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给你三分钟,否则后果自负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0章 给你三分钟,否则后果自负

“我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你的陪伴。阿绝,你答应过我,要陪着我的。” “我下了班就赶回来陪你,这样还不够吗?” “不够,就是不够!”苏薇撅起了嘴,嗔怨起来了。 她已经按计划入住了他的宅子,却没能找机会实施下一步,眼看着身上的伤就快痊愈,却没有半点进展,这叫她有些着急起来。 加上沈如画…… 苏薇不安地动了动,干脆使性子说:“我不管,今晚你得在房间里陪着我,一步也不准离开。” 在发现撒娇耍赖的法子很实用有效后,她开始故技重施了。 厉绝微微蹙眉,最后还是答应了她:“行,今晚我陪你。不过,我得先去下书房,还有点工作需要处理。” “那你得快点回来。” “好。” 出了别院,厉绝经过后院的长廊,往主屋书房里走去,冷不丁地瞥见一道可疑的身影,“是谁?!” 仔细一看,是佣人阿满,不知道正在院子里捣弄什么东西。 “阿满,你在这里做什么?”厉绝问。 阿满也就二十来岁的年纪,是管家赵伯的儿子,性格憨厚老实。 看见厉绝后连忙躬了躬身,老老实实地回答:“厉先生,我爸让我把这幅画拿出去丢掉。” “画?什么画?” 厉绝蹙了蹙眉,决定走近看个究竟。 原来,那是一幅油画——漂亮的小苍兰栩栩如生,一朵刚刚绽放开来的花朵傲然屹立在翠绿色的枝叶中。 就画框和画布的表皮,足以看出这是一幅刚完成不久的画,微微点头,厉绝的嘴角不自觉地翘起,双眼弯成好看的弧度。 直到视线落在画布的右下角,一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底…… “沈如画?这是沈小姐送来的?” 阿满说:“不太清楚,不过傍晚的时候,家里好像是来了客人,是苏小姐亲自接待的。” “那苏小姐说什么了吗?” “没有。” 阿满摇摇头。 厉绝蹙着眉,想起刚才赵伯欲言又止的神情,不禁起了疑心。 再联想到方才在别院,苏薇对家里来了客人的事情只字未提,厉绝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但,他没有就此事追究什么,而是将画拿在手里,转身对阿满说:“不要跟老赵和苏小姐说起这件事,另外跟苏小姐说一声,我临时有事去公司加班,叫她不要等了。” “哦,好的。” 厉绝吩咐完,抱着画框转身,径直朝停车库走去。 ……………… 这天晚上,沈如画破天荒的,没有回家,而是留在了学校宿舍。 从厉绝的家里出来后,她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一种复杂得无法描述的情愫始终充斥心间。 她冒冒失失地带着画去他家,却被苏薇撞见,只觉得后悔又狼狈。 之前她还担心他喜不喜欢她送的画,可眼下看来,真是一个巨大的笑话,既然有美人在家,他哪有那个功夫看她送的画? 心底是这样落寞,她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回到学校,跟着裴佩一起回到宿舍。 裴佩倒是巴不得她留下来住在宿舍里,这样她们俩就可以说很多很多的闺房话了。 而沈如画呢,也希望身边有个吵闹活泼的人,能带她抛掉心底那股没顶一般的失落感,能尽快让她的心情恢复平静。 宿舍的气氛果然不同家里,虽然吵吵嚷嚷,却单纯活泼了许多。 有的忙着洗衣服,有的忙着看书,有的忙着谈恋爱煲电话粥,有的就像她现在这样,窝在床上,靠打游戏消磨时光…… “卧槽!快看快看,有超级大帅哥出没!艾玛,还有豪车,还是个大长腿,天啊,典型的长腿欧巴呀!” 突然,从隔壁的窗口处传来某位女生很不矜持的鬼嚎声,立刻吸引了女生们的注意力。 “有帅哥?哪儿呢?” 一听说有帅哥,同寝室的女生们立刻从床上蹦跶下来,飞扑到了窗口处。 随后,传来某同学毫不含蓄的赞美声: “哇靠,果然是长腿欧巴,就那个身高,怎么着也得一米八五了吧?啧啧,跟我们艺术学院的那些小平头男生比,简直高出两个头了!关键是还长得帅,这颜值,啧啧,简直可以去当明星了。哦不对,就是明星,也没他长得帅呀!” “真的假的?这么牛逼?比我们学校的校草赵晨枫学长还算吗?”有人问。 那位女生嗤了一声,不屑地道:“晨枫学长跟他比算得了什么啊,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好不好!” 