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衍佩番外 故意找她的茬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87章 衍佩番外 故意找她的茬

裴佩脑子里还浮现着刚才的画面,只觉得一肚子都是火。 一气之下,她甩开了慕之衍的大掌,骂了一句‘混蛋’,就转身要回去。 “裴设计师。”慕之衍忽然出声,阻止她,“你要去哪里?” “当然是回去上班!” 裴佩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拂袖又要走。 “慢着。”慕之衍懒懒地出声道。 “慕之衍,你还要做什么?”裴佩没好气地瞪向他。 慕之衍幽眸如星,道:“看来你是贵人多忘事,刚才你们厉总的秘书怎么说的,让你负责招待我,这么快就忘了?” “……” 裴佩咬牙切齿,低眉捏紧了拳头。 若不是旁边有店员看着,她一定会冲上去捏死他:“那么慕先生现在是想怎样,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呢?” “没看见我的衣服湿了吗?”慕之衍挑了挑眉,指着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去帮我选一套衣服,替我换上。” 她瞪大眼,“这种事情还需要我为你服务?你又不是没有手没有脚!” “裴设计师,我现在可是厉总邀请的客人,你这个态度,我如果汇报到——” “我选!我替你选一套,行了吧!” 裴佩气恼地道,然后扭头,往衣架上随便指了一套,对店员说:“麻烦把这一套西装拿给这位先生换上。” “等一下!”慕之衍再次出声。 裴佩没好气地瞪向他,“又怎么啦?!” “我要你亲自替我换上。” “慕之衍,你——” 他笑了笑,再次提醒她,“别忘了,是你们厉总吩咐的。” “……”裴佩气极,却也无可奈何,只得拿着那套衣服,跟他一起去了换衣间。 慕之衍已经脱掉了原先那件湿了一大半的衬衫,裴佩将干净的衬衫给了他,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她替他扣上扣子。 裴佩咬着银牙,强自压下心中的怒火。 下一刻,替他扣上衬衫上第一颗纽扣时,用力地一拉,恨不得立刻勒死他,她咬牙切齿地说:“大混蛋!” “裴小姐,扣子不是这么扣的吧?你这是要蓄意谋杀公司贵客吗?” “你是故意来找我茬的吧?我看你跟刚才那位卢设计师挺配,是她打湿了你的衣服,你应该让她替你换才对吧,她一定超级乐意。” 她忿忿地道,用力过度,扣子险些被她掐断。 又或许是这么一用力,她的手背无意之间划过他的下颌,他墨黑的瞳孔陡然收缩,整个人就像是触了电一样,颤了一下,呼吸跟着一窒。 他知道她无意,但是不知为何,和之前那个自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不同,裴佩的触碰,对他而言成了一种可怕的挑逗。 裴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却在眼眸对上的那一瞬间,迅速转向其他地方。 她在心中嗤了一声:真是莫名其妙,喜欢折磨人的大混蛋! 裴佩浑然不知,仍旧在和那一排纽扣作斗争。 看着他胸前衬衫上松开的衣扣,露出颈间和胸口处的肌肤,一阵恍然—— 四周好像都被自动屏蔽掉了,眼前只有他健壮的胸肌,蜜色而光滑的肌肤,肌肉纹理清晰,饱满而有力…… 该死的! 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她的心一慌,手一颤,用力一过度,果然就把他衬衫上的一颗纽扣给扯了下来。 “额……”这下麻烦了,衣服还没买,就被她扯掉了纽扣,也太悲催了吧?! 感觉到她的异样,慕之衍嗤笑一声:“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在觊觎我美好的肉体?所以现在是在故意对我进行挑逗?” “神经病!闭嘴!”被他看穿,裴佩尴尬的不仅是脸颊微微泛红,就连两只耳朵也跟着红了起来。 挑逗的是他好不好,要不是他变态的提出要她替他换上衣服,她又怎么会紧张到扯断掉纽扣?! 好在店员对此并未深究,另外拿了一件衬衫过来,裴佩禁不住,装作生气的样子,把衬衫丢给他:“还是你自己换吧!” 这一次,慕之衍没再坚持,而是自己换上了衬衫和西裤。 走出来一看,裴佩的脸还在泛红,表情依旧慌乱,看得慕之衍的嘴角处不由得上扬。 接下来,不论她是站着、弯腰,还是半蹲着,他的视线从她脸红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离开过她。 或许是察觉到这炙热的视线,裴佩差一点没虚脱,结巴地说:“好了,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回去吧,不要让厉总等久了。” 慕之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道:“你紧张什么,脸那么红?” “我哪有!” 她踩着高跟鞋,气咻咻地回到公司,看着慕之衍跟在后面进来了,她赶紧用最快的速度进了员工电梯间。 像慕之衍那样的身份,应该是坐直行电梯的,想到终于不用被他炙热的视线一直盯着,裴佩情不自禁地松了一口气。 却没想到,在电梯间闭合的一刹那,慕之衍挤了进来。 “……”她一脸错愕地瞪着他。 电梯向上运行,不知道哪个楼层停住,呼呼啦啦涌进来一群人,直上到电梯响起报警声,最后一个倒霉蛋才不甘不愿地退了出去。 挤来挤去,不知怎的,慕之衍被挤到了裴佩的身前,她一抬头就能看见近在咫尺的他的胸襟。 他呼吸的时候,胸膛微微起伏,裴佩甚至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吹拂着自己的额发,她的脸颊又开始不自觉地泛红。 真是要命!为什么她觉得这趟电梯,简直慢如蜗牛?! 于是,她僵直着身体,一动都不敢动。 最糟糕的是,周围都是人,无处可退,眼睛也不知道该望哪里放,只有死死地盯着他新买的那件衬衫上精美的LOGO。 好不容易挨到倒数第二层,其他人都出了电梯间,只留下裴佩和慕之衍。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心想太好了,不用那么挤,以至于人贴人的站着了,却忽然眼前一黯,一道黑影向她欺来。 瞬间,她整个人石化。 耳廓处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慕之衍的声音穿透她的耳膜,“你还要脸红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