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衍佩番外 其实感觉还不错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93章 衍佩番外 其实感觉还不错

莫名的又有些生气,她嘟着嘴,皱着眉,心头那个百转千回。 噘着嘴收回视线,裴佩没精打采地窝进了副驾驶座上,恨不得座椅变成一张软床。 冷不丁地,听见慕之衍低沉的声音传来:“我一向不是个爱高调的人,不过像刚才那样的经历,又是豪车,又是鲜花,还有那个额吻……唔,其实感觉还不错。” “额?” 裴佩怔住,倏然回头,以为自己幻听了。 慕之衍勾了勾唇,再次重复:“我是说,刚才那个KISS,感觉还不错。” “……”裴佩紧握着手机,心房之处好像是被什么轻轻触了一下,瞬间漏跳了一拍。 这,这,这算是情侣间的打情骂俏吗? 天啊,居然从慕之衍嘴里听到如此……煽情的话?! 这突如其来的不算是表白的打情骂俏,竟让裴佩感觉到了手足无措。 她呵呵干笑了两声:“谢谢,承蒙慕二少爷抬爱。” “不谢。” 裴佩:“……” 之后的一段路,两人谁都没有再说话,也幸亏他没有再说什么,要不然裴佩的脸怕是要烧起来了。 直到车子抵达小区,停进了车库,慕之衍回头问她一句“你不下车吗”,她才恍然回过神来。 噢天啊!回家的几十分钟里,她脑子里竟然一直在想慕之衍亲吻她额头的那个画面,耳边也似乎还回响着他那句‘那个KISS感觉还不错’…… 天啊,她一定是魔怔了! 她要么是疯了,要么是昨晚上没睡好,要么是脑子里混沌,才会满脑子都在想慕之衍的事,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她匆匆下了车,几乎是逃一般,第一次冲进了电梯间。 慕之衍看着她逃跑的滑稽姿势,嘴角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两人几乎是踩着前后脚,回到家门口的,却在裴佩拿出钥匙来,准备打开门的那一刹,怔住了。 “慕之衍!你快来看,门怎么是开着的?!”她指着房门惊呼。 慕之衍神色一怔,继而疾步走上前看个究竟。 这一眼,脸色瞬间变了。 房门是虚掩着的,露出大约半个手掌大小的缝隙,里面黑漆漆的一片。 裴佩下意识地要伸手进去看个究竟,却被慕之衍拦住,“先等一下,你到我身后来。” 他轻轻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护到自己身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走进去—— 房间内没有开灯,但是透着外面的光线,可以看到地上、桌上全都狼藉一片,像是有小偷洗劫一空的样子。 裴佩吓到了,家里第一次遭遇小偷,还被洗劫成这副模样。 慕之衍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人在,这才将照明打开:“赶紧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裴佩惶惶地点头,心头却是怕得很。 她赶紧上了阁楼,一边检查一边清理,却没发现少了什么东西。 唯独只有一点,她记得自己和慕之衍签署的那个契约书,好像是被她放在书桌的抽屉里,可不知道是不是她记错了,她刚才是从床头柜里找出来的。 裴佩向来马虎,这种事本来就不上心,所以也就没在意。 而楼下,慕之衍检查一番后,也没有发现任何丢失的东西。 “怎么办,现在还要不要报警呢?”裴佩问。 “当然要报,”慕之衍神情严肃地说,“不管怎么说,家里总是来了小偷,必须重视,以防万一。” 裴佩点了点头,双手捂着胸口。 慕之衍又赶紧给厉绝打了电话,告之此事。 不一会儿,厉绝和沈如画两口子就来了,还让阿标带着几个手下一起过来,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里里外外一番查探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阿标又说:“看来,得再去监控室调一下监控视频,确保没有问题了,才能彻底排除安全隐患。” 厉绝点点头,回头问:“之衍,今晚你要不要和裴佩一起到我们家去住?” 慕之衍回头看了一眼裴佩,裴佩一阵猛摇头。 这里是她的家,而且裴爸至今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万一他忽然回来了,看见家里这副模样,上哪儿找她去? 想到裴爸,裴佩又是一阵沮丧难过。 沈如画看出裴佩的慌乱,忙揽住她的肩头,轻轻拍着,试图减轻她的恐惧。 “裴佩,你要是实在害怕,还是去我家住吧?反正我和厉绝还可以带孩子们,去厉氏公馆住。” “不,我不能走,万一我爸回来怎么办?” 裴佩摇着头,忽然一个激灵,她抬头看向厉绝:“对了,厉总,你说……会不会是我爸,因为他欠了高利贷不少钱,所以高利贷的人来找他要钱了?” 一旁的慕之衍蹙眉:“你不是说你爸已经用我买房子的钱,还清了高利贷吗?” “那些人无恶不作,放高利贷的哪个不贪婪?利息那么高,万一他们赖账,硬要我爸还更多的钱呢?” 厉绝思索一番后,摇头道:“我看这情形,不像是高利贷所为。” 环视四周,慕之衍也点头,道:“通常,高利贷的行径,是必然留下要你还钱的信息,可你看,整栋房子里里外外,没有高利贷留下的任何讯息。” “依我看,也不像是小偷。”厉绝补充道,“我让阿标检查了,没有任何贵重物品丢失的痕迹。” 慕之衍附和地点头:“没错,我放在卧室里的保险箱,也没有动过的痕迹。” “不是高利贷,也不是小偷,那会是谁?”裴佩和沈如画不约而同地道。 “还是等明天监控视频的调查结果吧。裴佩,你也再仔细想一想,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见了的?或是还有没有别的什么疑点。” 裴佩想起那份契约书的事情,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 想了想,最后才道:“那个,额,好像那份契约书……或许,大概,唔,有可能是被人动过了。” 闻言,慕之衍神色一凝。 “你确定契约书被人动过了?” “我,我不确定。” 裴佩抿了抿唇,“之前好像是被我放在抽屉里,但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刚才我发现契约书在床头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