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衍佩番外 照顾她一整夜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71章 衍佩番外 照顾她一整夜

毛巾从慕之衍手里滑落,他空空荡荡的掌心,被她轻轻按着贴在脸上。 他的手掌和心,一下子泛过一层涟漪。 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甚至从他离开涪天市福利院之后,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曾如此亲密地抚摸过任何人。 微微怔愣,发现自己竟然失神,慕之衍一下子清醒过来。 他下意识地要从她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却反被抓住,这一次她抓得比之前那一次还要紧,眉头紧蹙着:“爸!你别走!我就只有你了,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慕之衍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一刻竟然起了怜悯之心,他无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能任由裴佩紧抓住自己的手。 到最后,他干脆坐在地毯上,右手还被她紧紧抓着,不知道保持那个坐姿多久,直到他也坚持不住,靠在床边上睡过去。 再次醒来时,是被睡得迷迷糊糊的裴佩拽醒的。 她似乎是好了些,拽人的力气不小,竟然扯得慕之衍的手腕生疼。 “噢——”他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想该死的女人,这是恩将仇报吗? 睁眼一看,怔住了。 原来,刚才那一拽,是因为她翻了身,而这么一翻身,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被褥外面—— 光洁白皙的背部,纤细的腰肢,卷翘的臀部,还有他不想看却仍然看到的部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其实是有真材实料的。 等等,他在想些什么? 就像是一瞬间触电了一般,慕之衍猛地一下子抽回了手,并且就像是看到了猛兽一般,弹跳开一个安全的距离。 但看在她雪白的大腿还露在外面,他忍不住低咒了一声,又折回去替她掖好了被子。 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跑去了浴室,拧开水龙头,站在花洒下,任由花洒喷出的热水流遍全身…… 该死! 他到底是怎么了?! 一想到刚才那副香艳的画面,慕之衍的太阳穴就不停地跳动着,额头上的青筋隐隐突出,他下意识地猛甩了两下头,似要把那副旖旎的画面甩掉。 流过身体的热水像是千万只蚂蚁一般,在心里挠出痒痒的感觉,使得他全身的血液都在不断沸腾。 该死! 这样做似乎一点效果都没有,他索性关掉了温水。 水温急剧下降,冷水冲刷着身体,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却也因此热度褪去,一切终于回归平静。 他长吁了一口气,关了龙头,擦干身体后走出浴室。 刚来到主卧室门口,就想起裴佩还睡在里面,便顿住了脚步。数秒后,他将卧室里的门关掉,返身来到沙发前躺下。 看来,今晚只能沙发了。 折腾了一晚上,他也累了,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在这张对他来说略显狭小的沙发上睡着,但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干瞪着两只眼睛,不知道如何是好。 忽然觉得什么东西很刺眼,他看着天花板上的射灯。 找到原因所在,于是起身,将顶灯全部关掉,房间里黑暗一片,他缩回小小的沙发,闭上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他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一个翻身,让他从沙发上摔了下来,整个人又清醒过来。 他爬起身,困倦地躺会沙发。 然而每当他快要谁去过的时候,却总是摔下来,如此反复不知道多少回。 他的睡眠原本就不怎么好,每次都要折腾很久,这也是他为什么强令裴佩,晚十一点整必须睡觉,夜里不许乱折腾的缘故,就是因为他的睡眠太轻了,极容易被吵醒。 再这样下去,他怕是要失眠了,可是他真的很累很困…… 慕之衍哀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手表,指针已经指着凌晨三点。 他偏过头,瞄了一眼卧室的方向,里面感觉很安静,想来那女人睡得很香,顿时,心里蹿升一股无名火。 凭什么他一个屋主要睡在外面的沙发? 况且他照顾了她一晚上,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这样想着,他二话不说起身走向主卧室,推门而入,径直躺下。然后一阵感慨:唔,果然还是自己的床睡着最舒服! 只可惜,刚刚闭上眼,耳边忽然传来阵阵绵长的呼吸声。 原来,是裴佩翻了个身,离他很近。 “喂,动一动,躺过去一点!”他毫不客气地推了一下。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听见了,她果然动了动,只可惜是滚到了离他更近的地方。这一次,她呼出的热气,就在他的耳边。 “……” 慕之衍没辙,只好翻身背对着她。 却不想,下一秒,一条柔若无骨的手臂忽然横在了他的腰际,他太阳穴突突跳了两下,忍着把她的手臂放下去。 不一会儿,她又搭了上来。 “……” 慕之衍暗暗倒吸了一口气,转过身面对她,咬牙切齿地说:“你要是敢再乱动一下,我会让你尝一尝赖在别人家不走的滋味。” 这句威胁像是起到了效果,裴佩果然安静了。 慕之衍终于吐了一口气,任由她那只手臂搭在他的腰际,他太累了,也该睡了,再也经不起她的折腾了。 很快,浓浓的困意袭来,他终于合上眼,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大早,裴佩醒来的时候,慕之衍已经出门了。 发现自己是睡在他的卧室,她的脑子有片刻的当机,待隐隐约约想起慕之衍照顾自己的片段后,她又惊得呆住。 不会吧,昨晚上是不是她烧糊涂了,所以梦见慕之衍照顾了她一整晚? 迷迷糊糊恍恍惚惚中,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来,她拿起来一看,是沈如画打来的。 她揉了揉还有些浑浑噩噩的脑袋,道,“喂,厉太太,你有什么急事吗?一大早的就给我打什么电话嘛,你知不知道,我昨晚上还大病了一场耶。” 那头传来沈如画焦急的声音,“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之衍发短信告诉我这件事,我还不知道你昨晚发烧到四十度。喂,不是我说你啊裴佩,你也老大不小了,既然裴爸不在,你也该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