,她真的要留宿在这里? 偷偷趴在阳台门边,往里一看,果然是严雅婷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了慕之衍精瘦结实的腰际。 一刹那间,裴佩连呼吸都停滞了一秒。 此时,严雅婷正从身后环抱住慕之衍,她的头也正倚在慕之衍的肩膀上,双手贪婪的摩挲着他的胸膛。 慕之衍扣住她游走的手,“雅婷,别这样。” 严雅婷却置若罔闻,紧紧环抱住他的腰身,“衍笙,送你的礼物就是我呀,你接受我好不好?” 慕之衍结实的背脊一僵。 “雅婷……” 慕之衍回身过来,却被严雅婷再次伸手紧紧揽住,头贴在他的胸口上。 “衍笙,不要推开我好不好?你知道从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喜欢着你,直到现在……求你,今晚不要再把我推开了,我不想一个人住在酒店里……” 严雅婷娇柔的说着,眼底已笼起一层氤氲的雾水,她踮脚,就主动吻住了慕之衍的唇瓣。 阳台门外,裴佩能清楚的看见一对年轻男女亲密相贴的身影,严雅婷此刻正惦着脚跟,努力的与慕之衍拉近距离…… 裴佩整个人如同被定住了一般,看见严雅婷亲吻着慕之衍的这一幕,脑子里一片空白。 裴佩强迫着自己挪开了视线,可呼吸还是有些发紧,胸口宛若被什么堵塞着一般,闷闷的,格外不顺畅。 这一吻,慕之衍到底没有拒绝,如果不是这样,他没办法阻止严雅婷,而躲在阳台上的裴佩就会被发现…… 见慕之衍没有拒绝,严雅婷的吻愈发急切,她把他抵在灶台前,早已意乱情迷,“衍笙……衍笙……我真的好喜欢你……” 严雅婷娇嗔着他的名字,呼吸急切的让人亢奋。 而此刻,最悔不当初的莫过于裴佩了! 如果早知道接下来会是这样的情景,其实,她宁愿出去面对严雅婷的!最糟糕的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胸口会越来越疼,那里仿佛被针狠狠扎了一下…… 裴佩只觉得浑身都发冷,禁不住瑟缩了下身子,却不想一不留神,脚后跟抵住了门边,发出一道闷闷的声响。 “是谁?谁在外面?”厨房里传来严雅婷的声音,“衍笙,你也听见了吧,外面有动静!天啊,会不会是有贼?” 裴佩吓得忙往阳台上躲了躲,并捂了嘴。 如果是一早就站出来面对严雅婷,她还不会觉得这么狼狈,这么心虚,可是,现在她都已经躲起来了,要再被揪出来就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了。 到底是不想被人误会什么,毕竟这也躲在阳台上,实在是不太好看。 “你先别急,要真是有贼,也不是你一个女人能对付的。”厨房里传来慕之衍不慌不忙的声音,“我去看看,可能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说着,慕之衍将严雅婷从自己身上拉开,转身朝厨房走去。 透过门窗,当看见阳台上拢紧自己的衣衫,一副被冷得脸色发白的裴佩时,慕之衍深邃的眼潭掠过一道异样的暗芒。 他扯了扯唇,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只丑不拉基的大老鼠!” 裴佩“……” 严雅婷是千金大小姐,一听说有老鼠,声音都变了调,“什么?有老鼠?我最怕的就是老鼠了!衍笙,快,把它赶走!” “雅婷,你先出去吧,我抓到了老鼠以后再叫你进来。” 慕之衍也知道,如果再让严雅婷继续待在家里,肯定会穿帮,等到严雅婷发现家里还有个裴佩,事情就更难办了。 所以,查探一番后,他故意把话说得很严重,“雅婷,看来你今晚还得住酒店了,我还不知道有老鼠在我家阳台上造了个窝,恐怕今晚上得好好打扫一番了。” “好好……我,我明天再来找你。”许是严雅婷真的很怕很怕老鼠,她吓坏了,急忙离开厨房。 “我送送你。”慕之衍跟了出来。 听到外面的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小,裴佩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慕之衍好不容易打发走了严雅婷,这才来到阳台上,将门打开,“她已经走了,你进来吧。” “呼——”裴佩长吁了一口气,却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并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双臂,“都是你!害我在外面吹了这么久的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