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衍佩番外 做梦般的不真实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09章 衍佩番外 做梦般的不真实

“嘶——” 慕之衍皱眉痛呼了一声,却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是裴佩在他身上发泄呢,他任由她捶打自己。 等她发泄够了,终于觉得累了,他这才捧住她的脸,轻轻地吻住她。 慢慢地,她的身体软了下来,但嘴里还是念念叨叨着:“混蛋!我恨死你了……你真的好讨厌……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么讨厌的人……” 慕之衍哭笑不得,轻柔地问她:“哭累了吗?累了的话,我抱你去睡?” 她点了点头,耷拉着脑袋,心情还没有回复过来,眼睛都哭红肿了。 他无奈地弯腰抱起她,走去的地方却是自己的卧室,裴佩发现后开始挣扎起来,“我要去阁楼,我不要睡你这里!” “你睡我房间,我去睡外面的沙发。” 慕之衍柔声说着,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印下一吻。 裴佩忽然觉得这一刻很不真实,今晚的慕之衍太温柔,让她恍恍惚惚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而且她的脑子还有些晕,眼睛也肿肿的,很不舒服。 恍神的时候,慕之衍已经将她放在了床上,她蜷缩着身体一动不动,闭着双眼,像极了一个受伤的婴儿。 过了一会儿,温温热热的东西敷在了脸上,她睁开眼睛一看,是慕之衍用热毛巾在擦拭她的脸。 她盯着他极其认真的脸,有些失神…… 慕之衍朝她笑了笑,说:“睡吧。” 她倒是真的有些困了,而且脑袋晕晕的,于是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身边突然有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背后凹陷下去一个深窝,随后男人在她身后躺下,将她揽入自己怀里,轻轻地抚着她的背部,一下一下的,好像安慰一般。 一开始发现他躺下在自己身边时,她还有些紧张,浑身绷紧着,当感觉到他只是想安抚她睡觉,她就放松了下来。 渐渐地,在慕之衍的怀中沉沉睡去 ……………… 翌日,裴佩醒来,床上只躺着她一个人。 因为喝了些酒的缘故,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一时间想不起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待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身处慕之衍的房间后,整个人呆怔住,一瞬间就记起了昨晚上发生的种种。 她倏地抬手抚上自己的脸,天啊,昨晚上她是不是……告白了? 随后,全身一个激灵,那之后慕之衍怎么说来着? 他好像说也喜欢她?但是怎么可能呢,不会是自己在做梦吧?其实她根本就是刷了酒疯,然后梦见慕之衍也说喜欢她? 完了完了,这下死透了! 第一时间就是悄悄打开门,看看慕之衍在不在外面。 听到厨房里噼噼啪啪的声响,她抬眸望去,慕之衍似乎在忙碌着什么。 裴佩心里咯噔一跳,呆怔了两秒后,迅速跑去了洗漱间。 卧槽!镜子里的自己简直像是一只女鬼,一双眼睛肿的跟核桃一样,可见昨晚她哭得有多么惨烈,而且她忘了卸妆,现在是明显挂着两只黑眼圈…… 完了完了! 她心里再次哀嚎。 昨晚上自己稀里糊涂就告白了,现在又是这样一副鬼样子,她要怎么出去见他? 但,总不能一直待在他的房间不出去,还得去上班的啊。 于是,赶紧洗漱干净,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磨磨蹭蹭去了客厅。 听到动静,慕之衍回过头来,看见她已经醒了,朝她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说:“先坐下吧,早餐马上好。” 他很少笑,但也正因为他很少笑,所以这难得的笑容看着更赏心悦目,就像是三月的阳光照在大地上,温暖人心。 这让裴佩更加觉得不真实了。 她一定是见了鬼,哦不,是她在做梦,要不然怎么会看见慕之衍对她笑得这么……宠溺呢? 她在餐桌前缓缓坐下,下意识地抬手掐了掐自己的脸…… “哎唷!”她痛得惊呼出声。 慕之衍闻声回过头来,惊奇地看着她,“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她摇了摇头,抚着自己被掐痛了的腮帮子。 原来不是做梦啊,那也就是说,昨晚上的事情都是真的了? 顿时,裴佩有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 慕之衍已经做好了早餐,将盘子端了过来,裴佩低头一看,两个金灿灿的煎蛋,两碗香气扑鼻的素粥,还有几样小菜,看起来就色香味俱全。 “你不是一向做西餐吗?没想到中餐也做的这么好。” “嗯。”他点了点头,“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偶尔也会做一下,不过那时候我吃到一见到煎蛋就反胃的程度,之后就很少做煎蛋了,不过我的煎蛋技术还没忘。” 说着,他指着盘子里的煎蛋,挑了挑眉:“你尝尝吧。” 裴佩也确实饿了,夹起一块煎蛋,轻咬了一口,咸淡适中,且不油腻,又咬了几口,蛋黄不老也不嫩,算是煎蛋中的上品了。 她立刻竖起了大拇指:“唔,好次!” 见她吃得口齿都不利索,慕之衍笑了。 吃着吃着,她忽然有些发呆,虽然昨晚上趁着酒意稀里糊涂就跟他告白了,可以后要怎么办?如果真要和他在一起,要面对的事情会很多很多…… 正神游着,忽然眼前一只大掌晃了晃,她回过神来,抬眸看向慕之衍。 他眉心微微蹙了一下,“在想什么?” “额,”她垂下眼睑,“没有想什么。” “是不是在想昨晚上的事情?觉得不真实?还有些彷徨,不知道跟我怎么相处,以后能不能和我长长久久?” 她抬头,傻愣愣地盯着慕之衍,没想到他直白地说出来了,一时间脸色尴尬,不知道该看哪里。 真不知道是该说他太懂她,还是该说她表现得太明显。 这感觉,总之是很不爽。 不知道是该说是,还是该说不是,嘴巴蠕动了一下,嗓子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说不下去。 慕之衍忽然起身,在她身旁坐下,很自然地拉起她的手,轻轻握住,“是不是我说中了你的心事?” 她抬头看他,他幽深的双眸里闪烁着宝石般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