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偷亲慕之衍的后遗症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83章 偷亲慕之衍的后遗症

偷亲慕之衍的后遗症不止如此。 这天晚上裴佩也睡得不太好,梦里慕之衍一直在她身后追着她,说:“你偷亲了我,为了公平起见,我应该亲回来才对。” 吓得裴佩立刻惊醒过来。 她赶紧爬起来,到楼下喝了几口水,转而去浴室洗了个脸,抬头看着镜子里迷茫的自己,心里抱怨:看来受慕之衍迫害的影响不小,不小心亲了他一下,竟然造成了后续的无限烦恼。 裴佩长吁了一口气,擦干净脸,走出去看了看时间,五点四十五分。 她一步步上了台阶,回到阁楼,懒懒地躺回床上,反复想着慕之衍的一言一行。 唉,也就是她倒霉,摊上了慕之衍,还签订了那个什么狗屎契约书,要换做是别的女人,肯定受不了他的。 这样想着心里有似乎好受了些,大有一副大义灭亲的凛然感。 第二天,慕之衍很早就去上班了,没有见到他的人,就不会为了昨天那次‘偷亲事件’而跟他尴尬面对了。 最好是晚上也不要碰面…… 裴佩心里暗暗祈祷着,愉快地吃了早饭去上班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祈祷起了作用,慕之衍这天晚上竟然没有回家,裴佩暗自高兴,心想太好了,终于可以独享自己的房子了! 日子好像回到了几个月以前,她惬意地做了晚饭,吃完之后洗了脸,敷上了面膜。 为了赶画廊的设计稿,今晚她决定加班,于是一边敷面膜,一边泡了一杯蜂蜜薄荷茶,还弄了点宵夜的饼干吃。 没有慕之衍在,裴佩心无旁骛,竟然一画就是凌晨十二点。 最后一笔画完之后,她将设计稿收了起来,而就在这时,慕之衍回来了。 “他怎么回来了?还以为他今天不回来了呢。”裴佩心里这样想着,还是去给他开了门。 慕之衍的脸色看起来很疲倦的样子,看见她从书房出来,微微一顿,有些意外,“原来你还没有睡?” “嗯,我加班赶设计稿呢。”裴佩盯着他,反问,“你怎么这么晚回来?” “缪斯艺术馆快要正式开业了,所以事情比较多。” 裴佩点了点头,他现在身份不同,不再是单纯的画家衍笙的身份,而是慕家二少爷的一员了,又担负整个国内市场的重任,自然是很忙的。 不过这跟她都没什么关系,她只是礼貌性地问一问罢了。 见她没什么兴趣,也不担心他,慕之衍微微蹙了眉,正要说话,忽然闻到一股香味,“你在吃东西?” “额,一点宵夜,是我自己烘焙的饼干,要吃一点吗?” “嗯。”他点了点头。 裴佩不知道他压根没吃晚饭,只拿了一小碟的饼干来,没想到眨眼的功夫就被慕之衍全部吃干净了,她这才后知后觉——原来他还没吃晚饭。 “你不早说,厨房里还有点剩菜剩饭,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可以做成汤饭吃。” “你要为我做?” “要不然呢,你会做汤饭吗?”她发问。 慕之衍摇了摇头,裴佩撅了下嘴,“所以咯,还是我来做吧。” 天知道她昨晚睡得不好,这会儿又加了班,其实早就有些困了。 好吧,就当做一次好人。 裴佩这样想着,于是去厨房忙活起来。 她刚刚敷了面膜,此刻皮肤白净明亮,慕之衍远远地盯着她的脸,此刻很自然地想到了一个常用来形容女人皮肤的东西——剥了壳的鸡蛋。 “你干嘛一直看我?” 裴佩终于发现慕之衍在看她,一时间有点不自然。 “没什么。”慕之衍淡淡地道,“你今天气色不错。” 裴佩惯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心想,这是在夸她皮肤好吗?不禁心头一跳,又怕他是在戏弄自己,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 慕之衍好像也没再继续看她,而是出去了,裴佩悄悄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松了一口气。 等她端着热气腾腾的汤饭出来时,却发现,慕之衍竟然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就那样坐着,一手搁在大腿上,一手随意地侧放在沙发上,略微仰头,闭着眼睛,后腰枕在一个长条形状的靠枕上。 裴佩轻轻地将碗筷放下,不动声色地贴近他,伸手在他鼻尖一擦,那温和、舒缓的气息掠过她的指尖。 她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平时都是他逗她,现在轮到她逗他,似乎挺好玩儿。 她胆子大了起来,又点了点他的长睫毛。 他任之摆布。 看来慕之衍是真的累了。 裴佩心想,要是换做自己,别说是公司总经理,就是一个装潢部总监,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大概也能把她累趴下吧。 不过话说回来,他一副极为克制、极有修养的模样,连睡姿都和苦行僧一样,这样的慕之衍还真是挺帅的…… 裴佩看着看着,不由得笑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到角落,关上了灯,室内的光线暗了下去,这样慕之衍可以睡得更舒服。 然后,返身去厨房,收拾灶台上的那些垃圾。 而就在她离开不久,慕之衍就睁开眼睛了。 惯性的动作是抬起手臂看时间,正好是凌晨十二点半,他听到厨房里窸窸窣窣的动静,心想裴佩怎么还在忙。 他起身径直走向厨房,看见裴佩正持勺缓缓地搅拌汤锅里的汤饭。 “你在做什么?” 裴佩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转过身,慕之衍就站在离自己几步远的地方。 “哦,是我做的汤饭,有点多了,我正准备搅拌一下,然后装起来,明早还可以吃。”她将长勺放在一边,顺手要去拿一个大碗。 慕之衍直接走过去,手从她身后绕了过去,按住了她的手,声音低缓,“我来。” 轻轻的一碰,就像是触电了一般,裴佩想起那天与他的贴面接触,身子微微一顿,下一秒立刻退后了两大步。 “你站那么远做什么?” “不是说你来嘛,呵呵,”裴佩讪讪地笑了笑,扯出一个笑容来,“我站远点,免得妨碍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