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衍佩番外 是我错了……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599章 衍佩番外 是我错了……

裴佩如触电一般,下意识地就要甩开顾硕的手,可他拽得很紧,甚至是有些故意的拽紧,令她怎么甩都甩不掉。 她心头有点说不出的烦躁和不安,却说不出具体原因。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前方慕之衍那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和顾硕紧握住一起的手,眼神里的寒意一览无遗。 而他身边的严雅婷也看见了裴佩,看见顾硕紧拽着裴佩的手后,嘴角戏谑地扯出一道冷笑。 与此同时,她紧贴在慕之衍身边,坐得更近了一些。 裴佩甩不开顾硕手,就只有央求,“顾学长,这样好像不太好吧,挺尴尬的。” “他不是说和你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却跟那个女人走得那么近,难道你就不想弄清楚他怎么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顾硕忽然道。 裴佩皱了皱眉,“他和谁在一起,其实我都无所谓,但是我不想把你扯进来,我……” “不用担心。”会错意的顾硕朝她笑了笑,道,“其实我牌技还不错。” 这下子,裴佩再找不出话来了。 她硬着头皮坐到了慕之衍的那一桌,仿佛等着面壁思过一般耷拉着脑袋,一脸沮丧,好在顾硕和慕之衍似乎心照不宣,并未当着其他人的面,挑明她和慕之衍认识的事情。 七八个人开始玩牌了,气氛算是轻松,似乎没有在赌钱。 只除了慕之衍和顾硕的那一桌,暗暗地较着劲儿。 之前听顾硕说牌技不错,裴佩还未当真,可现在看来倒是真的,这倒让她担心起慕之衍来。 他以前只是个埋头画画的怪才画家,现在又当了慕家二少爷,日理万机,会打牌吗他? 接下来的一幕让她颇有些意外,慕之衍修长的手指正在娴熟地洗牌。 他左手平展,将牌堆放在前端,右手拇指放在牌的左端,食指轻压着牌背,其余三根手指在右端握住半副牌,然后几个干净迅速又漂亮的动作后,左右手牌交错落下,双手将两部分牌推向前。 显然,他是个老手。 顾硕颇有深意地看着慕之衍,微笑着问:“慕先生,冒昧问一下,你之前也玩牌吗?” “算是玩过。”慕之衍回答得不能再简单。 “他是个天才,当画家能一举成名,现在从商了也是业界新秀,牌技嘛,只是他留学时期的课余活动而已,并不常玩,可但凡玩过,他就能玩得很好。” 严雅婷插进话来,话里满是对慕之衍的崇拜。 听她对慕之衍如此的了解,裴佩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原来慕先生这么厉害。”顾硕的口吻听不出是真的赞扬,还是讽刺。 裴佩在一边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却莫名听出几个人言语中的刀光剑影,恰巧这时候手机短信响起来,她借口去了一趟厕所。 刚刚走出酒吧打听,来到洗手间外的长廊,她就忍不住长吁了一口气。 艾玛,下次她再也不会撒谎骗人了,这简直是要折寿啊! 看来得赶紧找个借口溜之大吉,要不然不管是顾硕学长那里,还是慕之衍那里,都不好交代,搞得两头都不是人了。 主意打定,她将手机揣回裤兜里,上好洗手间后就要出来。 刚一转弯就忽然撞上一堵肉墙,刚好撞到了她的鼻尖,眼泪瞬间积蓄,气得裴佩破口大骂:“哎哟喂,是谁啊走路不长眼睛?!” “是我。” 男人熟悉的声音就在耳畔,近在咫尺,低沉、清晰,十分有存在感,“走路看前方,是你自己走路不专心,还好意思怪别人。” 听出这声音的主人,裴佩倏然抬起,目瞪口呆地盯着慕之衍。 他,他,他……竟然跟着她到洗手间来了? “别瞎猜了,我只不过是刚好也想上洗手间。”仿佛她肚子里的蛔虫,慕之衍讥诮了一声。 而后,他压低声音,仿佛贴在裴佩的耳膜上,尾音微微上扬,“这就是你说的要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我怎么记得,上次见他的时候,你跟我介绍说,他是你的学长?” 周围一阵嘈杂,裴佩对上慕之衍深不可测的眼神,知道自己没圆谎的可能。 “是我错了,我骗了你,其实我压根不是来见客户,而是来参加校友聚会的……”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老老实实地交代,表情十分无辜。 慕之衍盯着她的脑袋瓜,好半晌才翘了下嘴角,逸出,“嗯,知错认错,还算乖。” 而后,他按在她后腰上的手一紧,带着她就往酒吧外面走出去。 “诶,等等……你不回去跟他们说一声吗?还有那个严小姐,她……” 说到严雅婷,裴佩忽然愣住,瞬间变了脸,“啊,对了,慕之衍,说起来你也该跟我道歉吧,我记得你也骗了我,说要陪客户呢!” “她就是我的客户,楚氏正准备和缪斯集团合作,我还在考虑期。”慕之衍轻描淡写地说道,算是解释。 好吧,两人算是扯平了。 裴佩撇了撇嘴,也不好再反驳。 等到上了车,慕之衍发动了引擎,忽然说道:“你那位学长,牌技不错,是个不错的玩家,不过和他打牌我感觉很不舒服。” “哦。”裴佩脑子还有些懵,随口问了一句,“为什么?” 慕之衍俊眸紧眯,声音突然冷冽下来,“因为他拉了你的手,而且一直在看你的脸。” “你很介意?” 裴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急于解释道,“其实我和他真没什么,他就是我的学长,以前挺照顾我的,而且那一群人里面都是校友,有好几个都是我学生时期认识的……” 见慕之衍抿着唇,没有说话,裴佩也不敢再多说话了,感觉有点儿越描越黑。 她默默地拉扯着安全带,正要系上时,忽然慕之衍伸出手,亲自帮她扣上。 随着咔哒一声响,他抬起脸,一手按在裴佩的肩膀上,手掌扣住她的肩头,“无论是能力和牌技,他都不是我的对手。” 裴佩被他那幽幽的眼神盯得十分不自在,不禁脸上一热。 什么嘛,他根本就是蜜汁自信好伐!人家顾硕学长其实也挺优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