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衍佩番外 给对方取一个爱称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80章 衍佩番外 给对方取一个爱称

厉绝坏坏地一笑,说,“要不然依照他那个死脾气,估计打死也不会承认的。他不承认,就别想他和裴佩之间有什么进展。” 经自家老公一点拨,沈如画恍然大悟地点头,并竖起了大拇指,“老公,你真厉害!” 闻言,某人挑了挑眉,阴腔怪调地说,“你的意思是,老公我平时不厉害?” “呃?” 还不等沈如画反应过来,纤腰就被厉绝紧紧一搂,“看来老公我还得好好表现表现,免得让老婆你不满足。” “喂,我什么时候说不满足了?”沈如画惊得头皮发麻,瞬间俏脸嫣红,“厉绝,你等等唔唔……” 之后的话,全被某人封缄在唇齿间。 ……………… 翌日清早,裴佩起来后到楼下吃早饭,竟然难得的看见慕之衍坐在餐桌上。 “太阳真是打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在家吃早饭?”裴佩咋咋呼呼地说着,立刻表现出自己的惊奇。 准确地说,是惊喜。 因为,当她走到餐桌旁后,发现慕之衍不止做了自己的早餐,还做了她的早餐——牛奶、麦芽面包、煎蛋和蓝莓酱。 虽然她并不太习惯吃西式早餐,但慕之衍做的也算是不错了。 而且,那煎蛋做得不老不嫩,火候刚刚好,闻起来还特别香,卖相也很不错,他居然在盘子边上用圣女果和薄荷叶加以点缀。 裴佩也确实饿了,不管是不是西式早餐,都直接吃了再说。 没想到味道还很好,她很快就吃掉了半个面包。 冷不丁地,听见慕之衍突然说:“我们互相给对方取一个爱称吧。” “噗——”裴佩一个惊吓,就将嘴里包着的牛奶给喷了出来,险些溅到慕之衍的身上。 取爱称? 他脑子是进水了吧? 居然要给对方取爱称?! 慕之衍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云淡风轻地看了裴佩一眼,又道,“你希望我叫你什么?佩佩?这个名字似乎和你的本名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唔,要不叫你佩儿?小佩?不过,我个人觉得,佩儿这个名字倒是蛮适合你的。” “哪里合适了?!” “我觉得挺合适的。” “你……”裴佩见了鬼一般盯着他。 这一定不是慕之衍,这一定是假的慕之衍,对,一定是假的! 她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地道:“慕之衍,你可是堂堂的缪斯集团二少爷,居然做这么幼稚的事情,这样真的好吗?!” “我觉得挺好的,毕竟这样才有逼真的效果,总不能我叫你裴佩,你叫我慕之衍吧?这样的称呼,听起来实在是不像男女朋友。” 裴佩整个人都不好了:“你真的要这样吗?肉麻兮兮的!恶……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夸张地打了个寒颤。 他挑了挑眉,继续逗她,“情侣间本来就是这样的吧,你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谁说我没谈过恋爱?!”裴佩的脸都憋红了,“我说你才是呢,都多大年纪了,还做这种幼稚的事情,很好笑好不好!” “你说我老?31岁算老吗?对男人来说,是正好的年纪。” “哎哟,如果你真的那么想的话,就算是吧,但也比我大了整整六岁好吧!” 这下子,轮到慕之衍的脸色变绿了,“大六岁就老了吗?我觉得正合适。” “拜托,你没听说过三岁就是一代沟的话吗?你可是足足大了我六岁呢,相当于大了我两个代沟,好不好!”裴佩怒目圆瞪地道。 看她气得好像是要扑过来的样子,慕之衍忽然笑了。 “好了,不跟你争了,称呼的事情你想一下吧,总之叫彼此的本名,绝对不行。”他起身,指了指餐桌上的刀叉和盘子,“剩下的这些垃圾,就由你来收拾了。” 说完,他拿起公文包和车钥匙朝门口走去。 “我凭什么要收拾这些东西,喂!慕之衍,你站住!” 裴佩的咆哮声从身后传来,慕之衍没回头,兀自抬头挥了挥手,算是跟她道了别。 门被关上,眼睁睁看着慕之衍的背影消失在门外,裴佩气得恨不得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 “取爱称是不是?好啊,取就取,那我来想想,取什么好呢……臭屁大王?混蛋二少?还是慕魔王?” 慕之衍来到楼下,想起刚才和裴佩斗嘴的那一幕,越发觉得有趣。 他掏出车钥匙,在触碰到新挂上去的那个蓝色乌龟钥匙扣后,动作一顿,笑容在他嘴角渐渐拉伸开来。 就在这时,一通越洋电话打来。 垂眸一看,打来电话的是他远在英国的亲生父亲慕锦云。 “爸。” “之衍,我听说你身边有个在交往的女人?” 笑容在脸上凝固,虽然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没想到,消息还是这么快就传到了父亲的耳朵里。 不用猜也知道,定然是从严雅婷嘴里传过去的。 “爸,既然你都知道了,我想也没什么好说的。没错,我现在有在认真交往的女人。” “认真交往?”慕锦云沉声质疑道,“你才回国多久,就开始交往了?对方到底什么底细,你了解吗?你现在身份不比以前了,一定要提防着点,以防那些……” “爸,”慕之衍出声打断道,“我跟她是在以前就认识的,说起来也算是知根知底,虽然不是出身名门,不过家里人都很单纯。” “你们以前就认识?”慕锦云颇感意外。 “对。” “既然如此,你怎么确定她不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后,才开始跟你交往的?” “爸,我知道你关心我,其他事情我都可以听你的,不过这件事,希望你能让我自己做主,可以吗?” “之衍……” “爸,”慕锦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慕之衍再次打断,“你那边也该是晚上吧,我的事情你真的不用操心,您应该多注意休息。好了,爸,我正准备去上班,就这样吧,我挂了。” 言毕,慕之衍果断地挂了电话。 电话另一端,慕锦云盯着手中黑掉的手机屏幕,深深地蹙起了眉头。 两秒后,他放下手机,吩咐手下道,“去!查一下二少爷现在正在交往的那个女人,看看她是什么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