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衍佩番外 险些害他不举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95章 衍佩番外 险些害他不举

慕之衍将口中的面条咬断,沉默了一会儿,似在品味面条,直到面条全部咽下去,才一本正经地抬起头来。 “算是,又不算是。总之,一切等明天监控录像出来的结果。” 这算是什么回答嘛。 裴佩撅了撅嘴,又问:“那如果明天的监控录像也查不到结果嘞?” “那我会找那个人,查查清楚。” 她轻蹙了眉头,没有接话,越发觉得这件事蹊跷了:为什么慕之衍对契约书那么紧张,又好像知道些什么的样子,真是叫人越发紧张不安。 不过她也不好继续追问什么,待吃过面条,两人一起回到屋内。 地上的狼藉还需要花时间收拾一番,裴佩提议先收拾公共区域,譬如客厅、厨房、书房等区域。 慕之衍点头应允。 两人分工明确,裴佩负责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并打扫干净,而慕之衍因为人高腿长的缘故,则负责将所有物件摆放回原位。 一开始裴佩倒是挺乐意的,后来就发觉不对劲了。 她发现累的活都是自己在干啊,而慕之衍只需要轻轻一举手,就能把东西摆放回去了,哎哟喂,可怜了她的一把老腰! “慕之衍,我要跟你换!”她气咻咻地说,“你来捡东西,扫地拖地,我来摆放东西,抹桌子家具。” 慕之衍用嫌弃的眼神上下巡梭了一番她的身高,道:“你确定?”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又不矮!” 她气咻咻地说着,拿起手里的一个木雕走到书架前,“我记得这东西是摆在这里的,对吧?哼!我就不信,我就不能哎呀……” 话音未落,她就一个趔趄,险些崴了腰。 慕之衍反应很快,一双修长的腿跑得飞快,在裴佩的后脑勺快要着地的时候,连忙用自己的身子护住她,并顺势抱着她滚了几圈。 裴佩以为自己就要和地板亲吻了,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但没想到身体接触到的,不是冰冷的木地板,而是一具软绵绵的人体弹簧。 睁眼一看,慕之衍抱着她躺在地上,双眼紧闭着,像是睡着了。 “喂,慕之衍……”她轻轻唤了他一声,却不见他睁眼,便又推了推,“喂,慕之衍,你怎么了?” 这一次,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裴佩眨了眨眼睛,整个人呆怔住。 糟了!不会是刚才那么一滚,把他的脑子滚坏了吧?她上一次不也是轻微脑震荡嘛,难道他刚才摔得比她上一次还要厉害? 裴佩赶紧用手指戳了戳他,“慕之衍,你快醒醒啊!慕之衍?!” 可地上躺着的某人依然没有反应,裴佩的脸色顿时大变:“不行!得马上叫120!” 她赶紧爬起来,抖抖索索地掏出手机,可电话号码还没有拨出去,手腕忽然一紧,她垂眸一看,慕之衍已经睁开了眼睛。 顿时大喜过望,“原来你没死啊!” 慕之衍脸色一绿,默了默,说,“我差点被你压死。” 裴佩这才注意到自己的两只手肘,正压在慕之衍的胸口上。 “噢,对不起!”她赶紧爬起来,没想到膝盖一个不小心,正好压到了慕之衍的第三条腿。 慕之衍整个人都不好了,“唔……”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慕之衍脸色涨得通红,当然是因为太痛! 裴佩窘极了:“对不起,你没事吧?哎呀,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真的不好意思!这下怎么办呢,要不我们去医院吧?对对对!去医院!” 她自言自语着,慌乱极了,又羞又窘。 怎么也不会,竟然会在家里就发生这样的事故! 她慌忙去扶起慕之衍的手臂,却被他推开,慕之衍脸色铁青的说道:“不用……不用去医院……”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几个字,看来真是伤得不轻。 “那不行!万一你下半辈子那个什么,咳咳,我,我可担当不起。”裴佩连连摆手摇头,满心愧疚,也真是自责。 开玩笑!他要是不举了,那可真的是她的罪过啊! 正兀自自责中,忽然皓腕一紧,慕之衍低沉的嗓音道:“你还知道担当不起?” “额?你说什么?”裴佩没听清,抬头正要看向他,忽然一个天翻地覆,就被慕之衍给压在了地板上。 如此近的距离,慕之衍英俊的脸庞被放大数倍,一双黝黑的眼眸就像是高山涧里的黑潭,深不见底,仿佛能吸人魂魄似的。 裴佩眨了眨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待发现两人几乎是肉贴肉躺在地板上,姿势是多么的暧昧后,倏然瞪大双眼,结巴起来:“你你你……” 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她本能地想要逃开他的身前,却为时已晚,他的大掌快她一步紧紧地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她整个人拉向自己。 措手不及,她整个人趴回了他的身上。 并且,两人是以鼻尖对鼻尖,额头对额头,胸脯对胸脯的方式贴在了一起。 慕之衍的眼眸变得越发深沉起来,深不可测,令裴佩的呼吸一窒,心脏也加速跳动起来,“慕之衍,你,你要做什么?!” “呵呵,”两声轻笑后,只听见他低哑着嗓音说道:“我要是真的不举,下半辈子,就得由你来负责。” “……”她惊怔着抬头,不可思议地盯着他的俊脸,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却见他浅浅地勾了勾唇,扣着她的后脑勺微微一个用力。 当裴佩的唇被迫贴上他好看而削薄的双唇,空气便在一刹那间变得稀薄起来,裴佩的脑子仿佛断了片,根本无法思考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回过神来。 “唔唔……放开我……”她有些惶恐,紧张地挣扎起来。 他刚刚不是还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吗?怎么这会儿又吻上她了?难道他刚才都是在演戏?但看起来又不像啊,明明看见他额头上还渗出冷汗的…… 脑子里一片混乱,裴佩的挣扎也越来越小。 因为她发现,她对他的吻,其实也并没有那么的排斥。 相反的,因为这个吻,竟然让她有种悸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