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衍佩番外 是美女还是才女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73章 衍佩番外 是美女还是才女

“也就是说,你和美丽的厉太太是老同学,而且还是厉氏集团的一名装潢设计师?” 布鲁斯雷夸张地盯着裴佩,一脸的震惊和惋惜,“哇塞,真想不到,你是美女还是才女,小衍衍居然让你做他家的小女佣,真是太大材小用了!” “呵呵,不敢当不敢当。” 还是第一次被人看作美女和才女,裴佩有些不好意思。 忽然,手腕一紧,沈如画将她拽到了角落里,“你跟之衍住在一起啊?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诶,也就这几天的事。” 沈如画一脸的‘气愤’不已,“什么,你居然瞒了我好几天?好你个裴佩,还不赶紧如实招来?!” 裴佩知道瞒不了,只好跟沈如画说了实话。 “天啊,你们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啊,之衍买的房子,正好是你家的房子?等等!” 沈如画眨巴着眼睛,忽然道,“不会是之衍故意从裴爸手里买走你家房子的吧?为了和你……住同一屋檐下?” 裴佩立即打消了她脑子里的蹿升起来的粉红幻想,“你别乱想了,那是不可能的,我跟慕之衍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你又不是他,万一就是我猜想的那样呢。” 裴佩挥了挥手,“你忘了,之前他的司机差点撞上我,我还被说成是碰瓷的,他连一声都没吭一下呢。” “你干嘛这么小气嘛,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误会……” “小小的误会?”裴佩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我要是走得慢一点,就成了车下冤魂了好不好!” “哪有那么夸张。” “就是这么夸张!” 两个女人聊得起劲,俨然忘了布鲁斯雷的存在。 而布鲁斯雷,也丝毫不介意自己被遗忘。 他已经看出来,这位叫做裴佩的俏丽女子和沈如画感情极好,就好比他跟慕之衍的关系,也因此,对裴佩越发感兴趣起来。 他一直静静地呆在一旁,嘴角隐隐含笑,看着两个‘吵’得不可开交的女人。 直到沈如画后知后觉地发现冷落了布鲁斯雷,忙道歉道:“哎呀,布鲁斯,真是抱歉,你瞧我们,真是太没礼貌了。” “没什么啊,我无所谓的。” “不不不,是我招待不周,我看这样吧,反正我和裴佩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不如我们一起聚个餐吧?叫上之衍一起。” “好啊。” 布鲁斯雷欣然答允,看着裴佩的眼神饶有兴致。 见沈如画不再追问她和慕之衍的事情,也就悄悄松了一口气。 坐上了车,沈如画就给慕之衍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聚餐的地址,并叮嘱他,下班后一定要去。 电话另一头,慕之衍挂了电话,正准备抓紧时间忙手里的工作,好赶去赴约,谁知这时候秘书敲门进来,告诉他有人到访。 慕之衍皱了皱眉:“刘秘书,不是说需要预约吗?谁允许你就这么放人进来了?” “如果拜访你的是我呢,衍笙?你也不打算见我吗?”一道清脆悦耳的年轻女声远远地传来。 一名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年轻女性徐徐走来,她一身浅绿色洋装,踩着白色宫廷鞋,步伐轻盈端庄,大老远就吸引了旁人的眼球。 秘书室的人纷纷开始猜测,这位美女是谁,竟然有这个自信,擅闯慕二少的办公室? 慕之衍闻声抬睫,微微一怔,“雅婷?” “没想到我会找到你的办公室吧?”严雅婷巧笑嫣然地说。 慕之衍敛了神色,“确实有些意外,其实你要找我,大可以直接给我电话,我们可以约在外面见面。” 知道他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严雅婷再次一笑,莞尔道:“我今天来找你,是因为公事。” “公事?” “嗯。”她点点头,“是这样的,我爸有意投资艺术画廊这一块,他认为缪斯集团是最值得合作的对象,所以特别派我当代表,与你谈一谈合作的可能性。” 慕之衍正觉得蹊跷,桌面上手机再次响起。 仔细一看,是父亲慕锦云打来的电话。 “之衍啊,严氏的严董主动联系咱们,有意要投资我们缪斯集团在国内市场的项目啊,他还特别让自己的女儿亲自到C城洽谈此事,可见严董对这件事情十分重视。” “我听说你和他女儿也是认识的,你们好好谈一谈吧,最好能打开合作。商场上嘛,多一个朋友总是比多一个敌人好得到,再说你现在刚刚进去国内市场,有一个底子好的合作伙伴,就是成功了一半。” 慕锦云在电话里说了很多,慕之衍也都听见了,但他心里很清楚,醉翁之意不在酒,父亲这是有意要撮合他和严雅婷,希望两家联姻。 而这件事,很可能是严雅婷自己跟严父提出来的。 他轻抬起眼睫,瞥了一眼沙发上的严雅婷,她大概是猜到了打来电话的人是他父亲慕锦云,不禁挺了挺胸,姿态比之前还要自信了许多。 慕之衍不显山不露水,并没有戳穿她,而是笑着挂了电话。 “雅婷,你想和我合作,为什么不早说?” 以为他是答应了,严雅婷欣喜地起身,“衍笙,你是答应和我们严氏合作了吗?” 慕之衍没有说话,笑着拿起车钥匙和手机,说,“走,我请你去咖啡厅坐一坐,和你这样面对面谈工作,倒是让我觉得有些不适应。我想,我们换一个环境,会更舒服。” 言毕,他的嘴角翘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顿时迷得严雅婷七荤八素,赶紧起身跟在他的身后走出去。 楼下就有一家气氛不错的咖啡厅,慕之衍找了一个还算隐蔽的雅座坐下,点了两杯卡布奇诺。 严雅婷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定焦在慕之衍的身上,想到昨晚上的那个吻,她就有些脸颊发热,“衍笙,你知道昨晚我……” 大概是觉得这些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显得太不矜持,她又改了口,“你知道,自从我们在欧洲最后一次见面,然后到昨天,我们有多久没一起吃过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