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衍佩番外 看着我,不许逃避!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08章 衍佩番外 看着我,不许逃避!

她害怕这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她打定主意,必须趁现在还没有深陷下去,与他断了契约关系。 思及此,她忽然仰头看向慕之衍,道:“慕之衍,我们解了契约关系吧,这房子我也不要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然后你该干嘛干嘛,你做你的缪斯集团二少爷,我做我的设计师,这样更好,不是吗?” 慕之衍一直没说话,直到她提出这么个要求后,他的表情才有了变化,眉头紧紧蹙起来。 他走到身边坐下,忽然问:“裴佩,你在害怕什么?” “我没害怕什么,我就是觉得……腻了!疲于应对,这个答案总可以了吧!”她不理会他,吼了一句,眼睛坚决不看他,眼眶红红的。 慕之衍眉头再次一蹙,继而又将她的肩头扳过来。 “看着我,不许逃避!”他捏住她的下颌,抬高,逼视她看着自己,“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和我解约,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我刚从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是腻了,不想替你出头,你耳朵是聋了吗?!”她气恼地推开他。 她才没那么傻,绝对不能让他看到自己的内心深处不可告人的秘密,她不要! “你撒谎!你根本就是逃避,裴佩,其实你根本就不想解约的,是不是?其实你是怕我们之间的关系断了是不是?你不想失去我,对不对?你想跟我在一起对不对?做不到继续演戏,不想欺骗其他人,其实是因为你心里压根就是真的爱上了我,我说的对不对?!” 一连串的质问,将裴佩逼上了绝路,让她的情绪彻底失控: “慕之衍,你闭嘴!你胡说八道!我没有爱上你,你少自作多情了!我才没有呢,没有没有,就是没有!大混蛋!”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发泄般流淌下来。 隐藏在心里最深处的秘密被揭露,不但让她觉得很丢脸,还很无助,很难堪,所有复杂的情绪全都一涌而出。 她恨不得将所有的难过全部宣泄出来…… 看着她那张原本一直很明媚,眼下却我见犹怜的俏丽脸蛋,慕之衍一双黑如墨玉一般的眼眸,目光灼灼地凝视她,仿佛吸入了整个星空的光华。 裴佩感觉到他在看自己,心里越发来气,索性别开脸不看他。 然而下颌再次被他捏住,这次他的力道很轻很轻,看着她的眼神也格外温柔,冷不丁地听见他说:“笨蛋!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发现自己爱上我,等了有多久?” “额……”裴佩懵了。 他在等她发现自己爱上他?什么意思? 脑子里嗡嗡的,一时间有些转不过弯,直到他用大拇指指腹轻轻擦拭她脸上的泪水,才稍稍回过神来。 “慕之衍,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啊?”裴佩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忘了哭泣,就这么睁着朦胧泪眼,傻傻地瞪着他。 慕之衍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微微勾唇道:“我一直以为这是我一个人的想法,为了不给你压力,不让你觉得尴尬,我才没有表现出来,就这么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他一直在想,为什么每次遇上和女人有关的事情,他都会拉上她,难道仅仅只是因为她刚好在场? 但决定和她签约,要她做他契约女友的事情又如何解释? 这个问题,他思来想去了很久,也是最近才终于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对她动了心。 一见钟情这个词显然不适合他,欢喜冤家大概更适合他们俩。 每次和她斗嘴,都让他感觉到了舒服轻松,甚至是有趣,所以才会决定留她在家里,并签订了那份契约书吧。 裴佩震惊地瞪着面前清俊的男人,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什么?这男人……既然爱上她,居然也要她先说出口?太坏了,太过分了! 她恼羞成怒,抡起粉拳捶向他。 “混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决定了要和你解除契约关系,你为什么又要告诉我这些?我告诉你,我不会改变主意的,管你心里怎么想,我就是要和你……” 蓦地,话音戛然而止。 猝不及防间,唇瓣被他精准无误地攫住,紧接着铺天盖地地吻了下来。 这个吻来的太突然太急切,裴佩被吻得七荤八素,完全没有一丁点反应的过程,等到她好不容易回过神了,就像是一只小野猫似的,用力挣扎着推开他。 “你,你这个混蛋!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为什么要招惹我,你这个王八蛋,大变态,自私透顶的家伙!” 裴佩挣脱双臂,狠狠地甩了他一记耳光。 慕之衍顾不得脸颊被打得有多痛,再次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臂,说:“没错,我就是这么自私,就是这么变态。裴佩,你要提别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就是不准逃避自己的感情。” 他说着说着,就紧紧地抱住她。 他已经想好了,去他妈的什么契约书吧,他根本就不只想和她做契约男女朋友,他想真的和她在一起。 裴佩被他拥在怀里,胸口被勒得闷闷的,以至于她分辨不出到底是被他勒得胸口难受,难受真的太伤心,以至于心窝里难受得厉害。 “慕之衍,你这个王八蛋,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快放开我,放手,混蛋,我恨死你了……” 她又气又急,拼命地捶打他的胸膛,只觉得委屈极了,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不停地往下掉。 慕之衍也顾不得一切,捧住她的脸,深深地吻住了她,以此来安慰她,希望她能消气。 裴佩拼命地挣扎着,眼泪扑刷刷地流着,可是慕之衍依然不放开她,慢慢地,她的身体就软了下来。 泣不成声的她,软软地倒在慕之衍怀里。 “王八蛋……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 “傻瓜,难道你希望我对别的女人也这样?”慕之衍低低的笑了两声,“就是因为对方是你,我才这样对你啊。” 裴佩怔了怔,忽然张口,趴在他肩头上用力咬了一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