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衍佩番外 演戏就要演全套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92章 衍佩番外 演戏就要演全套

被刺激的女人真是不容小觑,竟然能干出这种从来都不敢尝试的事情来! 可裴佩管不了那么多了,卢佳琳平时对她够过分的了,她不过是小小的还击一下。 但,如果慕之衍一时间反应过来,那死的就是她了吧? 思及此,裴佩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里眼,她紧紧地攥着手机,面对卢佳琳投来审视的眼神时,报以挑衅的一笑。 可天知道,她其实比谁都紧张和担心。 偏偏慕之衍那边是长久的沉默,卢佳琳投来怀疑的眼神:“我看你是在说大话吧?恐怕,你连慕二少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说大话? 好,很好! 裴佩一咬银牙,跺了跺脚,索性气恼地道:“亲爱的,你到底来不来?!”他要是再听不懂,回去她就要扒了他的皮! 这一声‘亲爱的’果然震撼力十足,顿时把怔愣中的慕之衍唤醒了。 他立刻明白了裴佩的暗示,敛了神色,道:“来,当然来!我大概——”微顿,他看了看腕表,继而道:“我大概半小时后到。” “好,我在楼下等你。” 裴佩挂了电话,扬着眉对卢佳琳笑了笑:“他说半个小时后在楼下接我。” 卢佳琳撇了撇嘴,很是不服气,偏偏不信这个邪,“好!待会儿我倒要亲眼看看,慕二少是不是真的要来接你!” 看着卢佳琳那副想要把她扒皮抽筋的神色,裴佩不禁打了个寒颤。 好吧,死就死! 反正她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待会儿就看慕之衍来不来了。 原本,她想着,只要慕之衍能如约来接她就行,她就不至于在卢佳琳面前丢脸了,可怎么也不会想到,慕之衍不但准时赴约,还十分的高调。 走出厉氏大厦门口,裴佩就被眼前的骚乱惊到了。 一群女员工伫在门口不动,指着外面议论着什么,期间不时有人惊呼:“天啊,好帅!帅呆了!” 她愣了愣,心想不会是慕之衍吧? 怀着好奇心走出去一看,整个人呆住。 只见门口不到五十米处的空地上,停着一辆亮蓝色兰博基尼敞篷跑车,慕之衍一只长腿撑着身体重量,另一只微弯,倚靠在门边上,双手插兜。 他好像是换了一套装束,穿的并不是上午见到的那一套很正式的西装,而是一身休闲装,黑色T恤的半截袖外露出蜜色的结实手臂,大概是经常健身的缘故,筋骨分明而有型。 比起西装革履,这身行头似乎更适合他,看起来没那么呆板,倒是多了一分潇洒。 而且,也因为神秘的黑色,使得他的身体越发显得修长紧实,在闹市街头,这样装束的他极为引人注目。 慕之衍见到裴佩出来,朝她抛来浅浅一笑。 这个笑容,不知道又迷倒了多少围观的女人们。 然后,他利落地转身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满满一束的红玫瑰,不仅裴佩瞠目结舌,就连围观者之一的卢佳琳也都震惊了。 无疑,这一幕,确定了裴佩和慕之衍的‘关系’。 卢佳琳捏紧拳头,颤颤地咬着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早前在宾客休息室,慕之衍一副禁欲系,对她丝毫不心动的样子,可现在却是拿着鲜花,开着豪车,对裴佩猛献殷勤。 卢佳琳当场气得脸色发白。 而此时,裴佩明知道是在演戏,但还是被慕之衍的这个举动撩得满脸绯红。 “其实你人来了就好,怎么,怎么这么大阵仗,好像太张扬了。”她有点后悔,明天她会不会成为全公司员工讨论的对象啊? “这就算张扬了吗?”慕之衍眉头一挑,“这才算是张扬吧。” 言毕,他将一大束玫瑰花递给裴佩的同时,顺势用手揽住了她的纤腰。 大庭广众下就做出这样暧昧的姿势,让裴佩的心猛地收缩起来,脸颊也开始微微发热,“喂,你够了,我同事都还在呢,别做过头了。” 她伸手想要推开他,不但没推开他,他反而靠得更近:“笨蛋,演戏就要演全套。” “额?”什么演戏演全套? 裴佩愣了一下,待反应过来后,刷地整张脸红透。 她生怕他做出更过分的举动,抡起拳头来,然而慕之衍的大掌包住了她的拳头。 紧接着,另一只手穿过她的腰身,紧紧地扣住她的后背,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她被完全笼罩在男性气息中,又羞又愤,挣扎着。 “别动!”他低沉警告道,“你想被你的同事看出来,你是在演戏?” “额?”她再次一惊。 下一秒,他已经吻上了她的额头。 轰—— 裴佩的呼吸一窒,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僵直着身体不敢乱动。 这样的情况下,她不敢保证,慕之衍会不会趁机,做出更惊世骇俗的事情来,所以只能在身后一片惊呼声中,被慕之衍抱在怀里。 之后,是怎么坐上车的,她完全想不起来。 厉氏大厦门前,正值下班高峰期,刚才的那一幕自然是落入许多人眼中,并且被拍了下来。 围观者当中,自然有莎莎,还有卢佳琳。 直到兰博基尼驰骋而去,莎莎还在惊讶: “看起来这个缪斯集团二少爷对我们佩佩姐是认真的,他看起来很喜欢佩佩姐呢。听他对佩佩姐说话多温柔啊,像对小孩子一样,那么体贴,还送鲜花呢。太让人羡慕了。” 话落,莎莎瞟了一眼旁边一脸菜色的卢佳琳,赶紧笑着补了一句:“各花入各眼嘛,别急,卢设计师,你也能找到好的。” 卢佳琳气得咬牙切齿。 ……………… 豪车不愧是豪车,耳旁风声呼啸而过,两旁的树影飞一般往后掠去。 裴佩的脑子好像是经历了一次过山车一般,惊险又刺激,心跳声依旧剧烈可辨,尤其是刚才那个额吻,简直令她快要断了气。 她悄悄地瞥了慕之衍一眼,他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这更是令她气恼不已。 为什么脸红心跳的就只有她? 难道刚才的一切,对慕之衍来说,真的只是一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