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衍佩番外 再斗情敌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06章 衍佩番外 再斗情敌

什么,他想要结婚,还想尽快生孩子? 裴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窝深处有些刺刺的痛。 见裴佩怔怔的不说话,似是自己的话收到了成效,严雅婷继续道: “他的心啊,真是硬着呢,别人都说他清心寡欲,其实他根本就是对女人不上心。不过呢,我就是喜欢他那股狠劲儿,无毒不丈夫嘛,毕竟他连喜欢的画画都放弃了,当然是有野心的。我觉得有野心不是件坏心,对我来说可是件好事,因为我能帮他满足野心。而你,裴设计师,你能吗?” 裴佩听说慕之衍自动放弃画画后转为经商,颇有些意外。 但意外只是一瞬,她很快听明白严雅婷的弦外之音—— 慕之衍心里根本没有她,他骨子里是个有野心的男人,像她这样没有丝毫背景地位的女人,给不了慕之衍想要的东西。 这番话确实戳中了裴佩的短处,小小地在她心口上蜇了一下。 不过,她很快抛去这份消极的想法,道:“不知道严小姐听说过‘柔能克刚’这句话?我想,再多么有野心的男人,总有需要温柔的那一刻。别的女人我不知道,不过——” 裴佩掠起耳边的碎发,轻轻一哂,毫不客气地还击回去: “跟严小姐比,我想慕之衍更愿意把他需要温柔的那一刻给我。否则,他也不会和我签订那份契约书了!” 严雅婷敛了笑容,立刻变了脸,“贱女人,你凭什么得意,你连跟他结婚的机会都没有!” 裴佩原本没想到结婚这件事情上,不过,既然对方不把她放在眼里,一副要将她狠狠踩在脚下的姿态,她何必跟她客气? “我看未必。”裴佩轻嗤了一声,状似漫不经心的看了看腕表,道,“时候不早了,我要出去见个客户,严小姐要谈公事的话,等下一次吧。” 这意思,摆明不想鸟她了。 严雅婷气得浑身发抖:“贱女人,你敢赶我走?” 裴佩头也不回地起身,抬手朝身后挥了挥,“等严小姐能搞定慕之衍的那一天,再来跟我谈吧。” “你!”严雅婷气得不得了,“贱货,你给我……” 她追了出来,可外面走廊上全是人来人往,如果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裴佩发飙,倒显得自己失了面子,只得把一口恶气硬生生吞下肚去。 裴佩走出办公室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一个是言辞犀利的慕芝芝,一个是骄纵跋扈的严雅婷,都不是省油的灯,要不是她心理素质好,恐怕真是要被慕之衍身边的两个女人给气哭了! 可到底心里还是很堵,她去超市里买了几瓶啤酒回家。 下了公交车后,她耷拉着脑袋回家,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根本无力去想其他任何事情,耳边好像还回响着严雅婷的那些话…… 天知道她在回击严雅婷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心虚。 她根本没有自信,能赢得过严雅婷,因为她说的似乎也没错,论身份地位,她也帮不了慕之衍…… 前方忽然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去路,裴佩愣了下,这才抬起头来,看见面前站着的是慕之衍后,她整个人呆住。 他怎么在这儿? 慕之衍看见她脸色不对劲,挑了挑眉:“怎么不上去?” “哦,在想事情。” “想什么?” “……没什么。” 裴佩吁了一口气,有些事情没必要跟他说,搞得像是告状似的,这种幼稚的事情她才不要做呢。 “我今天买了意大利面和肉酱,你要吃什么口味的?” 慕之衍抖了抖手里的塑料袋,视线落在她手里提着的袋子里,“你居然买了这么多啤酒?有什么好事是要庆祝的吗?” 好事…… 裴佩嘴角撇了撇,“没什么好事,不过就是觉得很久没喝酒了。” “你确定又要喝酒?” 慕之衍蹙了蹙眉,不禁想起她一喝酒就抱着人狂亲的恶习。 “就是看看电视解解闷,顺便喝喝酒,这也是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嘛。”裴佩辩解道。 她发现慕之衍一直盯着她,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端倪似的,她下意识地别开脸,“你放心啦,这次我保证不会抱着你亲就对了……” 额,这个保证,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幸好慕之衍没再盯着她一直看,而是说:“你想喝酒的话,跟我直说就好了,酒柜里有不少的好酒。” 说完,他已经转身走在了前头。 平常都是她做晚饭的时间较多,可今天她实在是没那个心情,别说是做饭,就是吃晚饭的心情都没有。 所以,她进屋后第一件事就是对慕之衍说:“晚饭我就不吃了,我先去洗个澡。” 她说着,就径直上楼拿了换洗的衣物。 慕之衍凝着她的背影,眼神幽幽。 裴佩洗好了澡出来,发现餐桌里传来阵阵意大利面的香气,一时间倒是有些食欲大增,但想到之前说过不想吃晚饭,她还是扭头朝阁楼上走去。 “过来吃面。”慕之衍忽然说道。 “额。不了,我……” “我做了两份。” 他朝她扬了扬眉,然后转身去打开酒柜,从里面一一取出几瓶酒来。 他不把这些酒拿出来,裴佩还真不知道他那个不算大的酒柜里,珍藏了这么多的好酒,里面装着各种颜色的液体,有白色透明的,有黄色的,有暗红色的,有棕色的,还有乳白色的…… “哇!”裴佩惊讶地抬眸看他,“这些都是你珍藏的酒吗?” “嗯。” “看上去不像是酒啊,倒像是果汁。” “嗯,有的是用水果自制的酒,欧洲那边有很多制酒厂,而且生产的都是名酒,和国内的口味不同。虽然我不好酒,但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文化,就收藏了一些带回来。” 顿了顿,他指着面前的酒,道:“你自己挑挑看,我去拿酒杯。” 听说这些都是从国外带回来的好酒,裴佩的兴致就来了,她趴在茶几上,将面前各种颜色的酒看了又看,选了又选。 然后,指着其中一瓶深红色的酒,说道:“这一瓶颜色最好看,我就喝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