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衍佩番外 我向你道歉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94章 衍佩番外 我向你道歉

“笨蛋!你怎么不早说?!”慕之衍低斥道。 裴佩只觉得委屈,眼圈红红的,“我,我记不清楚啊,万一是我记错了呢。” 不忍心她被骂,沈如画赶紧打圆场,“好啦,你也别骂她了,裴佩一定是吓到了,她肯定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情呢。对吧,裴佩?” 裴佩立刻点头如捣蒜。 慕之衍当然不是跟她置气,他不过是着急,忙去了阁楼,让裴佩将契约书拿了出来,反复查看后,觉得还是不放心。 “不行!还是得查看一下监控视频,确认没有任何问题,才能放心。” 厉绝走来轻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别着急,现在监控室里估计没人,我让阿标明天一早就去办这件事。” “那就拜托你了。” 男人们在检查屋前屋后的同时,沈如画便将裴佩拉到沙发上坐下休息,裴佩依旧是一脸的惊魂未定,脸色略显苍白,加之刚才被慕之衍骂,这会儿脸色显得更差了。 沈如画最了解她了,她是看起来胆子大,可骨子里还是典型的小女人。 “好啦,别怕了,今天晚上阿标会让几个手下留下来守着你们,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沈如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下下轻拍着,声音尽量的放柔。 裴佩点点头,表情显得很沮丧。 她生气的当然是慕之衍,明知道她很害怕,竟然还那样吼她,太过分了! “你也别生之衍的气,他肯定是因为着急,所以语气重了点,你别放在心上,也别跟他置气。”沈如画劝慰道。 裴佩点了点头,却有些不服气,抬睫朝慕之衍撇去一记冷眼。 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沈如画再次问道:“确定今晚还要住这里吗?我看这里乱糟糟的,要不还是去沈宅住吧,别院里还是空着的呢。” “还是不了。”裴佩摇头。 她坚持不走,沈如画也拿她没办法,只好顺着她。 “啊,对了,我可是听说了哦。” “听说了什么?” 沈如画想起白天从林静那里听来的八卦消息,便笑道,“听说今天是之衍去公司楼下接你回家的啊,快说说,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新的进展了?” 说起这个,裴佩倒是脸上一热。 “哪有什么进展,不过是他配合我演了一场戏。” “演戏?演什么戏?” “还不都是因为卢佳琳,我也是被她气急了,才跟她夸下海口,说慕之衍会到公司里接我。” 裴佩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说了。 听后,沈如画眼前一亮:“所以,他就来接你了?”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啧啧啧,”沈如画一阵摇头感慨,“难道之衍还能听你使唤啊,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什么孺子可教啊,我看是一个脾气古怪的家伙才对!”裴佩对着慕之衍的背影翻了翻白眼,一阵吐槽。 “你呀你,明明就是喜欢,还装什么矫情。” “我哪有!” 两个女人嘻嘻哈哈说笑着,有了沈如画的陪伴,裴佩的心情也就好了许多。 之后,沈如画又陪了她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九点了,才决定和厉绝离开。 临走前,她拉着慕之衍到阳台上,劝道:“之衍,你对裴佩态度好点,别再凶她了。她到底是个女生,遇到这种事情肯定是吓着了。” 沈如画轻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裴佩。 “况且,现在还不能确定那闯进来的人,就是冲着那契约书去的呢,你怎么能对她发脾气呢?” 慕之衍没说话,顺着沈如画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裴佩。 她那张原本俏丽调皮的圆脸,此时显得无精打采,甚至有几分苍白,一点也不像平时那个生动活泼的她。 想来是真的被吓到了,顿时有些心软。 “好,我一会儿去跟她道个歉。”慕之衍微微颔首道。 “你知道就好,我要是听见她说你欺负她,我可要唯你是问。”沈如画半开玩笑地说完,这才放心把裴佩交给慕之衍。 之后,她跟厉绝离开,留下几名保镖守在屋外。 待沈厉夫妇俩离开,慕之衍回头盯着裴佩一直看,眼神深邃。 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了,裴佩索性抬头直视着他,道:“慕之衍,你有什么话就跟我直说好了。” 哼!肯定是又要骂她吧。 怎料,慕之衍却十分认真地说:“对不起,刚才的确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毕竟你也被吓到了。不过,我不是有意骂你的,我只是太着急了。” “……”裴佩张大嘴,呆住。 真没想到,慕之衍竟然会跟她道歉。 这倒是令她越发不自在了,尤其他凝视着自己的俊朗眉目,真是叫人很容易陷入混乱。 “其实也用不着道歉啦,咳咳!” 她清了清嗓子,“其实,也是我太大意了,你早说过契约书很重要,可我连自己放在什么地方都记不住……” 他点了点头,笑道:“彼此彼此。” 裴佩再次一愣,随即也笑了。 而就在这时,她的肚子很不合时宜地‘咕噜噜’一声,意识到那是什么声音后,她的一张脸窘得通红。 天啊,怎么偏偏这时候肚子饿得咕咕叫呢?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肚子……脸丢大了! “屋子里这么乱,做晚饭是不太可能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吃点东西?正好我的肚子也饿了。”慕之衍笑着打破尴尬。 裴佩红着脸,点头回应。 小区门外就有一家装修精致又有特色的面馆,两人一人要了一碗面。 明明肚子饿得咕咕叫,可真正吃起来,却是没滋没味,裴佩脑子里想的全是那意图不明的‘小偷’。 “对了,慕之衍,你觉得那个闯进家里的人,到底是小偷呢,还是别的什么人?” 慕之衍原本不想提这件事,但现在裴佩提起,他也不想瞒着她,“我心里倒是有个想法,但现在还不能确定,只有等明天监控录像的结果出来了再说。” “听你的口气,难道你猜到是谁了?”她越发好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