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衍佩番外 原来,他……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01章 衍佩番外 原来,他……

裴佩吓坏了,也顾不得他赤身骡体着,就这么冲了进去,“慕之衍?你醒醒啊!慕之衍,喂,你怎么了?快醒醒!” 她推了推他的肩膀,见他没有反应,又惊恐万分地将手伸到他的鼻下,发现还有气,裴佩不禁松了口气,拼命地拍着胸脯压惊。 真是吓了一身冷汗。 但他这是突然闹哪样? 仔细一看,慕之衍脸颊泛着异样的红,刚才她推他肩膀的时候,发现他全身滚烫,莫非是感冒发烧了? 思及此,裴佩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依然很烫。 “看来真的是发烧了。”她心里这样嘀咕着。 这下可怎么办?想了想,裴佩决定把他先扶回卧室里,再打120急救。 她从一旁取了一条干毛巾包住他,准备用力扶他起来,但当手探进浴缸里后,顿时吓一大跳。 “怎么是凉水?”裴佩愣住,“这家伙到底在发什么神经,感冒了还洗凉水澡?” 算了,不管了,赶紧把他扶到卧室里去再说。 裴佩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全身的力气,才将他扶了起来。 可她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以为靠自己就能把慕之衍扶到卧室里去,可他个子那么高大,裴佩在他面前简直是小鸟一只。 加之,她想刻意避开他滑溜溜的骡体,却又不得不抱住他结实有力的腰部,这样一来,她根本就无法支撑住他的身体。 就在她刚刚把慕之衍扶出浴缸时,忽然一个趔趄,就这样毫无预警的,慕之衍直挺挺地向她砸了过来。 撞击的力道令她重心不稳,向后摔倒,背部着地的一瞬间,她凄惨地叫了开来。 好一个泰山压顶! 她的屁股好痛,她的肚子好痛……被他压得! 如果不是身上那根浴巾起到了缓冲的效果,恐怕她的五肺六脏都要被他压坏了。 好!很好!非常好! 现在这个房间里又多了一个患者,那就是——她! 裴佩忍不住哀嚎道:“哎唷,慕之衍,你不就是喝了点酒吗?怎么这么弱不禁风,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忽然整个人被一双铁臂环抱住,她愣住。 原来是慕之衍猝不及防地抱住了她,他的体温迅速升高,隔着浴巾,她都能感觉到他某处的变化…… 天!他在做什么? 他不是感冒发烧晕过去了吗? 怎么会突然醒过来,还做出这样突兀的举动? “喂,慕之衍,你疯了吗?赶紧给本小姐起来!想压死我不成?!”裴佩涨红着脸,怒骂道。 “别乱动……”慕之衍突然出声道,声音沙哑,呼吸急促。 他身体绷得很紧,胸腔剧烈起伏着,就这么紧紧地抱着裴佩,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隔了好一会儿说:“我……我……中了药。” 中了药? 什么意思? 裴佩眨了眨眼,懵的。 “是,是严雅婷……她刚才……在酒吧给我喝了酒……有问题……”慕之衍断断续续地说着,口齿已经有些不清楚了,呼出的气息都是烫的。 裴佩又眨了眨眼,这次总算是听明白了。 天啊!他的意思是,严雅婷给他下了……椿*药?! 混乱的脑袋在一瞬间清醒了,她感受到他身体明显的变化,顿时明白他这句话所隐含的意义了。 她慌了神,“那,那怎么办?我该怎么做……” “把我扶回去……泡在凉水里。”慕之衍的声音有些不清楚了,像是极度隐忍着什么,又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他身体里爆发出来似的。 她看见他眼底的黑暗在加深,像旋涡一般,不复清明。 裴佩忽然意识到,为什么慕之衍在浴缸里放着凉水了。 因为,冷水能降温! 见她杵着不动,慕之衍突然嘶吼了一身:“快啊,你还在等什么!扶我回去!” “哦哦哦,好!我马上扶你回去!” 裴佩一个机灵,顾不得其他,连忙将他扶了回去。 慕之衍闭着眼睛坐进浴缸里,冰凉的感觉立刻袭遍全身,顿时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裴佩有些担心,“不要紧吧?这水是不是太凉了。” “出去。”忽然,慕之衍咬唇说道。 “额?” “赶紧出去!”他再次重复,额头青筋暴露,“马上,立刻!” “……” 她刚有些恼,忽然又懂了他的意思:他现在正忍得难受,大概是不想让她看到他窘迫的样子吧。 殊不知,慕之衍是怕自己一个忍不住,直接将裴佩压倒在浴缸里了。 “那你泡吧,我就在外面,有什么问题就叫我。” 见慕之衍没说话,裴佩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关上浴室的门出去了。 她一直待在客厅里,不敢走得太远,怕慕之衍再有个三长两短,好歹他们也算是朋友一场,不可能看着他出事吧…… 思及此,她时不时起身到浴室门口,听一听里面的情况。 大约一刻钟过去后,她这才轻轻敲了敲浴室的门:“慕之衍,你感觉怎么样了?” 里面没人回应,她又喊了一声,发现他始终没什么反应,这才悄悄推开了一道细缝,往里偷偷瞥了一眼。 只见慕之衍趴在浴缸边上,好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她担心他被烧糊涂,便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发现他额头上的温度恢复如常后,这才又摸了摸他的身上。 眼前一亮:“太好了!不烫了!” 这意思大概是药效已经过了吧,心里这样想着,她又推了推他,“慕之衍,可以了,你已经不发烧了,赶紧起来去卧室吧,免得着凉。” 他还是没什么反应,她不禁嘟囔了一句:“你倒是睡得舒服,可苦了我,一直等在外面,害我担心到根本没办法睡觉。” 话音刚落,忽然皓腕一紧。 她被猝不及防地攫住手腕,大吃了一惊。 下一秒,她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一双黝黑眼睛的慕之衍,直直地盯着她的脸。 那双眼睛像是一潭池水一般,深邃的见不到底,瞳仁却是那么晶亮,能清晰地映照出她整个人的影子。 裴佩变得结巴起来:“喂,你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