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爱上一个人的征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8章 爱上一个人的征兆

秦卫的脸上露出一抹自责的表情:“都怪我,不该留下苏小姐一个人的,如果当时我在场,她就不会出事了。” 厉绝低垂着眉宇,没有说话,表情极为严肃,还有几分懊悔。他觉得,真正要自责的,应该是自己。 如果当时他没有和苏薇闹不愉快,没有一个人离开工地,或许就不会出这么大的事,苏薇也不会受伤了。 他轻拍了拍秦卫的肩头,说:“谁都不会料到这件事会发生,你不必自责。秦卫,这些天你多派些人手过来守着苏薇,在还不知道具体事因前,我们要做好一切防范措施,以免更糟的事情发生。还有,警察局和媒体那边,都要及时做处理。” “好的,厉总,我现在就去办。” 厉绝凝着双眼紧闭的苏薇,内疚感比秦卫还要深。 他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离家出走,父亲也在几年前离他而去,如果说这世上还有最亲的人,也就只剩下苏薇了…… 思绪飘摇,忽然床上的人动了动,厉绝一下子回过神来。 “苏薇,你醒了?”他问。 苏薇张嘴动了动,随即抬手摸向自己的额头。 手指刚刚触碰到纱布,她就蹙了蹙眉心,倒抽了一口冷气:“好痛……” “你别动。” 厉绝赶紧阻止她,将床位调高了些,让她躺的更舒服。 “你受了伤,需要静心休养。” 苏薇点点头,却又像是想起什么,急问:“对了,阿绝,抓到那个人了吗?我看见他在打电话,他说他要炸楼……阿绝,你是没看见,太恐怖了,那个人竟然要炸楼!” 苏薇仓皇失措间,抓住了厉绝的手,似乎还惊魂未定。 厉绝反手抓住她:“苏薇,你冷静一下,都过去了,我没事,工地里也没有出多大的事。你慢慢说,不用着急。” 苏薇怔了怔,这才稍稍缓和了脸色。 看她情绪平复了,厉绝这才问道:“苏薇,你看见那个人了?” “我没看清,因为他带着一顶安全帽,还带了一个大大的口罩,又是背着我的。” 点点头,厉绝又问:“那你看清楚他穿的什么衣服了吗?” “跟工地里工人们的衣服是一样的,我想,他应该是提前混进工人队伍里的。” 厉绝蹙着眉,若有所思。 “嗯,如果那人真的是事先混在工人队伍里,只要资料真实,应该不难查出,怕就怕在他的资料很可能是假的,那样就难查了。” 正说着话,秦卫轻轻敲了下门,进来了。 “厉总,刚才警方查到的资料,工人里有一名一个月前进来的工人,资料全是假的,现在要找到他,恐怕不容易。” “不容易也得找!” 厉绝紧绷着脸说完,就要和秦卫一起出去,手腕却被紧紧拽住。 他回头,看见苏薇一张苍白的脸。 苏薇蕲艾地看着他,“阿绝,不能留下来陪我吗?我……我希望你留下来。” 像是很怕他会拒绝,苏薇紧拽住他的手,表情蕲艾,有着不一样的病态美。 她急切地道:“阿绝,我跟你认错,你原谅我好不好?跟你发脾气是我不对,我不该为了赵晨枫和沈小姐的事情跟你吵架。我发誓,以后我不再和你赌气吵架了,我只希望你别离开我,可以吗?” 脸色苍白的苏薇,看起来全然没有平日的妩媚和耀眼,脸色憔悴得可怕。 像是生怕再也见不到厉绝似的,她紧紧地拽住他的衣袖,央求道:“阿绝,留下来陪陪我,好吗?求你了……” 厉绝愣了下,随即神色柔和了下来。 “你放心,我不走,这几天我都会在医院里陪着你。” “真的吗?” 苏薇欣喜地瞪大了眼,脸色终于浮现出一抹红晕。 “阿绝,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会留下来陪我!可是公司那边,你要怎么办?” “不是还有秦卫吗?况且,我也可以留在医院办公。”厉绝重又坐回了病床边,脸上终于浮现出柔和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放下心来,苏薇望着他的目光显得比往常都要痴迷。 良久,她止了笑容,抬睫问他,“阿绝,我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你还要留院观察几天,到时候拆了线,就可以出院了。” 苏薇怔怔地望着他,喃喃地道:“那我真希望能一辈子留在医院,那样你就会天天来医院陪着我了。” 厉绝紧蹙起眉头:“胡说八道什么?