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衍佩番外 再次返回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69章 衍佩番外 再次返回

慕之衍瞥了一眼脸色发白、唇色微微发青的裴佩,道,“我看你最好是去洗个热水澡,免得感冒了。” “已经感冒了好吧!” 裴佩抱怨地睨了他一眼,蹭蹭蹭地上了阁楼里,取了换洗的衣物来,没想到来到刚下了楼,就看见慕之衍端着一杯热水走向她。 “我泡了一杯柚子茶,有预防感冒的作用,你喝下之后再去洗个澡,这样会好得快一些。”说着,他将那杯柚子茶水轻放在了一旁的茶几上。 裴佩看着慕之衍,有种做梦的感觉,她是幻觉了吗?竟然看见慕之衍给她泡了一杯柚子茶?! 见她迟迟不说话,慕之衍皱了皱眉,“你不喜欢喝柚子茶?我以为女人的话,相较于姜茶,没那么排斥柚子茶,没想到你倒是个例外。那算了,我拿去倒了。” “等等!”裴佩突然拦住他,“那个什么,咳咳,我也觉得柚子茶比姜茶好喝一点。” 她把换洗衣服放在一旁的沙发上,然后端起柚子茶来,轻啜了一口。 还别说,慕之衍是个挺细心的男人,柚子茶泡得不浓不淡,温度也刚刚好,喝下去会觉得很舒服,正好她也有些口渴,就一下子全喝光了。 不得不承认,这是她第一次喝这么好喝的柚子茶。 她撇了撇嘴说:“看在你给我泡了一杯柚子茶的份上,今晚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我的那一份牛排没吃成,到现在我还饿着肚子,你说该怎么赔偿我呢?” 慕之衍轻抬起眼皮,“冰箱里还有泡面,你要吃吗?或者,我替你叫外卖?” 裴佩脑子里转了转,“大晚上的你叫我吃泡面,那怎么行!怎么着都要外卖啊,而且我还要吃大餐!” 这女人……还真是得寸进尺。 慕之衍无可奈何地笑了笑,“给你叫一份披萨,这样总行了吧?” “我要榴莲口味的!” 榴莲口味?这女人果然是口味独特。 慕之衍这样想着,就在最近的一家店里点了一份外卖的榴莲披萨。 不一会儿,门铃就被人摁响了,他颇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点的外卖这么快。” 他没有多想,起身走向门口,打开房门的一刹那,慕之衍整个呆住,“雅婷?你……怎么……” “不好意思啊衍笙,我有东西落在你家了,心想不好麻烦你,就直接上来取了。” 严雅婷巧笑嫣然地道,并脱了鞋,径直朝里走去,“我忘了我的外套,喏,就在那里。”她指着沙发说。 就在她拿起沙发上的那件外套时,目光忽然定格在某个地方。 就像是播放电影镜头的慢动作似的,她缓慢地回头,目光复杂地看着慕之衍,“衍笙,你这里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 顺着她的目光,慕之衍这才发现,刚才裴佩把换洗的衣物忘在了客厅沙发里! 那个该死的笨女人,怎么这么粗心大意?! 脑子里迅速地转了转,他随口撒了个谎:“噢,那衣服大概是女佣留下来的吧,今天刚好有人来打扫过清洁。” 而就在这时,浴室里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流水声,严雅婷的目光扫向浴室,“浴室里的水怎么流着?是因为有人吗?” 她说着,一副像是要抓奸的样子,往浴室里走去。 这下糟了! 慕之衍没有一丁点的犹豫,抢先一步往里走去,道:“是我!我正准备洗澡,刚放好了水,没想到你又回来了。噢对了,我得进去把水关掉,要不然浴室该被水淹了。” 他说着就疾步冲进了浴室,并将浴室门紧紧地关上。 裴佩怎么都没料到自己脱光了身子,站在花洒下沐浴的时候,慕之衍竟然就那么肆无忌惮的从外面闯了进来。 她吓了一跳,“你……你怎么进来了?!” 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慕之衍盯着她赤果的身子,目光紧了紧,视线灼灼,似要将裴佩烫伤。 “嘘——别出声!” 慕之衍捂住她的嘴,警告道。 “唔唔……你神经病!快出去!”裴佩有些气急败坏,别开脸的同时,双手下意识的交叉护在胸前,脚步连连往后退,“你衣冠禽……” ‘兽’字还未来的及喊出来,裴佩整个人就被慕之衍压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她没有穿衣服,而他却是衣衫完整。 温热的水从顶头蓬蓬头上洒落下来,淋在两个人的身上,氤氲的雾气下,裴佩感觉到有一道火热的因子正疯狂的发酵,膨胀。 他的目光好炙热…… 而她的脸颊也好热…… 慕之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浓墨的眼潭深陷了下去,色泽更暗些分,好看的剑眉微挑,“严雅婷又回来了,说是拿忘在我家的东西。” 什么?严雅婷又回来了? 裴佩怔愣了数秒,最后才意识到慕之衍闯进来的原因,虽然有情可原,但还是改变不了窘迫的气氛。 她脸颊泛红地推他,“你,你别靠我这么近!” 真是要疯了! 她的话才一出口,就又被慕之衍用手捂住了嘴巴,他强健的体魄再次压住她,一动不动。 低头,视线看定裴佩,眼潭深深,半俯身靠近她,低声道,“她过来了。” 什么?! 裴佩眼眸瞪大,眼底掠过几许慌张。 用眼神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掰开他捂着自己小嘴的大手,压低声音愠怒的问他,“那你还闯进来,你疯啦!” 要这副光景被发,那还了得?!就算什么都没有,也都没办法解释清楚了吧?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衍笙,浴室里情况怎么样啊,还好吧?”外面果然传来严雅婷的声音。 裴佩浑身一僵,慕之衍忙应了一句,“嗯,还好,没什么事。” 说完,他压低声音对裴佩说,“我跟她说我正准备洗澡,我现在先关上水阀门,你先披上浴巾,等我找个借口打发她,你再出来。” “……” 裴佩没有吱声,只点了点头。 因为除了这个办法,她也想不出别的办法来。 突然,外面又再次传来严雅婷的声音,“衍笙,你到底弄好了没?怎么还不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