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衍佩番外 愿赌就要服输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84章 衍佩番外 愿赌就要服输

她是怎么了,不过是离他近了一点而已,整个人就像发烧一样! 好在慕之衍并没有看见她脸红的样子,也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而是去餐厅里吃她盛的汤饭。 “我还是第一次吃这个。”他用勺子舀着碗里的汤饭,时而又搅拌着,忽然幽幽地说。 裴佩惊讶地说,“不会吧,你在涪天市的时候,没有吃过吗?这种食物应该很常见吧。” “嗯,真的是我第一次吃,以前没什么机会,和朋友聚餐几乎都是中餐,偶尔自己吃饭要么西餐,要么就是汉堡解决了。” 听他这么一说,裴佩了然地点头,同时也很好奇起来,“那你尝尝,看看合你的胃口不?啊对了,你先吹一下,免得烫舌头。” 慕之衍果然照做,第一口汤饭吃下肚子里后,忽然手里动作一顿。 裴佩的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里,“感觉怎么样?” 却见他嘴角一笑,“还不赖。” 她长吁了一口气,心想幸好。 折腾了这么一会儿,竟然困意全无,慕之衍忽然提议道,“要不要和我玩一盘棋?” 裴佩挑了下眉:“好哇。” 慕之衍洗好了手,裴佩也坐在了沙发前,两人开始下棋。 玩的是跳跳棋,慕之衍垂眸,神情莫测地看着一盘玻璃珠子,问道:“你想赢吗?” “嗯,什么意思?” “你如果想赢,我可以让让你。” “……”裴佩顿时有一种被对手轻视的挫败感,很不服气地说,“我才不用你让,我很会玩跳跳棋的。” 她没说谎,小时候和亲戚玩这个,总是她赢。 慕之衍却笃定地一笑,“那输了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好。” “愿赌服输。” 裴佩眯了眯眼睛,表示怀疑,“你是不是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这才是玩游戏的乐趣不是吗?除非你怕输。” 挑战欲顿时被挑起,裴佩偏不信邪,“谁说我怕了,赌就赌!” “好,这可是你说的。” 五分钟后,慕之衍速战速决,完胜裴佩。 裴佩恹恹地看着一脸得意的慕之衍,懊恼地撅着嘴,却也不得不服输,“说吧,要我答应你一个什么要求?” “让我亲你一下。” “什么?”裴佩的心跳突地快了一下。 “我说,让我亲你一下。” 慕之衍看着她的眼睛,不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态度郑重,“这是赢家对输家提出的要求,输家要兑现。” “可是……” 不等她把话说完,慕之衍抢断,“这是我们事先说好了的,愿赌服输,你不会想赖账吧?” “……”裴佩嘴角一抽,这男人……居然说她赖账。 “才没有嘞!”她忿忿地瞪他一眼。不过她也不笨,很快指着自己的脸蛋儿说,“只准亲脸,不准亲嘴!” “没问题。” 慕之衍应着,然后朝她挑了挑眉,又使了个眼神,似乎很期待的样子。 裴佩深呼吸了一口气,一副终于下定决心的样子,倾身,侧过脸颊,还紧紧地闭上了眼睛,像是等着被他‘宰割’的模样。 慕之衍看着她,险些失笑出声。 她这副模样实在是滑稽又可爱,顿时就起了捉弄她的心思。 他忽然抬手,轻捏住她的下颌,裴佩只觉得下颌一紧,原本别开的脸庞被他摆正,她顿时有股不好的预感。 随即,就睁开了眼。 面前是慕之衍放大数倍的脸,裴佩愣住,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慕之衍那张俊脸就罩了下来。 思维在那一刻停顿,她睁大眼,心脏骤然在胸腔里不受控制地突突乱跳起来。 心跳德十分剧烈,裴佩几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直觉想推开他,却反被慕之衍钳制住双手。 他身上异样好闻的味道源源不断地笼罩着她,无法形容的快乐感,从他的唇轻柔地传递到她的唇间。 裴佩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暖洋洋的,整个人像是踩着棉花糖。 直到唇间一凉,恍惚中好像听见慕之衍说了一声,“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 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陶醉其中,裴佩的脸顿时红得像是西红柿。 她立刻往后弹跳了一大步,并故意义正词严地说,“慕之衍,我没想到你会趁机提出这样无耻的要求,勉强我做这样的事情,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慕之衍从容地看着她,然后伸手点了点她的耳朵,“你不喜欢的话,为什么会有反应,耳朵还这么红?” “……” “再说,你不是一直要求公平吗?昨天你碰到了我的脸,刚才我睡着了,你还偷偷揩我的油,我亲你一下不是应该的?”他口吻平淡地反问。 “你怎么知道?”裴佩惊得头皮发麻,顿时脸更红了,“你刚才根本就没睡着,对不对?!” 他挑了挑眉,意思是默认了。 裴佩又气又羞,却也拿他没辙。 慕之衍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拍了拍手,将茶几上的棋盘收好,“时候不早了,都睡吧。” 睡?都这样了,她哪里还睡得着?! 裴佩瞪着那罪魁祸首,发现慕之衍是一副若无其事的姿态,更是气恼无比。 她正朝他吹胡子瞪眼,已经走到主卧室前的慕之衍忽然顿住脚步,回过头来看向她,道,“对了,我让你想的爱称,你想好了没有?” 裴佩见鬼了一般瞪着他。 真是无语了,一直以为他是闹着的玩的,但没想到,他还真有替对方想个爱称的打算。他不会真的要叫她佩儿吧? 见她不说话,慕之衍笑了笑,自问自答地说:“如果你还没想好,我倒是想到了一个——阿衍,以后你也可以叫我阿衍。” “阿衍——”裴佩愣住。 阿衍…… 阿衍…… 这个称呼听起来,似乎的确不错。 见她怔怔傻傻的样子,慕之衍再次一笑,“怎么样,这个名字还不错吧?你要不要叫我一下试一试。” “才不要!” 慕之衍才不管她那么多,兀自道:“就这么说定了。” 言毕,他朝她眨了下眼,转身进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