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用自己的炽热来熨烫她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7章 用自己的炽热来熨烫她

沈如画开始懊悔,为什么她要说‘喂馒头吃东西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这种话呢,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她身边蹲下来,和她一同喂馒头吃东西了。 厉绝却没有半点不自在,就像是一个帝王一般舒展着修长的四肢,牢牢地,而又恰到好处地拥抱着她。 眼下这个姿势,是她困在他的怀里,后背贴合着他,露出来的双臂也贴合着他结实的手臂,别提多暧*昧了。 沈如画的呼吸开始有些急促,因为这份亲昵有些太过光天化日了,不管是从主屋还是别院,都能看见后院里的光景。 她有些坐立不安,整个身子都开始泛红,像极了煮熟的虾子。 偏偏厉绝像是有心戏弄她,有心看她窘迫,无论她的手臂躲去哪里,身后总有一双霸道遒劲的胳膊跟随着她,用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用自己的炽*热来熨*烫她。 她想起身,想逃开他,因为这姿势实在是太羞人了,太容易让人误解了,万一小琪和管家还有天音她们看到了会怎么想? 可惜的是,厉绝不给她任何逃开的机会,始终霸道地把她圈在自己的势力范围,根本不管别人怎么想。 又或许,他根本就是故意的。 好在,这样窘迫的时刻并不长久,馒头像是吃饱了,吐了吐舌头,不再吃他手心里的狗粮。 沈如画赶紧说:“馒头好像吃饱了,别给它喂了吧。” 厉绝这才不情不愿地起身,她心中暗喜,一下子站起身来。 或许是蹲得太久,又或许是她起身得太急,脑子充血之余,双腿也虚软得厉害,她打了个趔趄,厉绝顺手扶住了她的纤腰。 “怎么,头晕?” 她这才发现,他的声音竟然是沙哑异常,一种狎昵暧昧的音调,引得她面红耳赤,娇躯轻颤。 他体贴地揉了揉她的太阳穴,问:“好些了吗?” 真没想到他还会按摩这一招,跟之前截然不同的是,他的力度很柔和,小心翼翼地捧着她的脑袋,大拇指指腹轻轻地按压着她的太阳穴。 不得不承认,他按得很舒服,手法一流,很快她就不怎么觉得头晕了。 因为太舒服,她不自觉地闭上眼,轻轻地“唔”了一声,等到意识到从自己嘴里逸出这样的声音后,她倏然睁开眼睛,撞入的是厉绝那双烧起两团火的黑眸。 顿时,脸上一阵火烧火燎的。 “谢谢,我已经不晕了。” 她赶紧推开厉绝,并离他远一些,好像这样才安全似的,可她脸上的红晕已经泄漏了心事,厉绝睨着她的脸颊,淡淡地勾着唇角。 正好这时候小琪过来了:“二小姐,先生回来了。” “那好,赶紧请厉先生到客厅去坐坐吧。厉先生,我去给你沏一壶茶。”她说完,就小跑着往主屋方向跑去。 厉绝好笑着摇摇头,双手插兜,施施然朝宅子里走去。 沈如画沏好了茶出来,看见厉绝正跟父亲有说有笑着,她将茶端了过去,倒了一杯热茶后,退至后方。 厉绝抬起眼皮瞥了她一眼,似乎正要说话,衣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接了电话。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厉绝的脸色在顷刻间变幻千色,“什么,你再说一次?!” 对方又重复了一次,他半垂着长睫,神色看似平淡无波的湖面,看不出任何动荡,但沈如画隐隐觉察出一丝不寻常。 果然,他很快挂了电话,面色凝然地看向沈云道:“抱歉,沈先生,恐怕厉某没办法留下来吃晚饭了。” “厉总,出了什么事吗?” “嗯,是有点事,急需我回去亲自处理。” 沈云道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好,厉先生请忙。” 厉绝走得匆忙,临走前连跟沈如画说句话的功夫都来不及,连小琪都忍不住好奇地问:“厉先生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 沈云道蹙眉,说:“恐怕又是厉氏出了什么事,待会儿等着看新闻就知道了。” 姜果然是老的辣,沈云道的猜测没错,待到吃晚饭的时候,C城卫视就播报了一则有关厉氏的新闻: “据我台报道,今天中午两点,厉氏集团位于滨江路段的一处新开发楼盘发生爆炸,当场有一名女员工受伤,被送入加护病房。目前爆炸原因不明,警方已介入调查,我台将跟踪报道此事……” 什么,爆炸? 沈如画心口一惊,好好的建筑工地怎么会发生爆炸这种事?