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做我的女人怎么样?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章 做我的女人怎么样?

到了楼梯口,沈如画像做贼一样,用外套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还戴上了帽子。 四下打量一番,发现没多少人注意到她,她这才拔腿朝着大楼门外冲去。 等走到厉绝身边,她慌里慌张地抱住他的手臂,然后催促:“赶紧跟我走!” 看着这种怪异打扮的沈如画,厉绝差点没忍住笑。 她拉着厉绝来到一处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左右张望了一下,觉得安全了,她这才放开他。 厉绝斜眼打量着她,忍不住调侃。 “这个天气,还不至于这么冷吧?还有,你穿的这是什么鬼?连鞋子都不换,就穿了一双拖鞋出来见我了?” 一边调侃着,他的目光却是温柔至极地定焦在她那张娇俏的脸上。 视线缓缓下移,忽然目光定住。 经他提醒,沈如画这才发觉一双脚冰冰凉凉的,而她的身上,却是穿了三件衣服,下身是一套居家的睡裤。 这种混搭风……也难怪厉绝会笑话她了。 她觉得难堪极了,自己还是头一次以这副打扮出现在他面前,实在是太囧了。 干咳了两声,她故意板着脸问:“厉先生,你来我宿舍干什么啊?有事儿可以电话里面说啊……” 然,话声未落,厉绝忽然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在迅雷不及掩耳时,他猛地伸手紧紧扣住她的右手腕,往自己怀里一带,沈如画的身子就被他搂在了怀里。 他的俊脸离她那么近,骤然拉近的距离令沈如画连呼吸都不敢出。 只见厉绝紧盯着她的那只手,问道:“这些伤口,是什么时候弄的?” “嗯?” 她愣了愣,这才回过神来,原来他发现她手指上的那些小伤口了。 因为画框是她自己设计的,定制时,画廊里的人让她亲自做了个小样品,这些伤口就是那时候不小心弄上的。 连她自己都没放在心上,却想不到,竟被厉绝发现了。 “没什么,我不小心弄的。” 她略微红了脸,下意识地抽回手。 “我看看。” 厉绝就在她面前矗立着,黑影笼罩在她头上,如一座伟岸的大山。 “不用了。” 不知道怎么了,她没来由地窘迫极了。 “手给我。” 依然是霸道的命令式的口吻。 他似乎没多少耐心,看她一眼,就面无表情地将她的手直接拉了过去。 手指碰到他的指尖时,沈如画才猛然一惊,指尖轻颤,心尖儿也跟着微微发颤了。 “我,我真的没事,只是小伤而已。”她越来越紧张了,睫毛抖得厉害,像蝉翼一样,声音也轻的听不清。 她还想说些什么,可下一秒,他竟然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忽然吮住了她的指尖。 “喂,你干什么?!”沈如画大吃一惊。 天啊,他竟然在帮她吮吸伤口上的血渍,那可是她的血啊,他不嫌脏吗? 刹那间,脸颊上飞上一朵难以掩饰的红晕。 渐渐地两颊越来越发烫,红晕也越来越拉伸,一直蔓延到她的耳廓,她任由那种木木的刺痛感袭遍全身…… 厉绝冰凉的唇离开她的手指,抬头一看,瞥见她脸上的红晕。 橘色灯光下,她粉嫩红润的脸蛋儿看着更惹人爱怜,情不自禁地,他把她往怀里搂得更紧,下一秒直接吮上了她的唇。 唇上一热,沈如画回过神来。 骤然发觉厉绝正在吻自己,她本能地反抗起来。 可他力气很大,用上很强劲的力量拥吻着她,他像是要把她啃噬殆尽似地纠缠,舔遍她的口腔,啃咬着她躲避的舌。 反抗的力道,在强势的厉绝面前,显得那么的苍白。 她感受到他如铁般有力结实的手臂,紧紧箍住自己,渐渐地感觉到自己的魂儿都快被厉绝吻走了,整个人如坠云端…… 他激烈地吻着她,直到两人都累得气喘吁吁才停止。 察觉到有路人经过,沈如画往厉绝怀里钻得更深,小脸紧贴在他的胸前,羞涩得不敢抬头,而厉绝则帮她把帽子扣得更严实…… 气氛旖旎而美好,在等待情潮褪去的过程中,沈如画忽然意识到,原来,她对他竟是如此的想念。 所以,才会对他霸道的吻毫无反抗,甚至还有些喜欢。 尤其,是在见到他等在楼下的身影时,心底那份不容忽视的喜悦,她无法否认,自己好像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可就在一刹那,眼前忽然闪过一个画面——是苏薇出现在厉绝家里,仿若女主人般招呼她的画面。 沈如画微微一怔,方才充斥心间的一股少女情怀,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她仿佛一只惊弓之鸟,猛地推开厉绝,并后退了一大步。 别开脸,她淡声质问:“厉先生,你来学校找我,究竟想干什么?!” 