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衍佩番外 撞见一片黑森林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00章 衍佩番外 撞见一片黑森林

慕之衍刚刚载着裴佩驶出停车场,严雅婷就踩着高跟鞋追来了。 眼见着他的车子就要离去,她银牙一咬,从另一侧横了过去,意欲拦车。 怎料,慕之衍像是料到她要做什么似的,忽然一个调头,从停车场另一端离开了。 严雅婷扑了个空,顿时摔倒在地上,痛得龇牙咧嘴。 那个该死的女设计师!凭什么她一出现,就自带搅局的功效? 等一下!刚才她在慕之衍酒杯里下的料……该不会就这样让那个女设计师捡了便宜吧?那怎么行?! 严雅婷赶紧爬起来给慕之衍打电话。 可惜,慕之衍根本不接她的电话,之后还直接关机了! “啊——”严雅婷气得抓挠自己的头发。 路人以为她是个女疯子,喝醉了酒发疯呢,赶紧躲得远远的。 ……………… 裴佩坐在车上,看着慕之衍甩掉严雅婷,又看着他掐断了严雅婷打来的电话,也不禁替严雅婷觉得难过。 “喂,慕之衍,那个严雅婷好像要找你说呢,你就这么走了,真的好吗?” “不管她。”慕之衍不咸不淡地说。 就在当天下午,厉绝就给他通了电话,说是已经查到了监控视频上那个可疑的人物。 循着这条脉络往上一查,果然不出他所料。 那个幕后指使人,真的是他的二姐,慕芝芝。 那天她打来电话后,再没有下文,他就觉得蹊跷,按照她的个性,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做,没想到她早已悄悄抵达了C城,并派人潜入了他新购置的房子! 慕芝芝为什么这样做,他心里再清楚不过。 现在,慕芝芝恐怕已经知道他和裴佩之间签订了一份契约书,换言之,严雅婷很可能也知道了。 难怪刚才在酒吧里,严雅婷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身体,他是成年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肢体语言背后暗藏的深意。 若是谈公事,他还能给严雅婷几分好脸色,可除了公事,他连多看她几眼的心情都没有。 思及此,他有些心烦意燥起来,猛踩下了油门,让车子驰骋在夜色中。 随着嘀嘀的两声响,手机屏幕跳出一条新短信,裴佩低头打开看了看: ——裴佩,你已经走了吗?我还到处找你呢。 是顾硕发来的短信。 裴佩偷看了一眼身边的慕之衍,他正目视前方,专注开车,窗外的霓虹灯光影投射在他的脸上,斑斓的色彩流转不停,令人看不出他此刻究竟是什么表情。 她心绪变得很平静,低头回复顾硕: ——是的,我回去了。不过你放心,有人送我回去。 她没点名送她的人是慕之衍,但相信顾硕既然猜到她走了,也就猜到她是和谁一起走的。有些事不用多做解释,大家就能心知肚明了。 前方是红灯,车子停下来,慕之衍不知道是怎么了,看起来有些心烦意乱的样子,还时不时扯着自己颈脖间的领带。 她回头看向他,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慕之衍蹙了蹙眉,“就是觉得有点口渴。” 他好像是真的很口渴的样子,往车后座找寻了一番,没发现有矿泉水,他的脸色显得更加急躁。 裴佩看向窗外某处亮光,道:“那里有一家超市,你停车吧,我去替你买。” 慕之衍点点头,果真将车子停了下来。 裴佩立刻下车去替他买了一瓶矿泉水,递给慕之衍后,他就猛地灌了几大口,喉间抖动的样子令裴佩有些脸上发热。 “就买了一瓶吗?”慕之衍忽然问。 “额?”裴佩回头看向他,发现他手里的那瓶矿泉水已经喝光,顿时大吃一惊,“你这么快就喝光了?那我再去买一瓶吧。” 她又立刻跳下车,去帮他再买来一瓶矿泉水。 回来的时候,发现慕之衍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脸色显得很严肃。 之后他挂了电话,扭头问:“买来了?” “嗯。这里。”她把第二瓶矿泉水递给他。 这次他喝了大半瓶的矿泉水后,看起来脸色似乎要好了一些,裴佩觉得奇怪,忍不住问:“刚才没看见你喝多少酒啊,怎么口渴成这样?” 慕之衍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踩下油门,将车速加快。 十分钟后两人回到了家,慕之衍第一件事,就是直接去了浴室,抛下一句,“我先去洗个澡。” “哦。”裴佩应了一声,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因为有了之前家里入‘贼’的经验,裴佩第一时间是将房间里上上下下都检查一遍,确定没有可疑之处后,这才从阁楼上走下来。 刚刚走到客厅里,就忽然听见浴室里传来‘咚’的一声闷响。 她愣了愣,发现浴室里是诡异到只剩下蓬蓬头洒水的声音后,二话不说就冲向了浴室:“慕之衍,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声音陡然卡在了喉咙里,看清眼前一幕时,她的嘴张大到可以放下一颗咸鸭蛋。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她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的美景,一瞬间忘记别开脸去——都说美女出浴很销魂,没想到骡男出浴更撩人! 慕之衍蜜色的肌肤骡露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肌肉线条清晰而有力的修长躯体,一颗颗闪亮的水珠,从宽广的肩头往下滑落,滑过紧窄的腰腹,没入小腹下方的…… 那一瞬间,像是被烫着了一般,裴佩迅速撇开眼,绕过那片神秘的黑森林! 她的脸颊极耳根迅速红透,整个身体都仿佛要软掉一般,烫的吓人。 裴佩不自觉地耸动下喉咙,耳边清晰地响起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更是羞得想立即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赶紧背转过身去,用力晃了晃头,双手遮住眼,摒除掉脑袋里所有的杂念,怒吼道:“慕之衍,你是暴露狂吗?是故意发出声音,引我闯进来是不是?真是的,洗澡也不知道锁门!” 浴室里的男人久久都没有回应她。 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却又不敢回头去看她,裴佩犹豫了好一阵子,才稍稍地偏过脸去—— 却听见‘噗通’的一声响,回头看去,慕之衍栽进了浴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