不管你有事或没有,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 “阿绝,这可是你说的。” 苏薇笑盈盈地说着,眸底又浮现出那抹痴迷。 阿绝,这可是你说的,不管我有事没事,你都不会丢下我不管,这是你对我一辈子的承诺,我不许你反悔! 苏薇微微埋下头,藏在留海下的黑眸,划过一抹惊人冷冽的精光。 ……………… 时间转眼即逝,一晃四五天就过去了。 没有厉绝出现的日子,似乎时间过得很缓慢,每一天都那么的平静。 如果是在以前,沈如画最喜欢这种安宁平静的生活了,可现在的她,却无端地觉得寂寥,心烦,不安,郁闷…… 中外美术史课上教授讲些什么,沈如画是一个字眼也没听得进去,随手拿了一张纸,用铅笔在上面描画着。 刚下课,裴佩的咋呼声就在耳边响起:“哎哟喂,这画的是哪位帅哥啊?” 沈如画惊得回过神来,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竟在画纸上画下了一张人脸。 要命的是,她画的竟然是厉绝! “让我看看,我们C大校花到底是在画谁呢?唔……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裴佩说着,就从桌面上抽出沈如画面前的那张画纸。 她吓了一大跳,赶紧在画纸上乱画几笔,可惜已经迟了,裴佩已经拿走了画纸。 “画这么帅,是你男朋友吧?快说,是谁?耶,等等,好像是那位霸道总裁呢!” 裴佩仿佛发现新大陆一般的兴奋。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喜欢上人家了吧?” “才没有呢!我怎么会对他有那种想法……你快还给我啦!” 沈如画的脸上已经浮现出掩饰不掉的红晕。 “对他有想法又怎样,我倒是很看好他呢。” 裴佩的话匣子彻底打开了,“我的闺蜜必须要有高富帅来配才行的,比如说,像厉绝那样的男人。” 沈如画的脸已经绯红一片,裴佩忍不住笑话她,“瞧瞧你,还说对他没想法,都脸红成这副模样了。” 敛了脸上的笑意,裴佩认真地说道: “说真的,厉绝又帅又多金,是每个女孩儿的梦中情人,像他那样的男人,不知道多少女人趋之若鹜,你能不能驾驭他就是个问题了。而且,他比你大了几岁,说不定会有代沟呢。再说了,我们都没有谈过恋爱,到底什么是爱情,我们都不明白。” 裴佩的话简直说到了沈如画的心坎里。 她叹了口气,苦恼极了。 是啊,到底什么才是爱情? 要怎样,才是真的爱上了一个人? 蓦地,裴佩又话锋一转:“不过,我表姐倒是跟我说过,如何判断自己有没有爱上一个人。” “怎么判断?”沈如画的兴致一下子被调动起来。 裴佩扬了扬眉,问道:“我问你,你有没有和谁在一起时,觉得心跳加速,就像是触电一样?” 那一刻,沈如画脑海里浮现出厉绝的身影,那天傍晚,他蹲在她背后,圈着她的手臂一同给馒头喂食…… 犹还记得当时的场景,她心跳加速,像是要晕过去了似的。 难道,那就是爱上一个人的征兆? 裴佩见她怔然不语,又问:“那我再问你,有没有一个人,当你们不在一起时,你会不自觉地想念他?” “想念?”沈如画讶然。 看看画纸上那张熟悉的脸,答案仿佛呼之欲出。 她不知不觉地画着他,是否就代表着,她在想念他? 意识到这一点,沈如画的脸色瞬间变得窘迫极了。 “如画,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吧,快告诉我,到底是不是那位霸道总裁啦!” “没有啦。” 沈如画支支吾吾着,躲开裴佩探究的目光。 “哼,不讲义气!沈如画,你就藏着掖着吧!” 裴佩忿忿地戳了下她的额头,敛了神色,忽然变得认真起来:“不过话说回来,像厉绝这样的男人,要是真的跟他谈恋爱,那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女王啦!” “女王?”沈如画好笑地摇头,“我从来没想过当什么女王。” “你不想当女王?!” 仿佛听了天大的笑话,裴佩惊呼:“像你这样的家世,这样的脸蛋儿,这样的身材,就该是天生的女王好不好?就算不是女王,至少也该是一个公主,和白马王子快快乐乐的生活。” 裴佩糟心极了,“我要是你啊,才不会白白浪费了这么一张漂亮脸蛋儿呢!” 可沈如画却是兴趣缺缺,“我想要的生活其实很简单,我只想无忧无虑地陪着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