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离他的心越来越远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9章 离他的心越来越远

“我的天!沈如画同学,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人生苦短?像你这样的大美女,就应该追求轰轰烈烈的爱恋,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即便是死,也要谈一场感天动地、气壮山河的恋情才对!可你呢?你却说,你要一辈子当个尼姑,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才好了!” 裴佩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脸色涨红,就差拿铁锹敲她的木鱼脑袋了。 沈如画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说要当尼姑了?我只是说我还不想恋爱,还不想结婚,只想陪着我爸……” “那还不是一个意思!”裴佩白了她一眼。 沈如画笑了笑,没再跟她继续斗嘴。 她现在更关心另一件事,一件目前她急于办成的事。 “对了裴佩,我记得你有个表嫂是开画廊的,她那里是不是有材质优良的画框可以定制呢?” “是啊,怎么了?” “我想问问定制一个画框需要多少钱?” “要看木材的好坏了,好的最起码也要上千块以上,一般的也就一两百块吧,根据尺寸大小也有些价格的浮动。话说回来,你问这个干什么?”裴佩疑惑地反问。 “哦,帮我一个朋友画了几幅画,需要画框,想问问价钱。”沈如画含糊其辞地道。 裴佩嗤之以鼻,一本正经的严肃逼问:“你给我老实交代,是不是送给厉绝的?” “没有啦,准确地说,是我爸的朋友。”为了免遭逼问,沈如画干脆撒了个谎。 “真的?” “当然是真的。” 裴佩用一副探照灯似的眼睛在沈如画身上上下巡梭一番,突然间眼神一变,她神经兮兮地盯着沈如画。 “好了,就不逼供你了。看在你是我好闺蜜的份儿上,用最好的木材,就给你打个八点五折。” 言毕,她又妆模作样地摇摇头,叹息道:“哎,可惜了,如果是给你喜欢的男人定制画框,我起码让表嫂给你打个六折。” “啊?六折?” “觉得可惜了,是吧?” 裴佩朝她直扬眉,“你就直说吧,到底是不是你喜欢的男人。是的话,我马上打电话给表嫂,让她给你打六折!” 沈如画纠结了许久,还是摇摇头:“算了,就八点五折吧。” “我去!” 裴佩简直要给她跪下了,“这样都骗不倒你?死丫头,口风这么紧!” 沈如画没和裴佩计较这么多,心里只想着尽早把那副小苍兰画完,好早日送给厉绝。 只是有些担心,这都好几天不见面了,他在做什么? 就这样冒冒失失地送画给他,会不会太唐突,会不会给他造成困扰? 还有,他会喜欢她画的小苍兰吗?毕竟,那只是一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苍兰,又是出自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画手…… 如此思绪辗转,时间一分一秒渐渐流逝。 放学后,她径直去了裴佩表嫂开的画廊,定制好了画框,用兼职赚来的薪水付了钱。 隔天后取了画,亲手检查了画框质量,再小心翼翼地包装好,送去给厉绝。 她挑了傍晚的时候送去,心想那个时候他应该下班了,因为怕打扰他工作,沈如画没有去他的公司,而是带着画直接去了厉家。 管家是见过沈如画的,一眼认出她来,颇有些惊奇的样子。 “沈小姐?” 不知道为什么,沈如画隐约觉察出管家的眼神有些奇怪。难道是她的登门造访,果然太唐突了么? 心下有些慌乱,她怯怯地问:“您好,请问厉先生在家吗?” 不待管家回话,忽然,从宅子里传来一道柔软娇媚的声音。 “赵伯,是谁来了?” 沈如画闻声望去,瞥见一道熟悉的倩影。 苏薇。 太阳穴猛地跳了跳,沈如画的脑子一下子陷入空白,实在是太意外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在厉绝家里见到苏薇。 此时想走已是来不及,苏薇看见沈如画后,抬脚走了出来。 管家赵伯赶紧迎回去:“哎呀,苏小姐,您怎么出来了?先生吩咐过,务必让您好好躺在床上养病,不能受凉。” “我没事。” 沈如画杵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心底繁复。 