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衍佩番外 他的心,硬着呢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05章 衍佩番外 他的心,硬着呢

刘特助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一瞬间脸色大白,“二少,我对您的忠心是日月可鉴啊,我发誓绝对没有要跳槽的打算!” 慕之衍见状,笑了下:“我没别的意思,刘特助无需紧张,我只是想知道,是哪家公司想要挖走我身边最得力的助手?” “……”刘特助张大嘴,讶然了半晌,数秒后脸色不自然地说,“二少,其实,其实想挖走我的是,是大小姐……” 早在意料之中,慕之衍并未有丝毫的意外。 “那你可要站好队啊,我那个姐姐可是个不输给任何人的狠角色,哦不,说不定她狠起来,比我大哥,甚至是比我爸还要狠。不过将来的十年,二十年,又或许是三十年,我也打算狠一点过。” “……” 在刘特助惊怔的注视下,慕之衍翘了下嘴角,继续道,“刘特助的想法是什么,有没有打算跟我同甘共苦的打算?” 闻言,刘特助一双眼睛瞪大如铜铃。 他简直就是要激动到痛哭流涕了,“二少,您放心,我对你忠心不二,一定会追随你的!” “很好,那你去忙吧。” “是!” ……………… 早上因为慕芝芝的突然造访,裴佩险些迟到。 虽然早上很痛快干净地将慕芝芝赶走了,但心里还是隐隐有些不爽。 可她没想到,这天早上不爽的事情不止这一件,很快另一个女人也赶来奚落她了。 那是例行早会之后,突然接到部门主管的通知,说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要定制公寓装修,点名让裴佩担当个性设计师。 “点我的名?”裴佩觉得蹊跷,心想除了沈如画以外,她不认识哪位大户人家的名媛贵妇了。 “没错,就是点了你的名。现在对方就在贵宾接待室,不如你亲自过去接待一下吧。”部门主管道。 “好。” 循着一丝好奇心,她去了贵宾接待室,进去后就自我介绍道,“您好,我是厉氏集团装潢设计部的设计师裴佩,请问您……” 对方转过身来,脸上带着笑,正是严雅婷,她脸上温柔端庄的笑容仿佛隔了几万八千里一般的不真实。 裴佩猝不及防地看着这张精致的脸,恍若掉进梦里。 看来这情形是,刚走了慕芝芝这只虎,又来了严雅婷这匹狼啊。 于是乎,怔愣只是一瞬间,裴佩很快竖起了浑身的汗毛,进入备战状态,冷冷地道,“严小姐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严雅婷笑了笑:“怎么会走错,我就是来找你的。” “有私事大可以外面说,为什么严小姐要找来我的公司?” 严雅婷依旧带笑:“我就是为了公事而来,你不是设计师吗?我刚买了套型公寓,需要一名设计师,而我又只认识你,当然就找你咯。” 裴佩咬了咬唇,明知道严雅婷是故意找茬,却也无法反驳,更不能阻止她的行为。 想了想,她说:“我最近有一些别的大项目,恐怕无暇分身,还劳烦严小姐另请高明了,我想您也不希望……” 不等裴佩把话说完,严雅婷笑着说,“我去拜访下你们公司的各位董事,正好他们也是我爸的朋友,就连你们公司的厉总,也多多少少要给几分薄面。” 说完也不告辞,径直往外走,经过裴佩时好像裴佩不存在一般。 她这意思,无疑是在威胁裴佩了,如果裴佩不答应,就会汇报到厉绝那里去,好歹厉绝也要给她严雅婷的父亲几分薄面。 裴佩吃了瘪,不得不咬着银牙,道:“严小姐,请留步!” 严雅婷来者不善,明摆着是冲着她专程来设局的,她若是不接下这个局,就只能提前出局。 既来之则安之,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裴佩连慕之衍的姐姐都不怕,还怕她严雅婷不成。 “行,我可以接,不过严小姐具体有什么想法,还请跟我一起去办公室里谈。” “好啊。” 严雅婷挑了挑眉,起身晃晃悠悠甩着步子跟在去了裴佩的办公室。 “严小姐喜欢什么样的设计风格?中式风格,地中海风格,田园风格,还是简易欧式风格?” 进了裴佩的办公室,严雅婷倒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忽然转移话题道:“裴设计师,你以前交过几个男朋友?” “这个是我的私事,恕我不能回答。” 话说到这里就不好玩了。 裴佩简单回绝后,看着严雅婷,等着看她如何发难。 严雅婷自说自话,打量了一番裴佩的办公室,忽然道:“这C城果然是比不上欧洲的大城市,不过生活还算安逸,很适合像裴设计师这样的女人生活。” 她这样的女人? 裴佩轻蹙了下眉头。 紧接着又听见严雅婷说:“裴设计师,国内像你这样的女人,一般都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不过我倒是觉得,像裴设计师这样的女人,应该找个小公务员、小学老师,或是公司小职员之类的,跟你比较搭。” 两句三句离不开一个‘小’字,这让裴佩觉得很不舒服。 “严小姐,能谈公事了吗?”她硬生生地扭转话题。 严雅婷回头,笑容越发天真,睫毛扑闪扑闪的,甜美,而又韵味无穷。 “佩设计师,都是女人,交流一下嘛,其实我有特别多的苦恼没人知道,请教你一下啊,你喜欢的男人跟你身份相当吗?” 她继续自话自说,“我喜欢的男人倒是跟我身份匹配,只可惜,他每天忙着工作,忙着应酬,总是把工作摆在第一位。昨天我还在生气呢,问他以后结了婚要几个小孩,你知道他怎么回答吗?” 裴佩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打定主意不被她的话牵引,可听到这里,她还是忍不住心头咯噔了一下。 继而,听见严雅婷说:“他说为了巩固自己的实力,以及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可能会尽快要一个孩子。唉,这就是我最大的烦恼,他答应和我联姻,就是为了巩固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