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衍佩番外 为了公平起见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79章 衍佩番外 为了公平起见

沙发上是一串很可爱的小乌龟钥匙扣,粉色的乌龟壳,还镶了金边,仔细一看,乌龟还是笑着的。 顿时,裴佩少女心爆棚。 “哇——好可爱!”当看见小乌龟钥匙扣的那一刻,裴佩心里就不生气了,满心满眼都是对这一只小乌龟的喜爱。 见她是喜欢那个小乌龟钥匙扣的,慕之衍就放心了。 也因此,又起了逗她的心思。 “话说回来,这么算起来的话,好像对我是不太公平的。毕竟我都被你亲了好几次,也抱了好几次,甚至还看光了几次,为了公平起见,我们是不是该礼尚往来?” 什,什么,公平起见?他指的是…… 蓦地一个激灵,裴佩本能地抬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疯了!疯了!谁要跟你礼尚往来啊!我警告你哦慕之衍,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慕之衍抢断道:“那样的话我很难做。” “你几个意思?” “我们在很认真地交往,当然要有进度。” “谁想有进度啊,我不要!” “那当初就不要签契约书啊,不然就赔违约金。” “什么违约金?” 裴佩脑子里还有些懵,直到此时才清醒过来,忙拿起契约书,这才发现最后一页最下面,赫然写着——如有任一方毁约,将支付三百万违约金。 O——M——G! 300万?不就是他从爸爸手里买走这套房子时所花费的钱吗?就知道他还惦记着那另外的150万,真是可恶! 偏偏某人火上浇油地道,“裴小姐,你在签字之前,不会没看清楚这些条约吧?” 不得不说,他现在说的这些话,的确是有些流氓化了些,不过这种逗她的感觉还不错。 思及此,慕之衍嘴角也不禁翘了起来。 裴佩不可思议地瞪着他,好半晌才说出话来:“慕之衍,你,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吗?” “怎么会。” 慕之衍微微俯下身,脸上展开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我们已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怎么会威胁你呢。你也不要太担心,我们慢慢赶进度就好。” “进,进,进度……”裴佩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但是,如果裴小姐真的那么想要公平的话,不如先把前几次偷亲我的,都让我一次性补回来,然后再跟我谈公平,如何?” 慕之衍说话时,竟一步步走向她,裴佩吓得连忙往沙发里躲,“站住!慕之衍,你敢过来我就……” “哈哈哈——”慕之衍已经憋到内伤,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裴佩气得咬牙切齿,要不是这时候手机响起来,她差点就忍不住直接将那只粉色的乌龟钥匙扣丢还给他了。 她接了电话:“喂?如画?有事么……后天?现在还说不定……相亲啊?还是不要了吧……那倒不是,你也知道我和慕之衍不是真的男女朋友啦,不过……” 话到一半,忽然手里一空,手机就被慕之衍抢了过去,“喂,如画,是我,裴佩这后天没空,因为她已经和我有约了。” 裴佩张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瞪着他,“我什么时候和你约了后天……” 还不等她把话说完,慕之衍已经挂了电话,裴佩气得满脸憋红。 “我说,慕之衍,你现在这是在做什么?你这样偷偷听别人电话,很不道德知不知道?慕之衍,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仿佛他是十恶不赦的人,裴佩说得那叫一个义正言辞。 慕之衍忍着笑,道:“不是我偷听,是你就坐在我身边,不想听不该听的全都听见了,我有什么办法。还有,裴佩,要跟我论道德,你是不是先要检讨自己?你都和我是契约男女朋友的关系了,你还想着出去见别的男人?” 顿了顿,他伸手捏了捏自己的下颌,一副沉眉思索的样子,“看样子,契约书的确还需要修改,应该再加上一条‘交往期间不允许结交其他异性’的约定。” 裴佩听着他的一席话,简直憋屈到快要吐血了。 “慕之衍,我们不是真的男女朋友好不好!”她忍不住吼道。 他挑眉,又凑近她一寸,“你要是愿意,我不介意把关系变成真的。” “你,你,你……简直是疯了!” 算了,懒得理他这个疯子! 裴佩气极了,蹭蹭蹭地就上了楼。 ……………… 沈宅,沈如画挂了电话,就欣喜若狂地跑回主卧室里。 厉绝正在哄儿子睡觉,看他睡着后的小脸儿红彤彤的,嘴角就抑制不住地翘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老公老公,不得了了,我发现之衍真的跟裴佩有猫腻呢!” 厉绝大老远就听见沈如画的声音,生怕吵着儿子睡觉,赶紧做了个“嘘——”的手势,沈如画缩了缩脖子,把声音压低了一倍。 然后,她拉了拉自家老公的衣角,到了角落里。 “老公,我跟你说哦,刚才我打电话试探裴佩,说要给她介绍一个好男人,正好之衍就在她身边,而且好像听见我跟裴佩说相亲的事情了,你知道他什么反应吗?” 通常,厉绝对这种八卦的事情时不感兴趣的。 不过他很清楚,如果他表现出没什么兴趣的样子,肯定是会惹老婆大人生气的。 于是挑了挑眉,佯装很感兴趣的样子问:“我猜不到,你说说看。” “他居然把手机从裴佩手里抢过去,还说后天已经和裴佩有约了,你说说,以你们男人的角度来看,之衍这个反应,是不是不喜欢裴佩去见别的男人?” 厉绝听了,倒是觉得有些意外。 没想到慕之衍还能有这样的反应,就他那种榆木脑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觉悟?确实稀奇,难怪老婆大人感到惊奇。 “确实是有些不寻常,如果真是没感觉,不该有这个反应。” “对吧,我也是这么觉得。” 厉绝微微颔首,挑眉又反问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不该给慕之衍一点实质性的刺激吗?” “刺激,什么刺激?” 沈如画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