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唇,被吻得又红又肿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章 唇,被吻得又红又肿

沈如画从皇巢会所里逃出来,躲进一条小巷,等厉绝的保镖追向另一条马路,她才坐上公交车离开。 她想起刚才的情形就后怕,如果不是她事先带了防狼电击棒,恐怕,她已经被厉绝吃干抹净了。 思及此,她忿忿地抹了一下自己的唇。 似乎这样做,就能把厉绝留在她唇上的味道擦干净似的。 可惜,效果不明显,倒是把唇瓣揉得又红又肿,更容易让人想歪,她索性放弃。 转念想到厉绝被电击后躺在地上的狼狈样,她又忍不住失笑出声,痛快地骂了一句,“活该!” 谁叫他夺了她的初吻,用电击棒电他,都是便宜他了,以后见他一次电一次。 唔,不对,下次得试试更厉害的防狼工具! 手机在这时候响起来,是裴佩。 “如画,你没事吧?” “我没事。”沈如画扯了扯嘴角,补了一句,“不过,我用电击棒电晕了厉绝。” “什么?”裴佩大吃一惊,“那可是厉绝耶,你不怕他找你算账吗?” “怕他,我就不会出这一招了。” 不耐烦地挥挥手,沈如画心里惦记着另一件事,“对了,裴佩,你现在于教授的画廊里吗?” “如画,我正要跟你说件事呢,你走了之后,于教授让人把画廊里的画全都带走了,现在画廊关了门,于教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们谁都联系不上他。” “什么?”沈如画大吃一惊。 她赶紧挂了电话,给于正国打过去。 电话里是无法接通的状态,之后她又找去了画廊,发现画廊里空空如也,像是被人洗劫一空的样子。 一股不好的感觉涌了上来…… 难道,厉绝说的都是真的? ……………… 联系不到于正国,沈如画只好回沈宅。 刚到家,就看见继母江雪叉着腰站在院子里:“我跟了你这么多年,凭什么不让我睡主屋?” 五十多岁的沈云道,眼神冷冰冰的。 “这主屋多年失修,阴暗潮湿,不比别院阳光充足,阿诺还小,就需要在阳光充足的地方生长。况且,你在主屋进出自由,住不住进主屋有什么关系?” 江雪歇斯气黑了脸:“我可是你老婆,不睡在主屋,这说的过去吗?” “胡闹!”沈云道冷嗤了一声,“还不给我闭嘴,是想被扣掉这个月的生活费吗?” 江雪一噎,瞬间蔫了气,像是下锅后萎缩的茄子,纵使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忍气吞声,怏怏地回了别院。 沈云道回头看见沈如画,脸色稍霁:“如画,你回来了。” 她走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爸,是不是最近工作很累,所以心情不好?” “我没事。”只有在面对女儿时,沈云道的脸上才会有真心的笑容,“倒是你,在学校怎么样?零用钱够花吗?” “爸,我靠画画赚来的钱,完全够用了。”沈如画乖巧地说。 沈云道点点头,“喜欢画画是好事,不过也别为了画画忘记吃饭和休息。” 父女俩聊了一会儿,沈云道的手机响起来,他回头叮嘱沈如画:“如画,你先出去吃饭吧,我去书房接个电话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