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衍佩番外 哈哈哈,逗你玩的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74章 衍佩番外 哈哈哈,逗你玩的

“嗯?”慕之衍微微一怔,“大概,也有三四年了吧。” “是啊,都三四年了。” 严雅婷长叹了一声,眼神幽幽地道,“能这样跟你面对面坐在一起,真好。衍笙,我真的好希望我们能每天都这样在一起……” “雅婷。” 慕之衍放下手里的杯子,忽然正色地看着严雅婷。 “嗯?” “严氏可以和缪斯集团合作,但是,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见他表情很严肃,严雅婷微微一怔,却又很快换上一脸的笑容,“没关系啊,你就当跟妹妹一起吃饭,这样总可以吧?” 慕之衍正要说话,忽然手机响起来。 是布鲁斯雷打来的,他接了电话,“喂?布鲁斯,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忙,可能会晚点过来,你那边……” “之衍,你家的小女佣出事了!刚被送去了医院!” 慕之衍脸色大变,“哪家医院?” “仁和医院!”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他挂了电话,就起身往咖啡厅外走去,严雅婷拽住他的手臂:“衍笙,你要去哪儿?” “雅婷,我有个朋友出了意外,被送去了医院,我现在必须过去,今天的事情我们先谈到这里吧,下次我们再约。” 说完,他转身就跑出了咖啡厅。 二十分钟后,慕之衍赶到了医院。 看见病床上躺着的裴佩,脸色苍白,头上还包了一块厚厚的纱布,正昏睡不醒着,他的俊眉就不自觉地深蹙起来。 “布鲁斯,这是怎么回事?她昨晚上还大病了一场,今天怎么就出了这种事情?” 沈如画坐在一旁隐隐抽泣,“是我的错,我不该叫她去画廊谈工作,应该让她好好在家休息的。” “这怎么能怪你,”布鲁斯雷抢着道,“明明是因为我,要不是因为有记者偷拍了我的照片,裴佩追去抢相机,然后不小心摔倒,她也不会把脑袋摔出脑震荡了。” “脑震荡?”慕之衍懵了。 不过才几个小时不见,她就被摔出个脑震荡? 另一边,沈如画频频摇头摆手,“真的不怪你,布鲁斯,如果不是我把裴佩叫到画廊,就根本不会出现后面的事情。” 慕之衍已经听出了个大概,顿觉头疼,于是发话道,“好啦,事情都发生了,你们俩抢着负责也没用。” “……” 沈如画和布鲁斯雷的脸色看起来都不太好,尤其是沈如画,看见裴佩为了追那名记者,竟从台阶上滚下去的那一瞬间,她吓得脸色都白了。 好在医生说她额头上的伤不深,只是少量流血,比较麻烦的是裴佩有轻微脑震荡的症状,需要卧床休息两三天。 “你们都回去吧,如画,你家里还有孩子需要照顾。至于你,布鲁斯——”慕之衍回头瞥了一眼布鲁斯。 “你现在是整个C城所有媒体争相报道的公众人物,去哪里都要特别小心,别被人拍到。我看你还是赶紧回酒店,这两天都不要出来了。” “……好吧。” 沈如画不放心裴佩,始终舍不得走,“要不,我让小琪来医院照顾她吧,顺便带些吃的过来。” “也好。” 慕之衍这才点了头。 他一直守在病房里,看着病床上的女人,眉头蹙得一点点变成川字型,尤其是她额头上的那个大包,尤其让他觉得看着心烦。 他微微俯身,单手撑在她的头侧,另一只手查探着她头上那道伤的宽度,看起来似乎还好,不算太长,只是半根小手指的长度。 也值得庆幸的是,她那张脸上并没有伤痕,伤痕都藏在头发里,要不然就算是破相了。 这样想着,慕之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谁知,就在这时候,裴佩忽然醒了。 一睁眼就看见面前的一张俊脸,两人的脸贴的很近,眼对眼,鼻对鼻,无论是谁,只要轻轻一个动作,那离得只差几寸的四片唇,一定会紧密地贴合。 而且,他的呼吸就喷洒在她的脸上,裴佩眨巴着眼睛,忽然一声尖叫:“啊——” 她猛推了一把,力气还不小,将慕之衍推出去了好几米,险些摔倒在地上。 慕之衍猝不及防被推出去老远,整个人有些懵,等回过神来,又有些恼:“你搞什么?!” 谁知,裴佩冒出来这么一句:“你,你,你……是谁?” 呆立了足足五秒钟,慕之衍才扯了扯嘴角,“该死的女人,你是在逗我玩的吧?”问他是谁?她是撞出了脑震荡,又不是撞失忆。 “不好意思,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还有……我,我现在是在哪里?”裴佩的样子怯怯的,像是惊弓之鸟,攥紧雪白的被褥。 “……” 慕之衍怔怔地瞪着裴佩,整个人都不好了。 却在下一秒,忽然看见裴佩哈哈大笑,笑得很没有形象地道,“哈哈哈,逗你玩的!你还真以为我失忆了啊!” 慕之衍那张脸由红转绿,由绿转黑,数秒内千变万幻。 见他沉默不语,薄唇紧抿,那张脸也变得很难看,裴佩这才收了笑容,讪讪地说:“那个什么,你别生气,我就是看你离我那么近,还以为你有什么企图,所以才逗逗你的嘛……” “我对你有企图?裴佩,你是撞出了脑震荡,不是撞出了花,所以不要幻想一些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 裴佩脸色一变,顿时有些窝火。 什么嘛,说的好像她有多么不堪似的,她不服气地说,“喂,你不要忘了,你还提出要我当你女朋友呢。” “那是交易,你懂?” 交易交易,听见这两个字,就让裴佩有些气恼。 这笔交易对她来说,好像除了‘能住在以前的房子里’这个好处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昨晚还被当成见不得光的人,晾在阳台上,导致她感冒了呢。 她气恼的嘟嘟嘴,“说起交易这件事,既然是交易,那我们立个契约书呗!万一哪天,我又被你丢在阳台上,那不是我比较吃亏?” “你说什么,契约书?”慕之衍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