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衍佩番外 太怂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96章 衍佩番外 太怂了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跟着这个吻一起飞舞起来了。 意乱情迷中,她仿佛看见慕之衍明亮的双眸像是蒙上了一层雾。 他的唇慢慢离开她的唇瓣,吮向她的嘴角、下颌,引得她的身体微微颤抖。 要命的是,他竟然还轻咬了一下她的下颌,裴佩经受不住,全身打了个寒颤后,下意识地推开了他。 这,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慕之衍微微愣住,一来是因为自己的失控,二来是因为她敏感的反应,竟让他感到一丝挫败。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以掩饰这份挫败和尴尬,并道,“这是小小的惩罚,你要真是害我不举,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什么?惩罚?也就是说,刚才的那个吻只是他的恶作剧? 裴佩突然有些气恼,倏然抬头瞪向他,“慕之衍,你……” 话音却戛然而止。 因为,她冷不丁地对上了他的一双黑眸。 那双黑眸似要将她吸进去一般,令她的心脏漏跳了一拍,像是灵魂被瞬间攫住一般,她下意识地仓皇避开。 无疑,裴佩这天晚上又失眠了。 不是因为家里进了‘小偷’,而是因为慕之衍那个恶作剧的吻,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眼前就像是播放电影慢镜头一般,满满都是慕之衍那张帅气逼人的俊脸。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注定是要顶着两个黑眼圈了。 裴佩化了点淡妆,尤其在眼部涂了一点遮瑕膏,这才下了楼来,一眼就看见了慕之衍。他一向准时早起,正站在一楼落地窗那儿,凭窗站着。 简单的一件纯色衬衫,领口向下的扣子敞开两颗,袖子挽到手肘处,手里拿着一个平板电脑,不知道在敲击什么。 他好像没发现她,很钻心地看着手里的平板电脑。 裴佩想起昨晚上的那个吻,还是觉得有些脸红发烫,于是悄悄下了楼,没去打扰他。 她闻到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早餐的香气,循着那香味,她径直走去了餐厅,仔细一看,发现是打包好的两笼蟹黄灌汤包,以及两碗鸭血粉丝汤。 咕噜噜—— 裴佩瞬间眼前一亮,几乎是一溜烟地坐到了餐桌旁,然后拿起徒手就要去拿灌汤包了。 可惜,她的爪子刚刚拿起一个灌汤包,忽然手背被轻拍了一下,后背微微麻痛了一下,手里的灌汤包就掉落回去。 扭头一看,慕之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背后,面无表情地说,“不洗手就这么吃?你还能再懒一点吗?” “我肚子太饿了嘛。” 她是真的饿了,昨晚上因为家里进了小偷的事情,完全没怎么好好吃饭,这会儿看见桌上的东西,已经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了。 裴佩嘟了嘟嘴,毫无形象地换了一只手,飞快地拿了一只灌汤包吃进嘴里,狼吞虎咽着,“唔唔,好次……” 慕之衍看着她这副模样,顿时失笑。 “算了,我去给你拿碗筷吧,你慢着点吃。”他说着已经去了厨房,丝毫没发现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的神色是多么的宠溺。 不一会儿,慕之衍就把碗筷拿来了。 裴佩立刻拿起碗筷,迅速又夹了一个灌汤包吃进嘴里,然后又用勺子舀了一瓢鸭血汤,“唔唔唔,真的好好次……” 她一阵点头,满脸陶醉相,完全将昨晚上被慕之衍亲吻的画面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直到吃饱喝足了,裴佩才发现不知道何时,慕之衍在她对面坐下,吃得慢条斯理,眼睛是直直地盯着她。 忽然脸上一热。 “你怎么不吃啊?”她尴尬一笑。 慕之衍翘了下嘴角,“今天要不要我送你去上班?” 微微一顿,他挑眉道,“大概你的同事们都知道我现在是你的男友了,有接就有送,要不然又让她们起疑了。” “呵呵,那倒不必了,我知道你很忙。” 裴佩避开他投来的那暧昧眼神,赶紧将碗里的鸭血粉丝汤喝了个赶紧,又抓了一个灌汤包丢进嘴里。 操着包包跑出家门时,裴佩大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自己真是太怂了。 她跑什么跑啊?不就是被他亲了一下而已,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呢? 于是乎,坐在公交车上时,裴佩一直为了自己太‘怂’的反应,而懊恼不已。 ……………… C城君临大酒店。 1806号房被人摁响了门铃,严雅婷起身打开了房门,看见门外站着的一个成熟干练却又不失妩媚的女子后愣住。 “芝芝姐?你怎么来了?!” 先是一阵吃惊,之后是欣喜过望,慕芝芝是最支持她和慕之衍在一起的慕家人,严雅婷当然高兴,这就意味着她在C城不是孤军奋战了。 “前两天就来了,来看看你的战绩如何。” 慕芝芝扬了扬眉,而后踩着高跟鞋往里走去,环视一圈后,径直坐到了沙发上,“只是没想到,我一向看好的严家千金小姐,竟然斗不过一个小小的装潢设计师。” 严雅婷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慕芝芝洞悉了一切。 顿时觉得有失面子,脸色一白,却很快换上一副柔弱无助的表情。 “芝芝姐,你是不知道那个小设计师的厉害,也不知道她给衍笙灌了什么迷魂汤,把他迷得七荤八素的,我……” 不等她把话说完,慕芝芝忽然抬手阻止了她,“她不过是一只跳脚虾罢了,根本不能和你严家千金小姐的身份相比,你用不着担心。” “可是衍笙他对那个小设计师……” “他们只是契约关系罢了。”慕芝芝忽然道。 严雅婷愣住,“契约关系?什么契约关系?” “你看看这个吧。” 言毕,慕芝芝掏出手机,打开一张图片,递给严雅婷过目。 严雅婷接过来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原来那张照片里赫然拍下的是一份契约书,白底黑字写着这样一行字—— 从即日起,慕之衍和裴佩的契约关系成立,契约双方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如果是两个人的商讨下,也可以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