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衍佩番外 那好,契约书我签!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75章 衍佩番外 那好,契约书我签!

他眯了眯精瞳,心想这个女人看来真是撞得不轻,只是没想到竟然没有被撞笨,倒是变聪明了,还知道立契约书这种事情。 “裴小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知道啊。”裴佩脸上也露出像狐狸一般的表情,“不过,这一次我要求的条件可不止一条。” 自从和慕之衍住在同一屋檐下,她算是明白慕之衍要他做女朋友的原因了。原来,他正被他那个有钱的亲爸催婚中! 所以,他才会拿她当挡箭牌啊。 听见她说要加大筹码,慕之衍整张脸都不好看了。 “所以呢,你想要得到什么?钱?还是别的什么?”慕之衍轻嘲一笑,“我看你还不如让我直接把房子免费送还给你得了。” “那倒不必,毕竟房子是有法律效应的,而且你也决定便宜一半卖给我了。”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慕之衍蹙着眉,忽然有些看不懂裴佩了,和她认识这么久,虽说不算太熟悉,但她也并不像是个唯利是图的女人。 正思忖着,忽然听见她说:“这个嘛……首先,取消十一点后不许开灯不许自由活动的规定。慕之衍先生,你也知道我是搞设计的,如果睡到三更半夜,我突然灵感来了,你要让我憋到第二天才把灵感画出来吗?只怕那时候灵感早就消失殆尽了吧?” “……” “啊对了,不许说我是你的女佣,既然你让我做你的女朋友,为什么又说我是女佣?你知不知道,这样做让我感觉到了极大的侮辱?好像我很见不得光似的,拜托,我也不想当你的女朋友好吧!” “……” “噢,还有一件事,我经常搞设计,能不能麻烦你把我的活动范围从阁楼,扩大到楼下的书房。以前我画设计图的时候,都是在书房里画的,你突然让我换一个地方,我觉得有碍于我的灵感发挥。” “可以,书房让给你也行,反正我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公司完成。” “那还差不多。”裴佩满意地点了点头,忽然又道,“啊对了,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一件事,我差点忘了!” 慕之衍感觉自己濒临爆发的边缘了,耐着性子问,“还有什么?” “以后没有对方的允许,不许带任何外人回家。”裴佩正襟危坐,一脸严肃地道,“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其他的免谈!” 慕之衍再次眯紧了精瞳。 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后悔了,裴佩赶紧道: “慕先生,你要清楚一点,现在我们可以说是搭档的关系,你需要我这个‘女朋友’做你的挡箭牌,不是我需要你。我要替你挡掉那些追求你的女人,搞不好我可是要受到人身攻击的,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我就提出那么一丢丢的要求,你还不答应?” 见他依旧沉默不语,裴佩哼了一声,“你要是觉得为难,那一切免谈,大不了我搬出去就搬出去,等我凑齐了三百万,把房子买回来就成!” 言毕,她忿忿地把脸别向一边。 慕之衍凝着面前的女人,将她那张分明苍白却又看着像极了一只小狐狸的脸,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 原本,他以为她还会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但没想到,不过如此。 “确定就这些,不是跟我开玩笑的?”他沉声说。 “是真的,这次可不是开玩笑。” “那好,契约书我签。” 提出契约书这件事,是裴佩这两天突然想到了,慕之衍愿意半价把房子卖给她,只是口头答应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保证。 万一哪天他后悔了,那她怎么办? 房子也没了,还忙活一场,那可不划算! 所以,她赶紧趁着他还没后悔的时候,提出签契约书的事情来。只是没想到她刚一提出来,他居然就答应了。 这倒是令裴佩颇感意外,一时间愣住。 “你答应了?” “嗯,我答应了。不过,你一定要遵守约定。” “当然了!”裴佩高兴坏了,身上不觉得痛了,脑袋也晕了,巴不得马上就可以签下契约书。 看她笑得像一只得逞的小狐狸,慕之衍不禁也笑了。 原本这就是一个极不划算的交易,他得到的唯一好处就是多了个能帮他挡‘桃花’的女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耍小心思,自己还是忍不住笑出来。 三天后,裴佩出院,沈如画来医院接她出院,见她气色好了许多,就忍不住问她和慕之衍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听说两人是即将签订契约书的关系,沈如画惊得瞪大了眼。 “不是吧?你们俩竟然玩这么大?喜欢他,就直接做他女朋友就好了,当什么契约女友?裴佩,这样不太好吧?哎,这个之衍也是奇怪,搞什么名堂嘛。” 沈如画大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 裴佩笑着说:“你别瞎想了,我和慕之衍不来电的。” “不可能啊,你们俩明明就很配。” “你是看谁都成双成对的,我看啊,一定是你的眼神有问题。” “好啊,你说我的眼神有问题?裴佩,我看你是活腻了。” 两个人一路上嘻嘻哈哈,车子刚刚抵达花园洋房,慕之衍的车子也到了。 他从车子里下来,从车子提过裴佩的行李,说,“我来吧。要不要上去坐一坐,喝杯茶再走?” 尽管裴佩坚持不承认,可沈如画不是傻子,她可是过来人,看人一向很准的,尤其是眼前这两个人,一定逃不出她的火眼金睛。 慕之衍不过是一句客气话,她才不会傻到真的上楼去当电灯泡呢。 “不了,得回去了,小米团还等着我呢。”小米团才刚满一岁,正是黏母亲的年纪,只要她不在身边超过两个小时,就要吵着找妈妈了。 “裴佩就拜托你照顾咯。” 沈如画别有深意地瞅着两人笑了笑。 “咳咳,”裴佩拽了拽沈如画,“我说,厉太太,你差不多得了,在慕之衍面前不要乱开我的玩笑哦。” “哎唷,还不许开你的玩笑,还说不喜欢?”沈如画憋着笑,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裴佩这副羞赦又矜持的样子,实在是太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