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衍佩番外 送她去上班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85章 衍佩番外 送她去上班

第二天,裴佩是故意磨蹭到慕之衍出门后,她才下了楼。 之后又故意磨蹭了几分钟,才拿起包包出了门。 眼看着再晚点就坐不到八点的那一趟公交车,她有些着急起来,如果这一趟公交车坐不到,就得迟到了。 没想到她刚下来,就发现门口一身西装革履,像是在等人的慕之衍。 他正双手抱臂倚靠在车旁,双眸紧闭,仿佛有些疲惫,一身黑色的衣裤,清俊修长的身影静静地伫立在那里,让她脚步不觉一顿。 他怎么还没走? 心里咯噔一跳,不会是在等她吧? 她摇摇头,打消这个想法后,蹑手蹑脚地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 然而,正要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的双眼忽然睁开,直直地向她看来,那一双漂亮的眼眸让她微微一怔。 她暗暗吸气,佯装自若地问:“你怎么还没走?” “走,上车。”他为她拉开车门。 “我干嘛要上你的车?!” “作为你的契约男朋友,我还没吃早饭,你不该陪我一起去吃早饭吗?”慕之衍用手指着自己,又指了指她,“你也没吃吧,正好一起吃。” ‘契约男朋友’这三个字,从他嘴里自若地说出,却令裴佩震撼无比。 “喂,你小点声好不好,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跟你签定了那个什么劳什子的契约书嘛!拜托,C城市民都很单纯,接受不了这种事情的多得很,我可不想被人误会我跟你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留言这种事情太可怕,她从如画身上看得太多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一看到慕之衍,她就想逃跑。 但慕之衍根本不理会她的抗拒,伸手将她捞上了车,很快车子启动了,以极稳的速度向前滑行。 车内一直嘀嘀地重复着某种机械提示的声音,裴佩脑子还有些乱,根本没注意那个机械化的提示音是什么。 直到慕之衍踩下刹车,整个人向她倾来,左手从她的胸前伸过。 裴佩条件反射地向后缩去,伸出手交替挡在胸前,防备地瞪着他。 他黑眸微沉,平静而严肃地直视着她,右手抓住她的手腕,一一拉开并用力地按下,身体向她靠近的很厉害,整张脸几乎就要贴到她的脸上。 裴佩的脑海里,又开始自启程序。 昨晚上的那个吻,仿佛慢镜头一样在脑子里不断重现…… 他的左手拉下安全带,嘴唇贴在她的耳边,以极低的声音道:“你听不见安全带的警报器在响?” 话落,啪嗒一声扣好了安全带,裴佩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慕之衍瞥了她一眼,坐直身体后,开始重新启动车子,裴佩眨了眨眼睛,迟迟回过神来,却不敢看他的脸。 她忽然想一头撞上车窗,天啊,真是丢脸丢大了! 而此时的慕之衍,却微微勾了勾嘴角。 这个早饭吃得真是够呛,裴佩根本不敢去看他的脸,总觉得他一直盯着她的脸。 有好几次她看回去,却又发现他根本不是看着她的方向。 这样一来,搞得好像她在偷看他似的。 终于沉不住气了,她问:“喂,慕之衍,你到底吃好了没有?我上班要迟到了。” “阿衍。” “嗯?” 慕之衍放下碗筷,抽出纸巾优雅地擦了下嘴,然后抬睫看向她,“叫我阿衍。” “……” “不叫我阿衍,我就不走了。”慕之衍干脆翘起了二郎腿,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现在正是上班高峰期,你坐公交车肯定是来不及了。” 言下之意,她只能做他的车去上班。 但如果不叫他一声‘阿衍’的话,他可以拒绝载她。 这个该死的男人,居然拿这种事情来要挟她! 偏偏她没别的办法,只能妥协。 抿了抿唇,她微微抬睫睨了他一眼,莫名其妙地脸上一热,仿佛好不容易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一声“阿衍”。 慕之衍故意装作没听见,皱眉,道,“你说什么?大声点。” “阿衍……” “你不是刚刚吃完了海鲜面?怎么说话有气无力的?快,叫大声点,我听不见。” 裴佩气得不行,这次扯了嗓子喊了一声:“阿衍——阿衍阿衍阿衍!阿衍阿衍阿衍阿衍阿衍阿衍……” 他想听,她就叫个够,这样总行了吧! 她像复读机一样,搞起了恶作剧,慕之衍无语极了,赶紧阻止她,“好啦,偶尔记得喊我一声‘阿衍’就行了,不用一直叫。” 他的眸光柔和,嘴角微扬,唇边漾着温暖的笑意,不再是嘲弄,逗趣,戏谑,而是宠溺的笑容。 他喜欢她这种欲盖弥彰而又矫情的可爱表情,让他就是这么迫切地想要迫害她。 裴佩止住了声音,大概也是喊累了,恼羞地按了按桌上的服务铃,要了一杯水,润润嗓子。 喝了水,她气咻咻地起身,很有骨气地起身说,“我决定,我就是迟到,也要自己走着去公司!” 本想就此分道扬镳,但慕之衍却不吭一声直接将她拖上了车,将她的抗议自动忽视。 即使车内冷气十足,也没有让裴佩奔腾的内心冷静,只是莫名地烦躁与闷热。 她不停地啃咬着手指甲,脑子里早已搅合成了浆糊,摇下车窗,夹杂着闷热因子的夏日空气扑面而来。 这样一来,热气更叫她心烦意乱了。 等到快要到厉氏大厦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停车!我要求在这里停车!” 老天,她怎么忘了,现在慕之衍是什么身份,怕是到了公司楼下,一定会被同事们认出来,她还不被大家的口水淹没? 可是慕之衍却置若罔闻,根本不听她的,直接将车驶到了厉氏大厦楼下。 裴佩生怕被人发现,赶紧拿包挡住自己的头,然后飞快地下了车,说了声:“再见!” 慕之衍看着她一路狂奔,时不时因为高跟鞋不适,路线扭成了蛇形,不知不觉嘴角又慢慢地上扬成一抹优雅的弧度。 裴佩一进公司大门,就有个名叫莎莎的同事立即迎了上来,用手指着外面,“佩佩姐,那个大帅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