说着,她还故意用衣袖,抚了抚被厉绝吻得生疼的唇,泄愤一般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厉绝敛了神色,很认真地凝着她的眉眼,问:“沈如画,你今天是不是来过我家?” 她不说话,心里闷得慌。 脑子里,始终盘旋着苏薇在他家出现的画面,心里很清楚自己没资格生气的,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莫名地感到心里一阵阵刺痛。 苏薇还在他家里呢,可他却找来了她的宿舍,还这么霸道的对她……他到底什么意思?沈如画心里一阵懊恼和彷徨。 见她不说话,当她是默认了。 厉绝皱着眉又问:“既然去了我家,为什么没有给我打电话?” “去你家就一定是找你的吗?”她没好气地答。 经过刚才那个吻,沈如画不敢看他,她或许也是疯了,才会那么疯狂地沉溺在他的吻中。 而厉绝也看出了一丝端倪,不禁眯起了一双精瞳。 既然她去送画,自然是见到了苏薇,而那幅画差点儿被阿满扔掉,不用脑子想也大抵猜到苏薇对沈如画做了什么。 她是律师,对付人向来有一套,打发沈如画这样单纯的女孩儿,当然是易如反掌。 只不过,倒是因此他确定了一件事。 看见苏薇在他家,这小丫头似乎吃醋了。 唔,这倒是个好现象…… 所以,厉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嘴角噙着笑,睨着沈如画的眼神颇含了些意味不明的深意。 他追着问:“为什么要送我画?” 沈如画抿了抿唇,“不为什么,上次你过生日,我没送礼物,我也没什么可送的,就想到了画一幅画。” “上次我去湖边别墅,你偷偷藏起来的就是那副画,为了怕我看见?” “……嗯。” 原来如此。 厉绝点了点头,又说:“嗯,既然已经承认是补送我生日礼物,为什么又否认是去找我的?还是因为你看见了苏薇,知道她现在住在我家,所以吃醋了?” 沈如画倏然抬头,刚好看见他的嘴角正扬着一丝邪恶的微笑。 “谁,谁说我吃醋了?厉先生,你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 她慌了神,转身就要走,却被厉绝抬起的手臂拦住去路,他用极其认真的眼神凝视着她的脸。 然后,在沈如画猝不及防的状态下,很突然地问道:“沈如画,做我的女人怎么样?” 她跨出去的脚步一顿,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向他,良久,啐道:“厉先生,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我像是开玩笑吗?”他挑了挑眉,不介意她的瞪视,转而用颇有些哀怨的口吻说,“沈如画,你要对我负责。” 这下倒是沈如画不明白了。 “负责?负什么责?!” 他扬着好看的眉宇,继续道:“你想送我画,这份心意我领了,可你冒冒失失去我家,就没想过被媒体撞见?那些八卦记者正愁找不到我的八卦新闻,这下可好,你撞枪口上了,不是正好给了他们一个好素材?估计明天这个时候,整个C城应该都在传你我的绯闻了。” 原来是担心和她传绯闻! 和她传绯闻,是一件多么损害他名誉的一件事吗?就算是,受害者也该是她才对吧! 沈如画气恼极了,正想反驳回去,却瞥见他锐利的眼神,一时间哑然,心也揪紧了。 厉绝扬了扬眉,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说不定我会遭受媒体记者的轮番轰炸。” 厉绝说得头头是道,可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在厉宅方圆上千平米内,常年都有保镖守着,可避免任何外界打扰。 但,他就是要故意把严重性放大。 “所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干干脆脆地承认,我跟你是恋人的关系。” 刹那间,沈如画的喉咙里就像是塞进了一个大大的鸵鸟蛋,整个人快要窒息。 她只觉得双腿发软,若不是因为背后靠着一棵树,几乎摔倒在地。 很满意她的反应,厉绝弯了弯嘴角:“沈如画,当初是你招惹了我,我没找你秋后算账,还给了你这么多的实惠,你倒好,竟然给我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你说该不该对我负责。” 她心中一跳:“你想要我怎么负责?” “你说呢。”他挑了挑眉,神色狎昵轻挑。 沈如画感觉自己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是一阵阵恶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