苏薇那是略显凹陷的黑眸,划过一丝叫人捉摸不透的冷光。 她浅浅地笑道:“原来是沈小姐啊,你是来找阿绝的吧?快进来坐。赵伯,快给沈小姐沏壶茶。” 用的,是女主人的口吻。 沈如画硬着头皮点头,“苏小姐,你好。” 刚来就要走,显然不合适,她只好跟着进去。 坐下来后,苏薇指着她手里的画框,问道:“沈小姐,那是什么?” “是我送给厉先生的画。厉先生生日那天,我没准备礼物,就想着画一幅画补送给他。” “能让我看看画的是什么吗?” “……好啊。” 沈如画报以一笑,心底突然觉得自己好狼狈。 她将外面的包装纸慢慢撕掉,画框一层层剥露出来,最后一整幅漂亮的小苍兰就完完全全地出现在眼底。 “真漂亮,是你亲手画的吧?” “是的。” 苏薇淡淡一笑,凝视着画布,倒真像是在欣赏一幅美丽的画作。 良久,她点头赞叹道:“唔,看构图就知道这是一幅很用心的作品。背景很干净,主体突出,虽然只是一株简单的兰花,但整个画面给人很平稳的感觉。关键是画的这么栩栩如生,我都好像是闻到兰花的香味儿了。” 语毕,她看向沈如画,“沈小姐,你真不愧是C大艺术学院的高材生,画的真好。” “过奖了。”沈如画扯了下嘴角,意外地道,“苏小姐也懂画?” 苏薇笑了笑,不知是不是有意的,说道:“阿绝的母亲也很喜欢画画,以前常常听她讲这些,也陪她看过不少画展。” “是这样啊……” 沈如画像是魔障了一般,心里一片波澜,只觉得天空都阴暗了下来,心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自卑感。 她根本就不知道,厉绝的母亲也喜欢画画,难怪他要雇佣画师画画…… 不一会儿赵伯走过来,问苏薇想吃点什么做下午茶,苏薇很仔细地想了想,一一作答,看她的神情就像是对这个宅子了如指掌,未来总裁夫人的名讳绝不是虚有其表的。 似乎,只有沈如画是多余的,她恨不得自己根本就没来过。 再无兴致久待,她起身告辞:“苏小姐,我就是来送画的,既然你的身体刚刚痊愈,还需要静养,那我就不打扰了。” “我让赵伯送送你。” “不用了,这幅画还有劳苏小姐替我转交给厉先生。” “行。” 沈如画留下画,起身快步离开厉家。 待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外,苏薇的眸底就划过一抹暗流。 她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回头厉声吩咐道:“赵伯,马上把这副画拿出去扔掉!” “啊?丢掉?!可是……”赵伯感到很为难。 苏薇再次呵斥:“让你扔你就扔!出了什么事,有我担着。还有,不许告诉阿绝,沈如画来找过他。” “好的,苏小姐。” 苏薇是公认的厉氏未来总裁夫人,就连赵伯也不敢忤逆她的意思,只好将画拿去后院扔掉。 ……………… 厉绝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管家一直在客厅等着,见到厉绝就说:“先生,苏小姐还在别院等着您。” 厉绝顺手松了松领结,正要去别院,却发觉管家似乎有话要说。 “赵伯,怎么了?” 赵伯想起沈如画的事,不知道该不该跟厉绝说,但最后还是改口道:“没什么,苏小姐已经等您很久了。” 苏薇的父母都在国外,为了更好的照顾她,厉绝特地将她接到家里,让佣人们尽心尽力伺候她。 别院的卧室里,宽大的贵妃椅上能完全容纳一个女人纤细的身影,苏薇斜躺在椅子上,正低头读着手中的一本书。 因为刚刚洗过澡,只穿着一套海蓝色睡衣,海藻般长发从肩上侧落了下来。 听见脚步声,苏薇转过头来。 看见厉绝站在门口,浅浅地笑了笑,双眼弯成好看的弧度,“阿绝,你回来了?!” 声音,是略带兴奋的。 厉绝果然信守承诺,不但将她接来了家里,还将她安置在舒适的别院里,有吃有喝,什么都依着她,也不让她做任何重活,就连下地走路,都有人照料着。 可是,她能看到厉绝的机会少之又少。 他仅仅是在早上出门前,和晚上回家后,到别院里来陪陪她,其余时间都是在厉氏为工作忙碌着。 说起来,他倒是做到了他的承诺,可苏薇却觉得,她好像离他的心越来越远了。 厉绝在她身边坐下,笑着问:“今天感觉怎么样?” “嗯,挺好的。” 苏薇凝着他松开的领结,里面是好看的锁骨,和结实有力的胸膛,她贪婪地看了许久,情不自禁地伸手环住了他的腰际。 姿势这样暧昧,厉绝不禁蹙了蹙眉心。 不动声色地推开她,他漫不经心地抚弄着袖口,甚至没有看她:“苏薇,你看还需要点什么?” 感觉到他的疏远,苏薇脸色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