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衍佩番外 发高烧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70章 衍佩番外 发高烧

“我马上就好。” 慕之衍随意敷衍了一句,心里也很清楚,该早些出去了。如果再这么待下去,他自己都不知道之后会发展成怎样…… 他的目光还紧紧地盯着裴佩,“你先把澡洗完,别感冒。” “嗯。”裴佩点了点头,面颊绯红。却发现他依旧不动,便抬睫,羞愤地瞪了他一眼,“你先背过身去啊,你不背过去我怎么洗?” 慕之衍怔了一下,却又很快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你这副干瘪的躯壳,从上至下有哪个地方是值得我看的?” “你,你,你……”裴佩气得面红耳赤。 她的身材还干瘪?她这种前凸后翘的身材还干瘪的话,那别的女人该怎么办?还是说,慕之衍眼光高,喜欢国外那种大胸妹?什么恶俗的眼光! 正想跟他呛声,外面再次传来严雅婷的声音,“衍笙,需要我帮帮你吗?要不,你把门打开,我替你看一看。” 不是吧?你还想进来看看,你确定你看了现在这一幕,不会受刺激?!裴佩心里一阵吐槽,也赶紧加快了动作。 她三下五除二洗完了澡,并取了浴巾盖住全身,用无声的口型对慕之衍说,“我已经好了。” 慕之衍点点头,帮她把水阀门关掉,并转身往浴室外走去,裴佩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做了个手势。 不是吧,他打算就这么晾着她?她不感冒才怪! 慕之衍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将身上的那件外套取了下来,虽然外套已经湿了,但多多少少能御寒。 之后道,“我马上让她离开,你等着。” 一句‘你等着’,莫名地让裴佩感觉到了踏实。 外面的说话声果然越来越小,然后是砰的关门声,大概是慕之衍送严雅婷出去了,裴佩这才瑟缩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出来了。 客厅里果然一个人影都没有,慕之衍还真的是去送严雅婷了。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刚才严雅婷亲吻慕之衍的那一幕,裴佩心里那股难以言语的情绪再次涌了上来…… 直到鼻息间隐隐作痒,她又一次打了个喷嚏,“不行!得赶紧回房间换衣服,要不然真要感冒了。” 她回到阁楼,刚换上了衣服,忽然阁楼的门被‘哗啦’一声拉开。 裴佩吓了一跳,在见到进来的人是慕之衍后,这才长松了口气,然下一秒,却又再次紧张了起来。 因为自己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中长款的女式休闲衬衫。 衣衫下,胸前的玲珑傲然挺立着,透过薄薄的布料,能隐隐约约窥探见里面惹人遐思的的惷光,而腿根下还什么都来不及穿,只有长长的衬衫若有似无的遮掩着她粉色的翘臀。 慕之衍目光一沉,“故意的?” 裴佩刷地一下红了脸,忙拿了一条床单遮住自己,“拜托!是你闯进来的好不好!” 又不是她让他进来的,竟然说故意?是她的身体被看光光了好不好,真没见过比他还要厚脸皮的人! 裴佩气恼极了,用愤怒的眼神瞪视着他,“话说回来,你进来做什么?送走你那位雅婷小姐了?” 慕之衍瞥了她一眼,“嗯,她走了。” “真的走了?确定她不会再搞个回马枪?” “不会,我亲自把她送上计程车的。” 慕之衍的脸色稍有些不自然,想到刚才她光着骡着身子的那一幕,他的身体竟然有些发热,“我就是上来告诉你一声,你放心休息,她不会再回来了。” “希望如你所说!”她咬牙切齿地说。 慕之衍瞥了她一眼,临走之前,忽然说了一声:“对不起。” 这天晚上,裴佩睡得并不怎么好,大概是在阳台上吹了一阵冷风,后来又在浴室里受了凉,所以感冒了。 她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还口干舌燥得厉害。 后来半夜三更她实在是渴得受不了了,就来到楼下客厅,打开灯,去厨房倒了一杯水,仰脖一饮而尽。 转身回阁楼去时,忽然一阵头晕目眩,她眼前一黑,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 慕之衍大半夜的时候被一只‘老鼠’吵醒了,他听见外面有响动,还有亮光,就猜到一定是裴佩。 虽然后来外卖送到了,但裴佩并没有吃多少,估计她这会儿是饿了,所以又爬起来找吃的。 他原本没打算理她的,想着今晚上确实对不起她,就打算任由她闹腾。 谁知,外面忽然传来咚的一声,那声音显得很异常,而之后又是一阵诡异的寂静,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了,慕之衍赶紧起身出来查探。 没想到走出来一看,裴佩正歪躺在厨房玄关处。 “裴佩?裴佩!你醒醒!裴佩?!” 他走上去扶起她的脑袋,这一触碰,竟然发现她的体温不是一般的高,心里不禁咯噔一跳,“坏了!她发烧了!” 他赶紧将她抱到主卧室里,并打电话到楼下物业求助,让物业公司帮忙叫来社区诊所的医生和护士。 看得出来裴佩很难受,她烧得厉害,大概是觉得不舒服,用手按着咽喉,脸颊也红得厉害,触碰到的皮肤很烫手。 看着她这副难受的样子,慕之衍也跟着一颗心拧了起来。 好在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赶来了。 一番诊治后,医生得出结论,裴佩高烧四十度,需要立刻输液,同来的护士给她打了点滴。 临走时,医生又一阵叮嘱:“随时观察她的情况,如果一直高烧不退,就要送去医院了,否则烧出肺炎就很麻烦。” “好的,我知道了。” 慕之衍答应得倒是爽快,可他根本就没有照顾过别人,尤其还是照顾一个女人,看着床上躺着的裴佩,他一阵发呆。 裴佩的脸烧得很红,大概是药效还没起来,浑浑噩噩的全身火热,慕之衍看她这副样子,觉得干等也不是办法,就去洗手间里拧了一块毛巾,擦拭她烧得通红的脸颊。 蓦地,手腕被她拽住。 裴佩并没醒,迷迷糊糊地念叨着:“爸……你别走……爸……你回来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