至少在C城,这种事情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一旁正用刀叉切着牛排的沈天音,冷嗤了一声。 她幸灾乐祸地说:“看来这树大就是容易招风,像厉绝这样的男人,身边总没个太平,我看啊,如画妹妹,你可得小心咯。” 沈如画抿了抿唇,“我为什么要小心,和我又没什么关系。” “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刚才我看你和他还在后院里亲亲我我呢。” 沈如画俏脸一红,嘟囔了一句:“事情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此时,新闻还在继续着。 画面接入爆炸现场,只见一名厉氏员工正在接受现场记者的采访:“请问,能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是有人故意在工地里安放了炸弹。” “有人故意安放了炸弹,对吗?请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爆炸之前,我们公司的一名女员工发现了那人的行踪,并和对方发生了冲突,只可惜我们还没来得及阻止,炸弹就爆炸了。现在苏小姐被送入了医院,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呢。” 恰在这时,多名保镖同时出现在了四周,现场记者也被隔离到了围场外。 “经过我们的采访,可以推测这是一场有计划的报复性行为……经过我们的调访,可以证实那名与嫌疑犯发生冲突的员工,正是厉氏集团的法律顾问苏薇……” 乍然听到苏薇的名字,沈宅里的人均是一愣。 随后,沈天音瞥了沈如画一眼,讥诮道:“难怪厉绝那么紧张,原来受伤的人,是未来总裁夫人啊。” 沈如画的心脏随之一紧。 ……………… 傍晚的C城下起了绵绵小雨,到处雾蒙蒙的一片,如同裹了层灰色的薄纱。 市立医院大厦门外早就等候了一帮记者,厉绝高大挺拔的身形从宾利车里下来,他的身影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 他眉目分明的俊脸更是英挺夺目,仿佛聚光灯般,把记者、病患以及路人的眼球都给吸引了去,存在感强烈得不容忽视。 记者们端着长枪短炮就要涌过去,可惜被三层保镖团拦在了外面。 厉绝一边从医院VIP通道往里走,一边听秦卫汇报情况:“医生已经给苏小姐做过全面检查,除胸肋骨裂痕和额头的外伤,她的腕骨也因为旧伤脱臼,肿得比较厉害,虽然现在是脱离了危险,但还没有苏醒过来。” 厉绝脸上是肃穆冷冽的神情,旁人看了都要躲得远远的。 到了顶层VIP病房的走廊上,厉绝挥了挥手,秦卫点头躬身后留在门口,他一个人进了加护病房。 病床上的苏薇脸色苍白如雪,原本嫣红的嘴唇找不到一点血色。 厉绝在病床边上挪了一把凳子坐下,不一会儿医生就进来了。 “厉先生。”医生对厉绝很熟悉了,点点头走进来。 “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面色凝重:“如果没什么大问题,苏小姐今晚就能醒过来,但由于轻微脑震荡的情况,有可能沉睡的时间会久一点。另外,还有一件事必须和您说清楚,她额头上的伤口愈合拆线之后,可能会留下疤痕。不过,请不要担心,现在医学发达,国内整形技术不比国外差……” 越往下听,厉绝的眉头蹙得更紧。 听医生的口气,苏薇什么时候醒过来还是个未知数,而且一醒过来还得面对额头上很可能留下疤痕的残酷事实。 她从小因为他的缘故,就在手腕上留下了疤痕,现在还要因为公司,在额头上破个相吗? 身上的疤痕还可以遮掩,可额头上的疤痕呢?厉绝很清楚一张漂亮无暇的脸对女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思及此,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 送走医生后,厉绝叫来了秦卫,询问他具体的事发经过。 “您离开工地后,我和苏小姐留在一号楼里,后来我跟刘经理去了二号楼,后来就接到苏小姐的求救电话,说她撞见一个可疑的工人正在打电话,说是要在工地里放炸弹……” 秦卫一边回忆当时的情景,一边说道: “我担心苏小姐出事,就立刻和刘经理赶过去,但还没来得及走近,一号楼里就发生了爆炸……再后来,我们就在一号楼旁边的一块草地里发现了受伤的苏小姐。” 厉绝点点头,“也就是说,苏薇见过那个人?” 秦卫说:“嗯,应该是吧,我也不太确定。不过,如果苏小姐是直接目击人,对我们找到嫌犯很有利,只不过照她这个情形,恐怕要等到她醒来之后才知道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