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衍佩番外 被刺激的后果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91章 衍佩番外 被刺激的后果

她嘟了嘟嘴,不得不承认说:“你说的也没错,我可以答应你,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和交际圈,但你也该给我起码的信任,别搞得我好像是一个滥交的女人一样。” 慕之衍深深地瞥了她一眼,“只要你做得到,我就能做到。” 裴佩这才点了点头,算是与他和解了。 ……………… 半个小时后。 慕之衍一边转动着手中的车钥匙,一边走进办公室内。 刚坐下来不多久,手机就不停地振动起来,他不用看来电号码,也知道那夺命追魂CALL来自何方。 他懒得理会对方,对手机置之不理。 不过一会儿,秘书拿着一部手机进来了,额头上渗着细细密密的汗水:“慕二少,英国那边大小姐打来电话,让您一定要接电话。” 慕之衍蹙着眉头,盯着那部手机看了数十秒钟,最终还是接了过来。 刚刚“喂”了一声,电话那头一道熟悉尖锐且刺耳的声音传来:“慕之衍,你敢不接听我的电话?!” “不敢。”慕之衍掏了掏耳朵,一副嫌弃皱眉的样子,“只是太忙,没时间接闲聊的电话而已。” “慕之衍,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雅婷为了你,只身一人从英国去了C城,你却把她当傻瓜打发,你说你还有良心吗你?!” 光从言语上,足以听出对方是一个强悍的女人。 慕芝芝,慕锦云唯一的女儿,自从慕之衍认祖归宗回慕家后,慕芝芝对慕之衍照顾有加,也是第一个认定严雅婷为弟媳妇的人。 慕之衍听着话筒里慕芝芝的话,就能想象得出,她脸上是一个怎样气愤的表情,肯定是仿佛天塌下来一样。 不得不佩服严雅婷的本事,竟然能惊动父亲,还能惊动了他那个强悍的大姐。 他顺势往身后的办公椅上一坐,右手极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话筒里再一次传来慕芝芝的怒吼声: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想要证明自己,就不要往自己身上揽污点,那个女人我听说了,你最好是离她远一点,听见没有?!” 慕芝芝脾气不太好,但是对他这个私生子身份的弟弟,却是有情有义的。 说其慕之衍的个人问题,慕芝芝是一副忍无可忍的口吻:“你还是衍笙的时候,无论你在外面有多少个乱七八糟的莺莺燕燕,都无所谓。可现在不同,你姓慕了,你交往的女人必须符合我们慕家的身份。” 慕之衍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姐,我已经按照你们的意思,放弃了画画,现在是还要放弃自己的婚姻吗?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姓慕!” “什么?”慕芝芝大骇,短暂的停滞后,怒喝道,“之衍,你竟然为了那个女人,打算放弃慕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慕芝芝的曲解,令慕之衍愣住,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这个问题。 数秒后,才迟迟说道:“总之,雅婷不行,我对她没那个意思。”虽然他没有正面回答,但这个回答,也算是表了态。 慕芝芝内心里正期待他的否认,却没想到他居然一口否决了严雅婷。 顿时,她变了脸色,“之衍,你也知道你大哥为了争夺缪斯集团的股份,现在正和宙斯工业的二女儿在相亲吧?他们要是成了,爸爸会怎么做,你不会不知道吧?如果一切正如大哥所愿,你知道我们俩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 慕芝芝口中的大哥,正是慕锦云正妻的儿子慕政霆,一直以来都是阻挠慕之衍回归慕家的反对者。 慕芝芝和慕之衍同病相怜,都是慕锦云跟外面的女人所生下的小孩儿,只是她早些年就被带回慕家,小时候没少受慕政霆的欺负。 也因此,她把慕之衍当成了击败慕政霆的有力砝码。 慕之衍锁着眉心说:“姐,你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我也有所耳闻,也因此愿意帮你,不过我慕之衍并不为任何人而活,我只为我自己。” 话落,他抬睫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你那边应该还是凌晨吧,这么早就打来电话,你又通宵了?”微顿,慕之衍不咸不淡地说,“你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吧,我的事情,我知道自己看着办。” 话落,他直接挂了电话。 远在地球另一端,慕芝芝站在独栋别墅的庭院内。 刚刚被自己的弟弟挂了电话后,她现在的心情非常非常得不好,要不是良好的教养,她很可能当着下人的面,直接发飙了。 好不容易压下心头怒火,她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喂,是我。我要订一张去C城的机票……对!最晚明天……不用,单程即可,回程机票我可以自己看着办。” 挂了电话,慕芝芝攥紧手机,手背青白一片。 ……………… 裴佩刚回到办公室坐下,就被莎莎等几个关系好的女同事拽住了胳膊,揪着‘慕之衍’的事情问个不停。 这倒是好应付,不好应付的是那个卢佳琳。 虽然是上班时间,不应该聊私事,但是卢佳琳还是会时不时小小地刺激裴佩一下—— “听说你和那位缪斯集团的慕二少熟识啊,说说呗,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裴佩当然会毫不示弱地还击回去,“我和他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告诉你。” “我看你们也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哦不,普通朋友都算不上,要不然怎么从来不见他来接你上下班?” “他接不接我上下班,好像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 “也是,放着我这么漂亮优雅的女人不追,怎么可能去追你这样的矮穷矬呢。就是被捷足先登,对手也不会是你。” 这下子,裴佩是真的被刺激到了。 呵呵!嘴角冷冷一笑,她回头看着卢佳琳那张擦着厚厚粉底的脸,说道:“想知道我和他是什么关系,是不是?好,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裴佩竟然掏出手机,直接给慕之衍打电话。 “喂,亲爱的,你今天接我下班吗?”用上的是嗲嗲的口吻,天知道这可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