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衍佩番外 开始真正的恋爱 - 霸道总裁心尖宠

第610章 衍佩番外 开始真正的恋爱

裴佩抿了抿唇,开口说:“你确定……昨晚上不是因为一时冲动,不想我做傻事,才对我说那番话的吗?你确定你真的愿意跟我在一起,而不只是当我的契约男友,不只是演演戏那么简单?那,那万一影响你的事业,害你在慕家地位不保,你怎么办?” 慕之衍浅浅的笑了笑,握着她的手。 然后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十分认真地说:“嗯,我确定,就算我被慕家赶出来,又当了那个穷画家,我还是不会放手。倒是你,你确定要跟一个穷画家在一起?” 裴佩怔了怔,噗嗤一声笑出来。 天晓得他多么的有才华,他以前可是靠才华吃饭的啊,她当然不会在乎。 “嗯,我也确定。” 她重重地点头,竟然有些动容,眼眶很快红红的。 慕之衍放开了握着她的手,捧起她的脸,轻轻吻着她的睫毛、鼻子,一直向下,就在要亲吻上她的唇时,忽然顿了一下。 裴佩睁开双眼,刚好捕捉到他略带调皮的笑容。 下一秒,他的唇覆盖上她的唇。 ……………… C城的这个春天来得特别早,走得却又特别迟,使得这一年的春天显得特别长。 裴佩觉得,大概是老天爷眷顾她,所以连天气也像她的心情一般,春意盎然。真是没想到,她也会在这个春节,尝到爱情开花的甜头。 她终于明白当初沈如画和厉绝谈恋爱时的心情了,果然这种滋味让人沉醉。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不禁逸出一抹浅浅的笑容来。 “哟,佩佩姐,这是在想你男朋友吧?瞧瞧你这如沐春风的脸,真是虐我们这些单身狗啊!”莎莎打趣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咳咳!虐什么狗,我自己还是单身狗呢!”裴佩嘴里打着哈哈,却掩饰不住脸颊上的那一抹红晕。 “还说不是,看你脸红成这样。” 莎莎说着,忽然道:“对了,佩佩姐,今天是周末了,你要不要跟我们去看演唱会?隔壁办公室的小廖她老公手里好多票呢,说是可以廉价卖给我们。” “我就不去了,晚上约了人。” “约了男朋友?” “没有……” 裴佩不好意思多说,幸好莎莎也没有多问,她禁不住长吁了一口气。 还别说,真是要去约会,自从和慕之衍确定了彼此的心意后,这才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的约会。 之前也曾有和他一起去听音乐会的经历,但这次不同,算是真正的恋爱,而且慕之衍答应陪她看电影,裴佩心里格外期待。 等到下了班,简单地打理了一下,然后出门。 慕之衍一下班,便急忙赶往电影院。 到了电影院的时候,裴佩已经抱着爆米花和饮料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了,他接过爆米花,连忙解释:“抱歉,塞车。” 裴佩不介意地笑了笑,“我知道,下班高峰期,而且是我早到了。” “可是,第一次正式约会就让你等,我……”慕之衍紧张得很,哪还有往日慕家二少爷的高冷范? 裴佩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好啊,要想以后陪我不迟到,你就把缪斯集团国内市场负责人的工作辞了,然后我们两个人每天坐在家里你侬我侬,顺便吹吹西北风。” 裴佩摊了摊手,开玩笑似的说。 慕之衍失笑,伸出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头。 她坦然地说:“好啦,我真的不在意,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呢,那就罚你连做三天的晚餐,而且必须是大餐。怎么样?” “行是行,可还是觉得对不起……”慕之衍是个完美主义者,与她的正式约会,怎么能有一丁点的瑕疵呢? 裴佩娇嗔了一句:“笨蛋!快走啦!再不去吃饭,待会儿看电影又要迟到了。”说着,他拉她去事先看好的餐厅。 那家泰式简餐厅环境不错,味道一般,裴佩要了一个菠萝饭,慕之衍又点了几个菜,吃着菠萝饭的时候,他抬睫正要说话,却忽然看见她嘴角沾着的米粒。 顿时忍俊不禁。 裴佩刚好抬起头来,发现他看着她笑,忍不住问:“怎么了?我脸上哪里怪怪的吗?” 慕之衍抿唇不语,然后伸手从她脸上取下那颗米粒,在裴佩还来不及反应时,又顺势将米粒吃进嘴里。 裴佩顿时愣住了。 转而,脸上一热。 他,他怎么就…… 一阵脸红心跳,忽然右手被包进一只温暖厚实的大掌内,源源不断的热力自相贴的掌心传来,直涌上心头,暖暖的。 继而,听见慕之衍说:“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情侣了,你得习惯这种亲密的互动。” 轰—— 她脸上的红晕更红了,但慕之衍的目光深情而真诚,她心里更是甜如蜜汁。 饭后,两人一起去取了电影票,看的是一部恐怖片。 裴佩是理论上的老司机,可真正谈起恋爱来,却是个小萌新,尤其是在看这种恐怖片的时候,她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放自己的手和脚。 想当初,沈如画和厉大总裁去约会的时候,还是她建议去看恐怖片的,因为女生都害怕看恐怖片啊,一害怕自然是要找男生庇护了,这样一来两个人很自然的就靠在了一起。 可真正轮到自己经历这一幕的时候,她就有些后悔了。 她是不是傻啊?没事儿看什么恐怖片? 这下好了,她怕的要死,可又顾着面子,不好意思朝慕之衍怀里钻,她担心慕之衍说她故意挑选恐怖片,只为了跟他亲密接触啊…… 所以,她只好紧紧地抓着两边扶手,唇瓣抿得死紧,当看到恐怖的地方就赶紧把眼睛闭起来。 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裴佩内心真是煎熬啊…… 蓦地,一直温热的大掌紧紧地包住了她的,她睁开眼,侧首看向身旁的男人,发现慕之衍轻拍了拍自己的肩头,说:“靠过来一点,这样就不怕了。” 她怔忪地看着他,心头暖烘烘的。 她小心翼翼地靠在他的肩头,心里觉得踏实多了,慕之衍还稍稍调整了姿势,让她坐得更舒服一些。