这下子,除了沈如画,其余女生都按耐不住了。 虽然其他女生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唯独沈如画窝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了,病恹恹的,似乎连爬起来走到窗台边上的力气都没有了。 “哇塞!真的是个超级大帅哥耶!帅得不要不要的,帅得简直人神共愤有木有?!” 零零落落间,几乎整幢宿舍楼的窗户都被打开了,不约而同的朝着楼下的超级大帅哥行着注目礼。 “看他的样子,肯定是来找哪个女生的,大家快猜猜啊,猜他是来找谁的?” 不知道是谁看了床上的沈如画一眼,“你们说,会不会是来找咱们校花的?!” 隐约觉察到几双探照灯一般强烈注目的视线,沈如画终于回过神来,“呃,你们在说什么呢?” “我们在猜,楼下那个大帅哥是不是来找你的,你赶紧起来瞅一眼吧!” 沈如画被几名女同学半拖半拽地拉到了窗台边,她蹙眉瞥向楼下,这一眼不禁像是见鬼一般愣住。 然后,她抬手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再瞪大眼睛看向楼下的大帅哥,之后,连忙把头给缩了回来。 不是吧,是她看错了吗,怎么会是厉绝?他怎么知道她在宿舍,还找来了? 难道,是因为收到她送去的那幅画,所以来找她的? 可是,这么晚了,都快到熄灯的时候了,他不是该留在家里陪苏薇吗? 心里起了无数个疑问,沈如画只感觉到自己的小脸臊得慌,而一颗小心脏,更如小鹿般砰砰加速乱跳着。 忽地,手腕一紧,裴佩出现在她身边,紧扣住她的手腕。 “干嘛?”她心虚地问。 “沈如画,我怎么觉得下面那个男人那么眼熟呢?就好像……”‘厉绝’的名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来。 沈如画发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赶紧跟裴佩打哈哈:“呵呵呵,那个什么,咳,我先去接个电话。” 说着,她赶紧躲开裴佩的魔爪,拿着手机跑出宿舍,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蹲下来接了电话:“喂?” “沈如画。” 电话那头传来慵懒的男中音,嘶哑而沉稳,如酝酿多年的美酒,让人沉醉而回味,好听得很。 “厉绝?”沈如画惊呼一声,随后连忙捂住嘴。 刚才她没来得及看来电显示,要不然一定不会接他的电话! 随即,她刻意压低声音说:“厉先生,你找我?怎么办呢,我已经睡了,不好意思,有什么事情等到明天吧!” 因为在他家看到了苏薇的身影,她的口气是有些冲冲的,那是一种很不自知的反应,充满了吃味、懊恼和委屈…… 但,电话那头的男人就是这么霸道。 “沈如画,我看见你了,赶紧下来!我在宿舍外面的凉亭里等你。”他的声音明明听上去淡雅悠然,却那么强势,不容置喙。 “厉先生,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儿啊?能不能晚上回去再说?我在学校不方便见你。” 沈如画的气势没有刚才嚣张了,但就是拧着不愿意妥协。 可厉绝是谁,有的是办法治她。 “你的意思,要我直接上去找你?”他冷声说。 沈如画:“……” 真是无语! 忿忿地跺了跺脚,沈如画心里打着小九九。 她就不下楼,看他能把她怎么着?反正这里是女生宿舍楼,她就不信他能进得来! 再说了,他可是堂堂厉氏总裁,像硬闯女生宿舍的这种事情,他总是不好意思做出来的吧? 谁知,厉绝给她下了最后通牒:“给你三分钟,还不下来,后果自负!” 沈如画急了,感觉他是来真的,不觉紧张起来。 “厉先生,你不会是真的要闯进来吧?你可是堂堂的厉氏总裁!”沈如画不禁拔高音量,试图震慑住他。 厉绝却是嗤之以鼻:“是你逼我这么做的,实在不行,我还可以请楼下路过的美女学生们替我通报一声,就说,帮忙找一下沈如画,她是我厉绝的小*情*人。” 他一边调侃着,一边笑得春风得意。 只觉得一股阴嗖嗖的冷风,从背脊骨里灌进,沈如画又气又恼,只好妥协:“好了,知道了,我等会儿就下来。” “不是等会儿,是立刻,马上!” “你总得让我穿件外套吧……” “沈如画,你还剩两分半钟,超过时间还没下来的话,我马上找个女学生传话。”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厉绝的提醒声。 不敢再多说什么,沈如画挂了电话,就操起裴佩挂在床边的运动服,蹑手蹑脚地开门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