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衍佩番外 真是怎么看怎么配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76章 衍佩番外 真是怎么看怎么配

“我说你结了婚,成了孩子妈,怎么就变成了老司机了?你奏凯!我不要理你了!”裴佩懒得理她,转身就朝大厅里走去。 沈如画脸上一脸的坏笑。 身旁,慕之衍朝她微微颔首,转身也往里走去。 看着两人的背影,沈如画啧啧感叹,“哎,真是怎么看怎么配!” ……………… 裴佩进了屋子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手间,查看她脑袋上的伤势。 刚才她一下车就发现好几个路人都纷纷朝她投来奇怪的一瞥,难道是她额头上的纱布包得太难看? 洗手间里有个又大又宽的更衣镜,裴佩走过去,一眼看见她自己额前缠着的白色纱布。 伸出手拉下一缕头发遮挡,然后又将头发别到耳后,还是露出那块白色纱布来,她撇了撇嘴,果断放弃。 难怪那些路人看她的眼神奇怪,她这个样子就跟头上包了个大粽子一样,没区别嘛! “你应该庆幸,你没有摔破相。所以,就不要再唉声叹气了,等过几天就能好起来,到时候买个帽子戴上,就能遮丑了。”外面传来慕之衍的声音。 真是哪壶不提提哪壶,他怎么专挑难听的话打击她呢? 裴佩气恼地嘟了嘟嘴,听见慕之衍又说,“裴佩,你出来一下,给你看一样东西。” “看什么?” 她走出来一看,慕之衍手里拿着的是一张合同书,只见上面落款五个大字——交往契约书。 视线往下移,罗列着一条条的条款: 1、从即日起,慕之衍和裴佩的契约关系成立。 2、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如果是两个人的商讨下,也可以订婚。 3、互相尊重对方,尽量克制做针对对方意见的行为,可以商量约定见面的事情。 4、为了建立良好的契约关系,每周至少一次在公开场合约会。 5、由于认真交往,慕之衍将把XXXX花园A幢16号的房子,以150万的价格卖给裴佩,期间不得转卖他人…… 裴佩惊诧地抬头,瞪大了眼:“哇塞!慕之衍,你的办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呢,这么快就把契约书办好了!” “嗯,已经给律师公证了,所以说这份契约书是具有法律效应的。” 慕之衍倚靠在吧台边,双臂环抱,扬了扬眉,“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嗯。”裴佩点了点头,嘴角掩不住的笑容。 慕之衍见了,也不自觉地翘起了嘴角,“你最好是把这份契约书收好,免得到时候找不到,又赖在我头上。” “什么嘛,我是那么无赖的人吗?”她瞪他一眼。 “我只是事先提醒,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面无表情地说完,径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裴佩气得在后面吹胡子瞪眼,真恨不得扑上去拍一下他的后脑勺,改掉他那毒舌的坏毛病。 “啊,对了。”突然,他回头问,“你感觉身体怎么样?” “除了脑袋上包了纱布不怎么好看,医生叮嘱不能剧烈跳动,也不能洗头外,头晕的问题好多了。怎么了?”她蹙眉,反问。 慕之衍看了看她额头上的伤,说,“算了,还是等你伤好了再说吧。” “哦。” 裴佩摸了摸鼻子,并没有多想,注意力全然在她手里的那份契约书上。 回到阁楼,她将那份契约书拿在手里,翻来覆去读了好多遍,确定没有问题了,才将它收在书桌抽屉里。 “真不相信,我居然接受这样奇葩的交易。” 感叹的同时,又对慕之衍好奇起来:那家伙到底在国外的这两年经历了些什么啊?催婚有那么可怕吗?居然签这样的契约书,就为了赶走老爸介绍的相亲对象? 最离谱的是,她居然也参与了进来,如果被他亲爸知道,她是被请来当挡箭牌的,会不会从英国赶来杀了她啊? 裴佩忽然打了个寒颤,然后捂着胸口拍了拍。 应该没那么可怕吧,再说她也是没办法啊。 这么想着,她又安心了些,“算了,还是赶紧睡觉吧!请了几天假,没去上班,都不知道被扣了多少工资了,肯定还会被卢佳琳那些人挤兑,生活不易啊。” 裴佩把自己丢在床中央,深呼吸一口气,嗅着家里的气息,竟然就这么睡沉了过去。 周末,裴佩起床的时候已近中午,慕之衍没有周末这一说,一大早就出去上班了,所以两个人并没有碰上。 脑袋上的伤已经好了,裴佩出门先去了一趟医院,医生给她拆掉了头上的纱布。 她问:“医生,我这个还有多久才能洗头啊?头皮痒痒的,好难受。” “嗯,可以洗,不过要小心,不要挠得太重,另外洗完头发一定要先吹干,濡湿的头皮环境容易滋生细菌,要是感染了就不好了。” 裴佩点点头,“那我一会儿去找家美发店洗洗头发。” 出了医院后,她果然在附近找了一家美发店洗头,头发洗到一半,就接到慕之衍打来的电话,“你现在在哪里?” “额,我正在美发店,有什么事吗?” 慕之衍的声音听上去很严肃,“能出来一趟吗?是一件十万火急的事。” “现在?”真要命,她刚洗到一半呢。 皱了皱眉,她答,“你把地址发过来吧。” 想到他说是一件十万火急的事,裴佩也不敢怠慢,让洗发小哥用最快的速度给她洗好了头发,又稍稍化了个淡妆,便往慕之衍发来的地址赶去。 去了才知道,那里竟然是C城大剧院。 慕之衍正在门口等着,表情很焦急的样子,她喘着气跑过去,“不好意思,久等了吧?” “迟到了五分钟,”他掀开衣角看了看腕表,然后牵起她的手腕就往里走去,“不过,现在进去也不算迟。” “额,我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听音乐会。” “音乐会?”裴佩懵了。 最小到大她就不怎么喜欢音乐,更别说是这种古典音乐会,她敢打赌,只要一进去坐下,保准她能从开始睡到最后。 “我能不进去吗?”她顿住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