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衍佩番外 突然造访的亲人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02章 衍佩番外 突然造访的亲人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 慕之衍轻柔地笑了下,说话都有些吃力的样子。 裴佩看了看他的脸,蹙眉道,“可是你这样子……” “不用担心我,”慕之衍摇了摇头,忽然抬睫瞥了她一眼,“你还想看光我多少次?要再看下去,我可真要让你负责了。” 被他这么一开玩笑,裴佩才惊觉他还是骡着的,而她一个女的,竟然大喇喇地闯进人家的浴室两次! 顿时裴佩的一张脸憋红,“咳咳咳!我这就出去!” 说着赶紧走出浴室。 身后,慕之衍望着她仓惶逃出去的背影,忽然翘起了嘴角,脸上堆着他毫不自知的宠溺笑容。 裴佩跑出浴室后,在客厅里怔怔地发呆。 原本他不说还好,她还不会刻意去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可现在被他开玩笑的一说,竟然情不自禁地又回头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那消魂的一幕立即浮现在眼前。 她情不自禁地抖了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连忙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转身蹭蹭蹭地就往阁楼上跑—— 再继续想下去,她肯定会疯掉! 刚回到阁楼,沈如画的电话就打来了,“裴佩,我刚才给你打电话呢,你怎么不接听?是不是在跟之衍搞……” 听说‘之衍’两个字,裴佩就惊得头皮发麻,咋咋乎乎地道,“如画!我跟你说,慕之衍今天被人下了药,刚刚要小发作,吓死我了,他……” 忽然声音戛然而止。 她憋红了脸,忽然又想起了刚才那喷血的一幕。 “什么,他被人下药?被谁啊,等等!他把你怎么了吗?”沈如画急切地问道,口吻透着担心。 “额,倒也不是。” 裴佩皱了皱眉,忽然道,“如画,你看能不能借你家老公用一用?慕之衍的情况不太好,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在楼下,可我一个女的照顾他,好像不太好……” 明明很关心,却又顾忌太多,沈如画已经听出来裴佩的意思了。 她嘴角带着坏坏的笑容,却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我说裴佩,你胆子够大啊,敢借我家老公用一用?他可是厉氏集团总裁,是你的老板,你好意思提出这种要求来?再说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我这不是担心慕之衍嘛。” “那也不行!” 沈如画一口否决她,并说:“总之,你是跟他同居的人,远水也就不了近火,自然是你照顾他更好。” “可是……” 裴佩还想说什么,却被沈如画一下子挂断了电话:“行了,就这么定了。嘟嘟嘟——” “……”说不到两句,电话就被她挂断了,裴佩低头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无语极了。 怎么办?待会儿还得再下去看看慕之衍的状况吗? 正思忖着,楼下忽然听见关浴室门的声音,裴佩竖着耳朵听了听,确定有走动的脚步声,这才悄悄探出脑袋来。 客厅里,慕之衍身上披着浴袍出来了。 他的脸色看起来比之前好多了,似乎不知道裴佩探出脑袋,正悄悄打量着他,所以并没有绑好浴袍上的袋子,任由浴袍敞开着。 这样一来,裴佩的视线刚好触及到他浴袍内半骡露的胸膛,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胸前,目光如射线般扫过他每一寸肌肤…… 忽然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活脱脱像是一个饥渴的花痴女,裴佩顿时老脸一红。 天哪噜,她这是做什么?偷看骡男出浴?今天她看得还不够多吗?怕是睡了一觉起来,明天就该长针眼了吧! 赶紧摇了摇头,将门关上。 想想他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好多了,应该没什么大碍,也不用她照顾了吧,于是裴佩躺回床上,开始数起了小绵羊…… 楼下,慕之衍感觉好多了,这才起身出了浴室。 只是还有些口渴,他披上浴袍走出浴室,径直去了厨房。 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一道直勾勾的视线,立刻意识到那是从裴佩的小阁楼里发来的视线,不禁嘴角一翘。 再转头看过去时,那小女人已经关上了房门。 看来,是躲去当缩头乌龟了。 思及此,慕之衍嘴角的笑意拉伸得愈发明显。 ……………… 第二天一大早。 一夜失眠的裴佩破天荒地,比慕之衍还要早起。 冰箱里有现成的早餐,热一热后就能吃,她赶在慕之衍起来之前就吃了早餐,然后操起包包准备出发去上班。 谁知刚打开门,就看见一位衣着时尚、妆容精致的漂亮女人迎面走来。 看见裴佩从房间里走出来,对方也是明显一怔。 两秒的停顿后,对方嫌弃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再板起脸孔,径直向她走来,“你就是雅婷说的那个设计师?” 对方不知道是谁,但显然是从严雅婷那里听说了什么,鄙夷的口吻令裴佩明显感觉到了不爽。 “请问,您是谁?认识我?”裴佩的态度不卑不亢。 而就在这时,一楼主卧室里的门被打开,慕之衍从里面走出来,看见杵在外面的两个女人,也是同样的愣住。 之后,脱口而出:“二姐?” 二姐? 裴佩有些许的惊怔,但很快脸上恢复如常,“原来是慕先生的姐姐,不好意思,你们聊,我要赶去上班了。” 她说完就要走,却听见慕芝芝突然发飙,冲着里面的慕之衍吼道: “你真是堕落到一种境界了!之前你在英国,跟多少个乱七八糟的莺莺燕燕在一起,我从来不说你什么,但现在居然把外面玩的女人带回自己的私宅,甚至为了这个女人,把雅婷丢在酒吧里?慕之衍,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告诉我!” 慕芝芝铁青着脸,极力隐忍着愤怒的情绪不发作。 裴佩心里一窒,走动的脚步倏然顿住。 什么,他在国外经常和乱七八糟的莺莺燕燕在一起?她这是他在外面玩的女人? 那一刻,裴佩说不清楚心里的情愫是怎么回事,总之,心窝深处刺刺的疼,全身都有些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